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南明大丈夫 > 第471章王进士的宅子不错
襄阳城,府衙内,陈名夏正在书房内办公,房间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这时房门忽然被推开,一个红脸长须的汉子,疾步走进来,急声道:“先生,大事不好了。左良玉派出三千人马过江,以协防的名义,进入了汉川县。”
  
  陈名夏眉头一皱,将手伸过来,王光泰忙将一份急报呈给他。
  
  陈名夏展开将军报看完,冷哼一声,“要是左良玉提前一个月过江,还会给我们造成麻烦,但现在,哼哼~”
  
  他眼光瞟向桌子旁边的一封书信,然后问道:“这个左良玉只派三千人过江,领兵的张应祥很能打么?”
  
  王光泰道:“这个张应祥能不能打,卑职不好说,不过这人水性很好,曾经光着腚游过汉江。”
  
  “哦?”陈名夏微微一笑,“那看他这次能不能游过长江!”
  
  王光泰来了兴致,“先生的意思是现在就发兵夺回汉川,把张应祥感到江里去。”
  
  陈名夏却摇了摇头,“不急,大帅只给我们三万人马,光是襄阳、荆州、勋阳就要二万三千之众镇守,剩下人马要防守承天、德安两地,我们的兵力实在有些捉襟见肘。这样吧,你先派给去汝宁给大帅送封信,我稍后自有行动~”
  
  ~~~~~~
  
  汉川县,对于张应祥部的三千士卒来说,最近几日来,可以说天天都像过年。
  
  左良玉盘踞在武昌和黄州两府,地盘没高义欢大,可兵马和家眷却有几十万,像是一个翻版的李自成。
  
  因为地盘小,人员多,所以普通的左军士卒,基本没有兵饷,就是给点米粮,平时自己吃不饱,家眷也要跟着挨饿。
  
  左镇几十万人马,早就将两府之地,能搜刮的都搜刮干净,要不是朝廷每年有钱粮拨给,早就撑不下去了。
  
  汉川县临近武昌,因为在高义欢的治下,所以没有战争和盗匪袭扰,社会稳定,而百姓缴纳的赋税降低,生产积极性提高,因此城内不说富裕,但对于左军来说,却已经是天堂。
  
  入了城,左军士卒起初还保持一下王师的威严,可是中午县里士绅安排的伙食却并不是特别好,没有鸡鸭,于是左军将士在午饭后,便开始自己准备晚饭。
  
  三千左军士卒,三五成群的闯进城中百姓的家里,开始抢钱,捉鸡逮鸭,吃穿住行,只要用得上的,便统统带走。
  
  城中的士绅大户还好,都是些有身份的人,还有家丁护卫,左军士卒是不碰的,留给将军们敲诈,他们的主要目标,还是欺负小老百姓。
  
  这可就害惨了城中的百姓,他们不仅财物受损,一些年轻的女子,也被左军士卒奸污,仅仅一个上午,上吊投井的就有二三十人。
  
  一时间,大批的百姓跑来县衙告状,可是孙县令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县城一级,是没有什么驻兵的,主要集中在几个关键的大城,通过大城来控制周边。
  
  魏武军在湖广人少,更加不能分散,否则真遇见大事,力量就不能迅速握成拳头,迎击敌兵。
  
  左军三千人马,涌入城中,三百由士卒和民壮组成的武装,便被左军缴械,孙县令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自责,觉得自己对不起百姓。
  
  左军士卒在县城里作恶时,王进士却在府里摆下宴席,邀请张应祥做客,县里一众士绅,则一旁作陪。
  
  这时,县里发生的事情,士绅们都知道,心中都有些惶恐起来,希望张应祥能够约束部众,都怕左军劫完了百姓,便抢劫他们,不过王进士对此到不是很担心。
  
  张应祥受邀来到王府,王进士领着众士绅站在外头相迎,便见张应祥同几名将领,在亲卫的簇拥下,来到府门前。
  
  “张总兵,老朽恭候多时了。快,里面请!”王进士热情的拱了拱手,脸上容光焕发,然后侧身做出一个手势。
  
  张应祥却没理会他,目光打量着府邸,眼睛眯了起来,一边往里走,一边对身边人道:“这个宅子不错啊!”
  
  一行人走进王府,士卒们坐在外堂,左镇士卒站没站相坐没坐相,他们一边吃菜,一边喝酒,大声吆喝着,催促上菜,然后筷子乱戳。
  
  一盘菜刚端来,士卒动筷子的动筷子,抢盘子的抢盘子,像是饿鬼投胎一般,片刻就抢了个精光。
  
  在堂内,张应祥理所当然的坐在上手,王进士等人作陪,不过众多士绅却有些不安。
  
  这时他们才发现,魏武军虽然损害了他们的利益,但是只要他们守规矩,就能得到人身和财产的保障,让人有安全感,可左军一进城,就四处抢掠,让他们没有安全感。
  
  酒席上,众多士绅基本不怎么说话,没什么人主动敬酒,气氛稍显尴尬。
  
  王进士见此,主动活跃气氛,端起酒杯,“张总兵,这次领兵进入汉川布防,汉川就有了保障了。”
  
  张应祥同他喝了一杯,也不管那些士绅为啥情绪不高,反正他自己是喝高兴了,主动端起酒杯,“保境安民是本将的职责,大家不要客气!来各位一起干了这杯酒,本将有话说。”
  
  在做的士绅大多心中苦涩,外面都成啥样了,这位张总兵还能说出这话,他要是不保境安民,那又是什么情况?
  
  喝完一杯,张应祥便放下杯子,然后说道:“你们都知道,豫南在打大仗,那些鞑子凶猛的狠,本将看韩国公,也顶不了多少时间。用不了多久,鞑子就要南下。本将奉命前来协防,保护诸位的安全,弟兄们的粮饷,你们是不是给本将报销了。”
  
  王进士早有准备,左军就是条恶犬,得喂饱了,才能给他看家护院。
  
  “呵呵~”王进士满脸微笑,“这个张总兵可以放心,老朽早就准备了一笔银子,准备犒劳大军。”
  
  张应祥脸上立刻笑了,“哈哈~准备了多少?”
  
  “老朽和城中乡绅一起,愿意给总兵提供白银一万两!”王进士得意道。
  
  张应祥也就三千人,发给士卒的话,每人能拿到三两,相当于两个多月的军饷。
  
  当然这笔钱虽说是给左军士卒,但是多半会进张应祥的腰包,一万两的巨款,足够将张应祥砸的趴下了。
  
  王进士心中自得,一万两虽多,但是平分到众士绅头上,其实并不多,况且只要能任由他收租子,加重点佃租,在勾结下官吏,少交点税,损失很快就能补回,并且每年还能赚一笔。
  
  王进士脸上满是笑意,谁知道张应祥的脸上却忽然一沉,把脸一板。
  
  这时他身边一员将领见此,把酒杯往地上一砸,“你娘个劈!找死是吧!一万两就想打发我们,当我们总兵是叫花子啊!”
  
  王进士没想到丘八不给面子,不过还是问道:“那张总兵想要多少?”
  
  张应祥不说话,一旁的游击当即道:“至少十万,没这个数,谁也别想走!”
  
  他话音刚落,外堂刚还在吃喝打闹的士卒,便忽然冲了进来。
  
  这一下乡绅们都傻了,王进士脸上出现一丝慌色,心中不淡定了。
  
  这时张应祥却站起身来,变了脸色,“呵呵,本将知道你们不容易,不过不能苦了我兄弟。你们在这想办法凑凑,本将有些乏了,先去休息。”
  
  说着他看向王进士,“这宅子不错,本将就住这里了!”
  
  王进士一听这话,悔恨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