小说无忧 > 易学与心理学 > 第4章 铜贝壳奇遇 上

第4章 铜贝壳奇遇 上


  新中国成立前的最后一个龙年,埔头寨西头两公里处的上坝村,一位泰国妇女生下了一个“龙女”。
  之所以称为“龙女”,是因为她一出世就打上了很多象征龙文化的烙印臂如龙年、龙月、龙时及在龙的故乡出世,等等。
  这个“龙女”,就是我的母亲,叫张云兰。
  母亲五岁那年,我外公迫于生计不得不离开祖国,到泰国经营药材生意。临走前,将母亲托付给埔头寨东头两公里处的新陵村吴姓人。头几年,我外公每年春节都会回国来看望母亲。后来,由于沿海实施封锁政策,父女俩从此隔海相望,她在这头,他在那头,再也没能相见。
  据说母亲自从到了养父家,就对邻居一位信佛的老奶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整天坐在老奶奶身旁,看她打坐念经。
  七岁那年,有一天,母亲跟养父母到田间挖蕃薯,突然看见天空中有很多人舞龙灯,就象过新年时的情景,热闹非凡。
  母亲并未意识到这是一种幻象,痴痴迷迷地跟着“舞龙队伍”一直往山边走,无论养母如何叫喊都不回头。
  母亲被养母硬拉回家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都哭闹个不停,并且尽说些常人无法体会的事情。
  养父母认为母亲中邪了,请来了一个巫医。巫医掐指一算,可能是依据母亲七岁中邪的数字“七”,便信口开河说母亲是七仙女附体了。
  刚开始,养父母还将信将疑,后经巫医治疗后,竟然药到病除,并且母亲慢慢地恢复了常态,于是养父母也就信以为真了。
  对于年幼的母亲来说,不管巫医的观念显得多么荒唐、可笑,但是由于巫医理解了母亲的体验,承认母亲所体验到的心灵现象对母亲来说具有真实性,于是母亲也就认同了巫医,对七仙女附体的观念深信不疑,即使历经了半个多世纪的风吹雨打,母亲也从未改变这种想法。
  许多人曾嘲笑我大白天说瞎话。曾有一段日子,我也反问自己为什么一定要相信母亲那唠唠叨叨的七仙女附体之说。
  直到有一天,当从芭芭拉的著作中获知荣格也有类似的体验时,我对母亲才有了全新的认识。
  芭芭拉是这样描述荣格的体验的:
  我常听他说,这次经历标志着他童年的结束。一天早晨,当他正同往常一样,从家里向着预科学校徒步走去时,他突然惊愕地发现自己实际上正从一块厚厚的云层里出来,走进了另一个地方,在那里他立刻就明白了:“现在我很舒服”。那天早晨没有雾,然而似乎有一堵厚厚的迷雾墙在他后面。在那里,他的确曾存在着,但只是消极被动地存在着,因为他的一切往事都已发生过了。
  据说1958年,母亲嫁到了埔头寨,那年她才19岁。
  有一天,母亲带着我的同父异母哥哥,到一个叫“潭角斗”的山坡上砍柴割草。
  当走到一座早已废弃了的七仙娘宫附近,并准备砍下一棵多枝的干树时,母亲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窜到了脖子上,然后紧贴着胸捕溜到了肚脐边。
  倾刻间,“蛇”的念头攫住了母亲。
  母亲顿时大惊,哭喊着扒开上衣,把“蛇”甩了出去。
  待神志清醒后,母亲才发现,甩到草丛上的是一条古铜色的铜链条,两端各系着一个铜制小贝壳,小贝壳合起来象一只小蚌,拉长后则象两头蛇。
  当晚,母亲出现了幻听和幻象。在往后的日子里,母亲常常三更半夜睡醒后,朦朦胧胧地看见天上飘落许多仙女,并在自家房间里轻歌曼舞。那时我父亲在深山烧炭,很少回家,幻觉陪伴着母亲度过了数不清的孤独之夜。
  不久,母亲大病了一场,但始终弄不清病因。
  后来,母亲的病不治自愈,只是常常在夜深人静尤其是月圆之夜,出现“落仙姑”时所表现出来的身体震颤现象,并且经常会产生“落仙姑”的冲动。
  由于“落仙姑”的传统季节未到(通常在中秋之夜及往后十来天),一开始母亲还半信半疑。当母亲找来了几个热衷于“落仙姑”的伙伴尝试时,唯独母亲进入了催眠状态。
  既然非传统的季节也能“落仙姑”,而且这种功能是受到了七仙娘宫等环境的惊吓后激活的,母亲自然而然地想起了七岁时的“七仙女附体”之说。消息不胫而走,当地人便把母亲奉为“七仙娘”了。
  从此,那对铜贝壳遂与母亲形影相随,碰到两难抉择的问题时母亲常常会求助于它们。
  “七仙女附体”之说,自然容易遭到猛烈平击,事实上,我本人也并不喜欢这种陈腐的提法。
  那么,如何来理解那对神秘的铜贝壳呢?因果性头脑曾给我提出了诸多自然科学方面的难题,让我最为头痛的有如下三点:
  第一,那对铜贝壳是物质的,物质不能无中生有,精神也不能产生物质。
  第二,铜贝壳不能自动地从天上掉下来,更不能违反万有引力定律自动地从大海深处升上来。
  第三,要恰到好处地把那对铜贝壳“搬运”到母亲的脖子上,必须借助于物质力量。
  以上三点尖锐的问题的确困扰了我好长时间。
  为了求得心灵上的宁静,我试着运用分析心理学自圆其说,结果让我非常满意。现略加阐述:
  首先,那对铜贝壳可能是以前到七仙娘宫朝拜的善男信女留下的。
  此一观念,源自于童年时我对父亲朝拜山神的观察。
  父亲信奉的山神叫“伯公爷”。我常常发现,父亲双手握住一对木制贝壳,对着一块大石头说:伯公、伯婆,保佑我们一家老小平安。说完后便自然而然地扔下贝壳。如果两个贝壳的背都朝上或都朝下,则视“伯公爷”没有显灵或不答应父亲的祈求,这样父亲就必须更加度诚地重复着前面的仪式,直到一片贝壳的背朝上,同时另一片贝壳的背朝下为止。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