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南明大丈夫 > 明天更
    首尾的西军士卒,发现有敌军埋伏,顿时一片惊慌。
  
      行进在中间的士卒,听见打炮,也慌忙四望,纷纷询问怎么回事,是哪个砍脑壳的放炮。
  
      “快,冲出去!”孙可望控制着躁动打转的战马,知道自己遭了埋伏,顿时就是一声怒吼。
  
      这时明军刀牌手列阵成墙,一排铳手将铳举过盾排,齐齐放铳,“砰砰砰”的铳声连响,弹丸呼啸着,如狂风一般,迎面袭来的弹丸,像是一堵无形的墙。
  
      惊魂未定的前排士卒,被铳丸贯穿了他们的衣甲,射入他们的身体,跳动的弹丸,在身体内滚动,疼痛立刻化作凄厉的哀号。
  
      在西军尾部,马蹄轰鸣,一员身穿银甲,骑着白马,手持马槊的明军战将,立时疾驰着冲出,身后跟着数百马军,飞快地向西军袭来。
  
      “快往前走!”尾部的西军将领,不清楚前面的情况,连连惊呼。
  
      西军士卒纷纷向前涌,诨号小马超的明军大将马祥麟,没有大声呼喊,也没有喝令部下,而是面沉如水,紧攥着手中的马槊,一双星目紧紧盯着西军。
  
      他一骑风驰于前,百骑紧随于后,直接撞入西军的尾部。
  
      明朝比较精锐的人马,就只有关宁,几镇边军,秦军,还有几只长期剿寇的官军。
  
      现在最强的关宁和边镇,已经投降满清,秦军和长期剿匪的人马,则大部消耗干净。
  
      其中秦军就只剩下高杰逃到了山东,其它长期剿寇的就只剩下黄得功、刘泽清、左良玉这三支人马,另外马祥麟的一营兵,人数不多,但也算是一支精兵。
  
      现在明朝可以说就这么点精兵,剩下各地明军,则不值得一提,没有什么战力。
  
      马祥麟是秦良玉之子,作战勇猛,他一身银盔银甲,显得威风凛凛,一槊捅死一名西军,便猛烈撞击进去。
  
      在他身后,千余手持一种类似钩镰枪的士卒,则紧随其后,组成如林的枪阵,向前推进。
  
      战场地域狭窄,给这支人马,提供了极佳的发挥机会。
  
      马祥麟率领骑兵冲击,马槊突刺,战刀劈砍,猝不及防的西军连连扑倒,人马大乱。
  
      这些乱兵还没在骑兵的冲击下回过神来,便遇上结阵推进的白杆兵,立时就被收割……
  
      站在山头观战的何腾蛟,看见西军被明军从两头向中间挤压,已经完全陷入被动,心头大喜。
  
      “督宪,孙可望的大纛!”一员将官指着远处,一面“孙”字大纛旗,忽然大声说道。
  
      何腾蛟一看,脸上笑意更浓,大纛旗在,孙可望自然也在其中。
  
      这次他解决了孙可望,荆州和夷陵便是囊中之物。等光复荆州后,朝廷必然有所奖赏,给个大学士,自然不在话下。
  
      这样一来,他就是和马士英、高名衡、史可法一个级别的大佬了。
  
      一时间,何腾蛟都开始在考虑,等这一战结束后,是要去南京,还是继续留在湖广了。
  
      “传令下去,全军加紧进攻,斩杀孙贼,本堂将有重赏。”何腾蛟忽然挥手下令。
  
      “督宪,且慢!”杨文岳正注视战场,听见他的话,骇了一跳,急忙出言阻止。
  
      战争是个细致活,有时候一个细节就能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败。你这刚一开始,就准备梭哈啊!哪有这个打法?
  
      何腾蛟正在兴头上,不禁微微皱眉,脸上有些不快,“扬抚院有什么话说?”
  
      杨文岳指着战场,“督宪,西贼兵马向中间集中,抵抗会逐渐增强。这个时候两头不宜压太紧,先要稳住阵脚,且还需留一部人马,防备夷陵的西贼突破阻拦,前来救援!”
  
      何腾蛟正高兴,被他这么一打断,面子有些挂不住。
  
      发出去的命令,又收回来,这有点没面子,落在旁人眼中,这一仗也像是杨文岳在指挥,而不是他。
  
      何腾蛟一挥手,制止了杨文岳继续说话,然后冷声道,“传令黄朝宣留一万人注意夷陵,其余人马加紧攻击。”
  
      既然已经堵住西军,明军便完全不用着急,被困的孙可望,肯定要比他们要急,不过何腾蛟又给扬文岳的策略,打了个折扣,听一半,一半没听。
  
      这时震天的喊杀声,已经在旷野上响彻了一个多时辰,西军被明军从两头不断的挤压,双方的战斗,进入白热化,两军陷入最后的肉搏。
  
      何腾蛟见西军被越压越小,明军占据了优势,他不禁笑了,这是笑给杨文岳看的。
  
      那意思分明是,怎么样?本堂指挥的还不错吧。你看孙贼马上就不行了。
  
      这一战虽然是你的建议,但最后还是本堂拍板,临阵指挥,最后才取得歼灭孙贼的战绩。
  
      想到这里,何腾蛟瞟了杨文岳一眼,没忍住问了一句,“怎么样,杨抚院?”
  
      只要杨文岳一点头,稍微再说点恭维的话,这一战的调调,便基本定了,主要功劳都是他的。
  
      何腾蛟期待的看着杨文岳,等着他说句何督宪英明之类的话语。
  
      杨文岳紧锁眉头,却不接这茬,只是耐着性子劝道:“还是不要太急,现在将士们凭借开始的一股气,加上西贼措手不及,才能往里压,可是必须注意压得越狠,反弹越大。要是将士们一口气用完,没有击溃孙贼,夷陵冯贼又赶来支援,那就麻烦了。”
  
      说到这里,杨文岳拱手道:“督宪,还是稳一点,不急于一时啊。”
  
      “就是要防备冯贼过来,才要尽快结束战事。”何腾蛟心里越发不快,正要驳斥,可他眼睛一瞟战场,却果然如同杨文岳之言,西军被挤压到一处后,退无可退,明军便有些推不动了。
  
      西军士卒被明军杀了个措手不及,连连败退,不过三万人马也不是泥巴捏的。
  
      战场上,其他明军都有些乏力,只有一员银甲白马的大将,领着近千兵马,还在往前突进,西军见之,纷纷避让,惊呼连连,“小马超!”
  
      马祥麟部虽然表现突出,不过其他人马不行,明军攻势便有些减弱。
  
      这时孙可望连连疾呼,加上西军人马向弹簧一样被压到中间,人马集中起来,明军继续推进,便有些困难。
  
      何腾蛟见此,脸上不禁一阵尴尬,然而现实对何腾蛟的暴击,却不只于此。
  
      他目光盯着战场,似乎是给明军打气,希望他们能争口气,别让本堂丢脸,战场西面却忽然杀声震天。
  
      果然,夷陵的守军,突破了城外明军的阻拦,向虎牙山杀来。
  
      为首一身穿土黄色盔甲的大将,正是西军五大都督之一,后来做到南明庆阳王的大将冯双礼。
  
      何腾蛟看了心头一惊,不禁疾呼,“让黄朝宣顶住。”
  
      一万用来防备夷陵的明军,立时结阵以待,瞬间同杀来的西军,绞杀再一起。
  
      何腾蛟见明军挡住了夷陵过来的西贼,刚松口气,被困在中间的孙可望见有援兵过来,却气势一振,开始拼命的前突。
  
      “督宪,让西线转攻为守,再令东线不计伤亡,向前掩杀,我军还有很能歼灭孙贼。”杨文岳急声道。
  
      何腾蛟一看要砸,心急如焚,忙欲下令,却见数骑仓皇奔至山下,急匆匆的爬上山头,上气不接下气的行礼,急声道:“督宪、抚院,大事不妙,豫南高义欢率三十万众南下,击溃张将军,又大败督宪发往荆州的一万援兵,高贼南路以进占公安、松滋,北路夺取荆州,把我军后路给断了!”
  
      “什么?三十万众?”何腾蛟一脸惊恐,一手捂着额头,头昏的不行。
  
      众人只见他身子一阵摇晃,忽然喷出一口老血,瞬间栽倒下去。
  
      “督宪~督宪~醒一醒~”众将士,顾不得惊愕,几忙将何腾蛟扶住,山头顿时一阵慌乱。
  
      (求书单,求月票,求订阅、推荐,感谢大家的支持。)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