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易学与心理学 > 第9章 辩证唯物情结

第9章 辩证唯物情结


  这样,我就有理由相信,母亲和姐姐举行了庄严的仪式后,“在屁股上涂上香灰”的过程类似录像原理摄入了姐姐的心灵深处,并以心理图象的形式贮藏在潜意识里。姐姐怀孕后,胎儿在形成心灵的过程中,分享了这个心理图象即情结,并通过情结对肉体的能动作用,让婴儿屁股变得“紫青紫青”。至于说后来屁股的肉色有没有恢复正常,我就不得而知了。
  关于精神分享的问题,分析心理学是深信不疑的。而且,荣格曾专门推广一种探测分享程度的方法,这种方法叫做语词联想实验,我们来看看芭芭拉对此方法的介绍:
  这种实验是德国医生兼哲学家威廉·冯特(WilhelmWundt)(1832-1920)开始进行的,后又被其他人所发展。不过当时它只被用于探索思想的意识方面。荣格以前无疑已读过有关的资料,但作为现实可能性第一次出现在他本人的工作中,则大约是在1904年,这种实验以前曾仅用于思想的意识方面。它之所以与荣格关系如此紧密(我甚至听说是他开创了使用此法),是因为,他是第一个研究反应障碍的人,这样就使这种实验成了一种调查精神疾病更承病源的、极有价值的方法。这些致使荣格认识到了情结的存在,并应没有弗洛伊德影响的条件下,独立地发现了无意识的存在。
  我们来看一个女儿分享长辈失败婚姻的案例分析。荣格说:
  有一桩不幸的婚姻。父亲是个酒鬼,母亲则属于一种很特殊的类型。十六岁的女儿的反应类型与母亲的很接近。有百分之三十之多的联想都是相同的词。这是分享的突出情形、精神感染的突出情形。如果你对这种情形稍加思索,你就会得出某些结论。母亲现在四十五岁,丈夫是一个酒鬼。她的生活是一种失败。现在,女儿具有和母亲相同的反应类型。假设这样一个姑娘踏入人生并已年满四十五岁,也是嫁给一个酒鬼,完全想象得出她会把一切都弄得多糟!这种分享能够解释,何以一个酒鬼的童年黯淡的女儿也会找一个酗酒的男人并且嫁给她;而如果她碰巧找到的不是这号人,那么,由于她与家庭中某个成员的特殊性的一致性,她就会把这个不是酒鬼的丈夫变成一个酒鬼。
  孩子与长辈的精神分享问题,并不仅仅局限在一个家庭内部。
  前面已介绍,母亲七岁时就体验到了空中舞龙灯的幻觉,后来又演变成了小有名气的“七仙娘”。通过对母亲作心理分析后,母亲联想到,自从五岁到了其养父母家后,那位念佛老奶奶就一直很喜欢她,常常跟她讲述让她着迷的神话故事,还教她念经打坐,大部分时间她都跟着这位老奶奶。
  由于母亲的亲生父母和养父母家都没有精神病史,也没有从事神职工作的人员,再说了母亲九岁时就回到了出生地独自一人生活直到结婚。所以我认为,母亲很可能是分享了那位老奶奶的精神后才诱发出“落仙姑”功能的。母亲生前总是问我同一个问题,她说,那位老奶奶曾很认真地说母亲是佛体,可为什么总是成不了佛?这就是那位老奶奶的精神感染了母亲的一个例证。母亲来深圳后,听说深圳死者的遗体都要实行火化,就叮嘱姐姐:“我死后要偷偷运回埔头寨,我是佛体,只能土葬,不能火化。”
  从广义上来说,孩子与长辈的精神分享问题,还体现在文化教育方面。譬如在我的心灵深处,存在着一种情结,这种情结一直在影响着我的学习、工作和生活,我把这种情结姑且称为辩证唯物情结。通过自我心理分析,我认识到,这种情结早在高中时期就投射到了我的日记里:
  整个世界,无边无恨;整个社会,复杂多样。在意识方面,也是多种多样的。例如有人相信什么罗马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也有人什么教都不相信,那就是马克思主义者。
  不管是唯物主义者还是唯心主义者,他们都是人。既然是人,为什么就没有统一的思想呢?我想这是受了各教的影响。
  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是根本对立的。唯心主义各个方面之间呢?本来是应该一致的一这正如敌对的两方,其国内的人民在许多方面是一致的——可是在神学方面,有要人们杀牲祭祀的神,也有不用祭,只要遵守规矩的神,也有两者兼并的神。这些人,无论如何也不会不相信神的存在的,如果马克思主义者和他们在一起,认为他们简直是笨蛋。
  相信上帝的人,绝不会用三牲祭上帝,相信X神的人,绝不会不祭它们。
  以上,总是受了教育的影响的。被神教教育的人,所接触的教科书尽是神像、神故事、神话、经书,这当然是说神话的;而受了马克思主义教育的人,反对的就是神,遇到了怪事就用唯物来解释,说的话,当然也是唯物话。一个刚懂事的人,放到哪里就会说那里的话;把爸爸教成妈妈,他见到了爸爸,也会认真地叫妈妈的。
  世界上,听说唯心主义者竟比唯物主义者还多。相信唯心主义吧,那很多事情都暴露出了唯物主义,例如我骂神,神为什么不晓得伤害我?等等。相信唯物主义吧,牛顿为什么会写成唯心的书。是唯心正确还是唯物正确,这两种学说谁也难打败谁,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总趋势看来,还是唯物的正确。作为我们唯物主义者,应努力以更有力的证据推翻唯心主义。
  之所以将这篇日记后面的操控者称之为辩证唯物情结,是因为这一情结一直在牵制着我完成这本书。读者将会逐渐感受到,不管我的精神风筝放飞得多高,总有一根肉眼看不见的丝线在牵制着它,以防它飞离现实的土壤。而这根丝,正是辩证唯物情结。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