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易学与心理学 > 第6章 卜卦与心理 上

第6章 卜卦与心理 上


  《柯云路的新神话》一书写道:
  笔者酝酿写作这部书的时候,恰逢我国举办第七届全运会,北京市申办奥运会举办权的紧锣密鼓之际。我当时特意留心了气功大师们如何为中国申办奥运会做卜卦或贡献。我跑了几家与气功有关的杂志社,那里的朋友向我推荐一些气功师。同时我又寻找其他我所认识的气功师,开门见山提出我的看法。
  仅一月时间,各路好汉们真的费了不少功夫连连卜卦,以验证功夫之灵验,以检查自己功夫境界之大小。
  我当时的心情也很复杂。从内心来说,我对算卦占卜是不以为然的,可是我对中国申办奥运会却有极大的热情,希望能成功。在这种矛盾状态中,我甚至想到,只要能顺利申办到奥运会,我宁愿相信气功师们的卜卦。
  申办团离京之际,我获得了几份卜卦结果。一致认为,中国申办必将成功。他们之念念有词,仿佛中国队拿到申办权已成定局。
  ……
  1993年9月23日,结果与之相反,中国北京没有得到2000年的奥运申办权。
  如此这般,又该如何解释气功卜卦之灵验?莫非是大师们功法不够,没有将干扰电波发到蒙特卡罗?莫非是大师们存心不愿中国申办成功而专门捣乱?
  在我看来,本来就经不起检验的东西,关键时刻仍然经不起检验。
  以上这段文字,该书作者写进了《(周易)卜卦无信可言》一节中。
  本来,我并没打算在本书中提到“《周易》卜卦”之类的刺激语词。因为我明白,尽管人人都承认《周易》博大精深,现代许多人受益于《周易》,也有很多人仍在默默地为《周易》作贡献;但是中国大陆人又非常忌讳提到“《周易》卜卦”等带有历史偏见的术语。
  譬如,我妻子的英语老师钟小姐,曾因我测出了她对厨房问题的担忧而非常感激我。有一天,钟老师跟我岳母初次见面,偶然提起了我。钟老师夸赞我很厉害、很能干,岳母故意问她哪方面能干?老师竟然半天说不出话,似乎担心“《周易》卜卦”让岳母尴尬,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语词后,不得不搪塞岳母说:“总之您女婿很能干。”
  荣格说:“你愈是深入地研究心理状态,在使用术语上你就得愈加小心,因为术语是在历史中形成并带有偏见的。你愈是渗入理学的基本问题,你就愈加面临那些带有偏见的哲学概念、宗教观念、道德观念。因此,我们在把握某些东西时须特别小心。”
  虽然荣格的真知灼见我铭刻在心,但是“小心”归“小心”,要想挖掘《易经》里的心理学成分,不敢冒天下之大不违,似乎又是不可能的。
  所以,为了增强自信心,消除因内心空虚而带来的胆怯,我不得不放下令人羡慕的A机场的工作,深入学习、研究了现代易学权威人士的著作。结果发现,轻言“《周易》卜卦无信可言”,是有失偏颇的。
  下面这些专家学者的观点,对我们一分为二地认识《周易》卜卦,或许有帮助。
  中国科普研究所研究员郭正谊说:“看手相有什么科学根据呢?掌纹能告诉人们什么呢?这既不能一概否定也不可一概肯定,里面是有些学问的。”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董光璧说:“占签是一种决疑活动。”
  内蒙古哲里木畜牧学院基础部物理教授韩永贤说:“《周易》是卜签书,因为它是卜签式记号时代的总结。既然是卜处书,也必然是预测书。有人问。卜签准还是不准?我认为有时准有时不准,说它一点也不能预测,那不客观,说它非常准,那可真是迷信了。”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朱伯昆说:“《易经》是第一部占签之书,用《易经》算命,虽然不是科学的预测,但由它对吉凶等的说明,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除人们心中的疑惑,给人以精神上的慰藉。《易经》并不是一部一般的迷信著作,与龟卜相比,它突出了人为因素的作用,如就占处而言,不仅撑普成卦的过程需要一定的数学计算知识,而且,用卦象及卦关辞来说明吉凶更需要具有类推的能力。”
  中共中央党校哲学教研部教授、学术委员、获国务院颁发政府特殊津贴的傅云龙和柴尚金博士合著的《易学的思维》写道:“八卦预测占签并不是毫无根据的意断,而是有严谨的逻辑推理。由因及果,观象析义,每一推理都是因象明理,合乎逻辑。……这种逻辑联系实际上是人们实践中无数次经验的总结概括,是客观的因果关系在人们头脑中的反映。”
  郭正谊、祝永华主编的《扫除用科学语言包装的封建沉渣》一书写道:中国周易研究会会长、武汉大学哲学系教授“唐明邦认为,传统的东西往往是精华和糟柏混合在一起,科学与迷信混杂在一起,做学术研究,需要细致地将两者剥离。至于民间,也的确有一些关于周易的祖传秘学,但有待科学的检验,与算命其实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林春说:“根据社会心理学的行动效应理论,某次行为本身对下次同类行为将产生影响,因此,算命的人总是算了一次以后还想算。我七八岁时曾算过一次命,算命先生说长大以后肯定不在家,而且肯定生儿子,这两条现在都应验。”
  邵伟华说:“如果说几千年来《周易》的历代研究者真实记录下的预测结果是骗人的,他为何要骗几千年后的子孙?骗了又有什么用?如果按这些错误观点来说,几千年后的人说我们现在的科学是骗人的,唯心的,我们若有知也决不会答应的。所以,作为炎黄子孙,不要辱没了自己祖先建立的丰功伟绩和他们的创造贡献。”
  历代《周易》卜卦研究者有没有去骗后人,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文&革”后期发生的一起凶杀案让我深信,母亲运用《周易》卜卦作出的预测结果,有些的确是真实可信的。有二十年前的高中日记为证:
  ……有一次,在我家乡,有一人发疯了,竟敢用锄头打他妹妹脑袋,当场击死(听说他妹妹在洗衣服),最后疯子吃药死了,但是公安人员来调查,找不到尸体,在和尚掉下井——无法的时候,他们试邀我妈去。我妈妈不多久,就说出疯子死在丰顺一个荒塔里。公安开小车去,结果疯子是在那里死了。
  ……
  原来,在埔头寨东南方向约10公里处的山顶上,有一座约七层高的古塔,也就是日记中所说的“荒塔”。在古塔的山脚下,有一条从捕头寨延伸过去的小溪流,小溪流对面,有一个自然村,叫大溪背村。
  一天早上,该村有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杀死了他的妹妹后,渡过小溪流,逃之天天,弄得人心惶惶。村里虽发动群众四处寻找,但终无结果。最后,人们求助于母亲。母亲便提着脑袋去作《周易》卜卦。
  在“落仙姑”状态下,母亲第一次测出疯子在当地山顶上有房屋的地方,于是二十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骑着自行车,紧跟在公安人员的摩托车后面,结果扑了空。
  母亲第二次进入“落仙姑”状态,测出疯子仍在那里,已经死了,并进一步告诉人们那座山上有一座高高的楼房。大家经过分析,始知第一次找错了地方,疯子应该在古塔里。
  最后,人们在古塔的第一层发现了已经死亡的疯子,是吃了一种有毒的青草而死的。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