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易学与心理学 > 第5章 铜贝壳奇遇 下

第5章 铜贝壳奇遇 下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父亲离开“伯公爷”时,从不把贝壳带走。
  这样我和大弟就有机会以父亲为榜样,去玩弄那对贝壳了。当然玩完后,我们也会很自然地将贝壳放回原处
  其次,那对铜贝壳之所以被视为信灵物,可能是因为它们常常起到有限的意识自我与永恒的“自性”相互沟通的媒介作用吧。人类用此方式与潜意识沟通的历史已经非常悠久了。
  据祝永华主编的《玄机揭秘》一书介绍,“最古老、最简单的占卜法是扔贝壳。贝壳落地后若是背朝上就是好卦,背朝地就是不好的卦。由于贝壳的背只有一条脊,用-表示是阳爻;背朝地时有两个边,用一一表示是阴爻。这种占卜术沿用到现在,例如足球比赛前,双方选边就是由裁判扔一枚硬币来定(贝壳是古时的钱币,后来金属币出现,就改用金属钱币占卜)。”
  第三,母亲所体验到的那条运动着的“蛇”,实质是一种幻觉。
  由于母亲容易接受催眠暗示,那天到了那个超现实的七仙娘宫后,很可能已接近了“落仙姑”的状态。由于人类天生就有对黑暗和蛇恐惧的倾向,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所以当母亲无意中遭遇象征蛇的铜链条时,便瞬间产生了蛇窄到身上的幻觉。
  不过,有必要说明一下,我本人所理解的幻觉已经不是世俗偏见意义上的幻觉。我认为在幻觉背后,隐藏着个体心灵系统或者集体心灵系统的目的性和自组织特性。
  正如徐州师范学院中文系朱存明副教授所说:“荣格的研究方法是重视精神现象,承认心理现象(如想象、幻觉、梦等)在重要性和真实性上并不亚于物理现象。他把梦、幻觉、想象看作是人的心理经验,并不认为是对现实的歪曲反映,反而把它们看作是人类心灵的一面镜子,通过这面镜子,就可以窥视人的心灵。”
  母亲所体验到的蛇幻觉,并不是一起孤立的心灵现象,人体特异功能反对者就曾记录到一起蛇幻觉现象。李力研所著的《司马南还活着》一书写道:
  (五)武昌某女30年来两眼总看见蛇
  秘书:请问一位姓徐的女同志在吗?
  女人:你是哪一位?
  秘书:我是北京司马南办公室秘书,前段时间您给他打过电话,讲述过您的特异功能现象,今天我们与您联系,希望您能谈谈。现在请您先谈谈自己的一些情况,比如年龄、工作等。
  女人:我今年45岁,文化程度中专,在国棉四厂工作。
  秘书:您的主要特异功能是什么呢?能给我们说说吗?
  女人:我的特异功能啊,主要是眼睛里老是看见蛇。
  秘书:就是说,有没有蛇的地方您都能看到蛇,对吗?
  女人:只要有光线,我就能看到蛇。
  秘书:您见了这些蛇,害怕吗?
  女人:不害怕。
  秘书:司马先生的功能也挺强,他不怕蛇,如果您害怕可以跟他讲。下面请您把自己的这种特异现象再给我们说说。
  女人:是这样的,就是我眼睛里老是看见蛇。我看到报纸上司马南先生的事情之后就给他打电话,希望他能让我看不见蛇。
  秘书:您是说老看见蛇不好,对吗?
  女人:对,我觉得还是看不见蛇为好。
  秘书:您所看见的蛇是什么样的?
  女人:颜色我分不清,稍有些灰色的感觉,反正很大,有两三米长。
  秘书:您触摸过它吗?
  女人:我摸不到它。
  秘书:除了蛇,您还能看见其他东西吗?
  女人:看不见。
  秘书:您在人多的时候也能看见蛇吗?比如到了武汉的大商场里能看见吗?
  女人:看得到,没有问题。
  秘书:您觉得这蛇和人有什么关系吗?比如蛇会爬在人身上吗?
  女人:没有,蛇和人不接触。
  秘书:您看到的蛇是死蛇还是活蛇?
  女人:会动,是活的。
  秘书:您想到北京参加“有奖活动”吗?
  女人:嘻(有些腼腆),我主要是想去掉这种功能。
  秘书:您有这种功能多长时间了?
  女人:我有这种功能三十多年了。
  秘书:别人能看见您所看见的这种蛇吗?
  女人:别人看不到。
  秘书:您的这种功能对您的工作有没有什么妨害?
  女人:没有什么妨害。
  秘书:您属什么?
  女人:我属蛇。
  秘书:徐师傅啊,咱们今天先这样吧,我把情况向司马南先生汇报一下,让他给您加个“意念”,看能不能将您眼中的蛇去掉。有的人是看见了蛇,有的人则经常看到刺猜,加个意念也许就好了。这东西在咱们的气功学上叫做“信息残留”。司马南先生的功能特别强,给您加个意念这事就完了,您的功能也就没有了。
  女人::嘻嘻(比较满意),好。
  秘书:司马南先生反对别人拿这种功能去骗人,您是不是也拿着这种功能去骗人?
  女人:哪能嘛,我可是党员。
  秘书:司马南先生看不起那些拿功能骗人的人,于是他就悬赏了100万。如果真有这种功能,不要骗人,直接表演一下,就可以拿走这钱嘛。
  女人:我告你说啊,我是悄悄跟司马南先生打电话的,你们不要跟外人讲,我孩子不知道我的这种情况。不然的话,对他们也不好。
  秘书:这就好啊。我一定让司马南给您加一个意念,把病去掉他的功能特别强。他反对小鬼装神,说自己有特异功能到处骗人。司马南先生是真有功夫,他一发功就给您治好了病。
  女人:真的能帮我的忙吗?
  秘书:一定。你接他的功就是了。
  既然反对人体特异功能的重量级人物都承认“有的人是看见了蛇,有的人则经常看到刺猜”,甚至还实事求是地记录下了能够作自组织运动的蛇幻觉,那么,尝试用分析心理学架设起人体特异功能对立双方相互沟通的桥梁,或许是颇有意义的。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