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仙桃村首富 > 第117章我们的来去

第117章我们的来去

    显眼、特别,只是因为那个是我的名字。
  
      本子上是这样写的――王富贵?
  
      我抬头盯着季节,而此时季节也看着我。
  
      两眼之后,季节用笔头敲着本子说:“王总,这个本子就是小意起初登记外出人员回村的记录,你也看见了,你名字的这栏是空着的。”
  
      对,空着的!
  
      “小意做调查的时候,没有问你年前去哪里了,对不对?”
  
      我悄悄瞥了一眼何小意,没有吭声。
  
      她是没有问我,而我也没有主动跟她说。
  
      此时季节又翻了一页,第二面依然写了一个名字,上面也是空白的——是王于达。
  
      “王总……”
  
      我忽然打断季节,“这就是你所说的小事不能忽略的问题?”
  
      季节愣了一下,在他还没说什么时,我自顾道:“抱歉,是我的问题,我应该积极主动汇报,只是当时我自觉没去过江城,感觉没问题就将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我当时被一大堆问题困扰,完全忘记了曹经理家的邻居就是从江城回来的。
  
      “王总,这些天你做的我们都看在眼里,感谢你对我工作的支持,”季节说,“本来你已经去过江城一趟了,之前的来去我其实也没必要问了,但为了安抚村民和工作好汇报,我只能跟你说抱歉了。”
  
      从曲盛来我公司开始,我一点点地跟季节说。
  
      “我去了山城重庆;去了广西;去了四川,回家后又回了一趟公司,再那边逗留了两天之后便回家了。刚好回来的那天,你和何助理来找我帮忙了。”
  
      季节书写速度很快,跟何小意写东西一样快,这让我感觉何小意背后指导她的人就是季节。
  
      “冒昧地问一下,王总你去这么多地方是旅游还是出公差?”
  
      “我……公差。”
  
      我看着季节在笔记本上划出“公差”两个字后……感觉有点昧良心。
  
      “王于达跟你一起么?”季节又问。
  
      “没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没跟王于达在一起。”
  
      “那他去了哪里?”
  
      这个问题我其实也想知道。
  
      看我不吭声,季节放下手中的笔看着我问:“王总是觉得不好说?你放心,这个我只是调研,并不会给谁看。”
  
      “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不知道王于达去了哪里?”
  
      顿顿后,我又问:“真的不给谁看?”
  
      “嗯,谁都不看,当然除我以外。”
  
      我又老实交代了一下,“我是有目的地去旅游。”
  
      “哦,没事,其实公差和旅游都一样。”
  
      呃――
  
      我似乎有被季节套路了。
  
      坐在一边的何小意已经吃完了土豆,季节对她招招手说:“你过来,我也要问你的行踪。”
  
      “我也要问,你是不是报复我呢,我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季节斜了一眼何小意,然后说:“规矩。王总,麻烦你帮我录一个视频。”
  
      这是为了自证他没徇私舞弊么!廉明到这个份上,我感觉有点过了。
  
      “手机给我吧!”我道。
  
      季节直接道:“王总,先用用你的录,我的没电了。”
  
      之前我用了别样方法才得到了何小意的视频,没想到现在还有送上门的视频……
  
      “你年前去了什么地方?”
  
      何小意对着我的手机说:“哪里都没去,就跟着季节一块了。”
  
      这也行??
  
      “好好说话。”季节没有训斥何小意,只是道,“再来,继续。”
  
      “你年前去了什么地方?”
  
      “季节所在的乡镇,到目前为止,哪里都没去。”
  
      这次说的清楚多了,但季节觉得还不行。
  
      “差不多就行了啊,季节,我不就是少登记了两个人么,他们都去了江城一趟了,登记之前的有个屁用,一切都以最后一条为准,你别以为我蠢就忽悠我。”
  
      何小意吼了一句后,工地这里便安静了下,静谧铺开了一瞬后就被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取代。
  
      很快,发出声音的主人回来了。
  
      “哟。都在啊!”王于达不明所以的问,“刚才在外面听何助理在吼,富贵哥,你又惹人家生气了。”
  
      王于达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而且怎么能叫“又”呢!
  
      何小意最先吭声,她道:“没有,季节来问我们一些事情,现在就差你了,你赶紧给他说了,让他回去。”
  
      何小意真不愧为狠角色,生起气来连她哥都赶。
  
      “哦,什么问题”
  
      “一直坐着的季节此时站了起来,他将笔记本和笔收到口袋后说:“没什么大事,我来就是问问于达兄弟,你年前去过什么地方,刚才问王总了,他说不知道。”
  
      王于达一揽季节说:“季支书,我看外面有车,你是推车回来的么,我送你回去,边走边跟你说。”
  
      我绝对敢打包票,王于达是的回避我。
  
      季节也没拒绝,应“好”后说:“那就麻烦于达兄弟了。”
  
      原本要离开工地的我被留下来,才回来的王于达跟着季节走了。
  
      “何助理,之前那个调查的事情谢谢你啊!”
  
      何小意坐在砖堆上说:“谢我什么呢!我啥都没干,我不是不想调查你,只是觉得不敢;而王于达,我一直觉得你们俩个人就是秤杆和秤砣,没想过不一样。是我的失误。”
  
      “我公司你还要不要回来上班?”
  
      何小意嗤笑了一声,“你不都赶我走了吗!我脸皮再厚也不至于那么厚,而且你助理的职位我也没兴趣了,又累又辛苦,还吃力不讨好。”
  
      “抱歉,我不知道你有那么辛苦,如果知道……”
  
      何小意打断我的话,“如果知道怎么样?调我的岗,我好不容易做到你的助理,调岗下降不就更加不爽了。”
  
      “既然你有那么多不高兴,为什么不和我讲,我觉得我不是那么不尽仁义的。”
  
      “权总,你难道不知道么,我跟你说过了,对你我总是觉得望尘莫及。你让我怎么跟你说?!”
  
      我还是不太明白何小意的意思。我觉得望尘莫及和工作上有困难找领导帮忙解决不冲突,但她怎么一副说了就会死的表情呢!
  
      对了,她之前就说了“不敢调查我!”
  
      “我有那么可怕,怕到连询问我都战战兢兢了,你以往的怒气难道就是为了掩饰你的胆小?”我心里有点受伤,不知道自己那副样子吓到了何小意。
  
      </br>
  
      </br>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