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南明大丈夫 > 第783章激烈阵地战
土墙上,穿着褂子,头戴斗笠的清军士卒,急急忙忙的爬上爬下,将兵器、箭矢等物抬上土墙。
  
  这时,魏军土墙后人头涌动,成千上万的魏军,陆续进入位置。
  
  王永强的三千人马,一边沿着壕沟挺进,一边清除昨夜清军撒在壕沟中的铁蒺藜,推进到距离清军阵线三十步。
  
  因为站场在吕梁山与中条山之间,魏军没法子突然袭击,所以这次是直接强攻。
  
  清军土墙上,铜炮不时轰鸣,炮弹断断续续的轰击着他们觉得有把握击中的目标,但魏军掘壕时,采用的是“之”字壕,并非一条直线,清军炮弹就算侥幸砸到壕沟内,也只是一截壕沟内的魏军被击中,不会一打一条线,更多的炮弹,还是在地面上砸起一团尘土。
  
  此时,魏军布满了与清军阵线平行的深壕内,士卒们手持各种兵器,蹲在沟内,炮弹砸在身边的地面上,泥土噗嗦嗦落在身上,将士们却鸦雀无声,只是攥紧兵器,等待一声令下,便跃出壕沟,向清军阵线发起冲锋。
  
  阿济格在阵线侧面的高地上,看着早已沟壑纵横的旷野,无数铁盔在壕沟内攒动,高出地面的长矛和壕桥晃动,不禁攥紧了刀柄。
  
  自从大凌河一战后,阿济格便没有看见过这样的场景,也没有哪一次战斗,让他这么紧张和焦虑了。
  
  这时高义欢的大纛,出现在三里外的高地上,东面太阳升起,阳光照射过来,高义欢身上金光一闪,将阿济格的目光吸引过去,他只见魏军王旗大纛下,一员金甲大将似乎在指点江山,目光中瞬间满是怒火,真想一炮砸死这个牲口……
  
  清军第一道防线,一员甲喇额真领着蓝甲兵,从防炮坑道内走过,不时身手指道:“你上去~你也上去~”
  
  魏军就在土墙三十步外,眨眼就能冲上土墙,所以即便知道魏军要炮击,土墙上也必须放人,抵挡炮击后,魏军的冲击。
  
  坑道内挤满了八旗、绿营、包衣,他们画地而守,每段土墙都是一千绿营、五百包衣、再由一个牛录的八旗督战,作为后备精兵。
  
  这时土墙上已经有不少绿营兵,可是负责防守的梅勒额真张存仁并不放心,叫人点些旗兵和包衣上墙,督促绿营兵死守土墙。
  
  上墙就等于要挨一轮魏军的开花弹,被点中的八旗兵一脸的不情愿,但还是起身,愤怒的驱使着自己的包衣奴,一起登上土墙。
  
  孙茂盛背靠在防炮坑内,见甲喇额真过来,忙将头低下来,但是甲喇额真的皮靴还是停在了他身前,“你也上去!”
  
  孙茂盛身子一颤,还是立刻起身,然后叫上自己的三个包衣,一起上城,一名包衣动作慢些,顿时被他一脚踹翻,大声怒骂。
  
  他不敢违抗甲喇额真的命令,只能涨红着脸,将气撒在包衣身上。
  
  这时,孙茂盛等旗丁和包衣上了土墙,蹲在女墙后,看向阵线外,他知道魏军就在脚下,却看不见魏军的身影。
  
  忽然,土墙外的壕沟中,打起一面红旗,左右挥动几下,表示前锋已经就位。
  
  魏军臼炮阵上,正观察的魏军指挥,脸上神情一动,急忙下到壕沟中,拿起三角红旗挥下,怒后一声,“放!”
  
  魏军炮手当即点燃引线,粗短的跑身猛的后坐,壕沟内顿时炮焰闪烁硝烟弥漫,二十余枚炮弹腾空而起,飞上半空,然后砸落下来。
  
  土墙上,炮声传来的瞬间,孙茂盛就趴在了女墙后面。
  
  多日的炮击,让他知道,魏军的开花弹爆炸时,站得越高,越是容易被四射的铁钉、铁片炸伤,趴在地上相对安全,土墙上的守军纷纷蹲着和卧倒。
  
  这时二十余枚炮弹,从魏军头顶飞过的瞬间,王永强却一跃而起,拔刀怒吼,“冲啊!杀鞑!“
  
  壕沟内的三千魏军,顿时跃起,将要爬出壕沟,而就在这时,开花弹砸在土墙周围,猛烈的爆炸接连响起,暴起的红光和腾起的白烟中,清军身体被瞬间掀飞,跌下土墙。
  
  土墙上的清军,惊恐的抱头捂耳,不少人直感到一股震天动地的力量袭来,几乎在同一瞬间,整个身子就像断线的风筝一样被气浪吹飞,尘土像雨一样噼里啪啦落下。
  
  一枚炮弹就在孙茂盛不远处爆炸,几名清军躺在地上,一名清军双腿被炸断,坐在血泊中发出凄厉的哀嚎。
  
  土墙上,爆炸处,清军士卒倒了一地,哀嚎四起,满地的狼藉。
  
  这时城上的清军还没从爆炸中回过神来,魏军已经跃出了壕沟,当先的是一百名掷雷手,他们点燃引线,便将震天雷扔出。
  
  一百枚震天雷,向雨点一样落在土墙上,“轰轰轰”的爆炸,像是过年放爆竹一样,烟尘瞬间弥漫整段土墙。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硝烟味,土墙上的清军,被彻底炸懵,半响没回过神来。
  
  这时,在掷雷手连续投雷掩护时,魏军的刀盾、长矛手,已经扛着梯子,掀开鹿角、拒马,冲到土墙下,搭起梯子向上攀爬。
  
  这时爆炸一停,城上清军还没缓过劲来,就见有魏军冲上烟尘弥漫的土墙,将上面的清军砍翻。
  
  “快!还击!”一名八旗兵,看见魏军从烟尘中跳上来,顿时一声大吼。
  
  爆炸停歇的瞬间,土墙上便杀声四起,魏军士卒冲上来,就是一阵猛砍。
  
  清军被开花弹、震天雷一炸,本就惊魂未定,土墙上的清军再被魏军一冲,立刻就大乱,不少人便逃下土墙。
  
  孙茂盛和两个包衣,刚退到通道处,迎面就撞上了从防炮坑中,冲出的八旗兵。
  
  八旗兵从防炮坑里冲出,十多名掷雷手,点燃震天雷,便直接抛过土墙,土墙外立时爆炸连连,将攀爬的魏军炸飞,阻止魏军继续登墙。
  
  操着战刀的八旗兵,则一拥而上,涌向土墙,从通道上墙,与登城魏军搏杀。
  
  为首的一名牛录,一刀就将退下来的包衣砍翻,“狗奴才,后退者死!”
  
  那牛录,连杀两人,一刀又向孙茂盛砍来,惊得孙茂盛往后一退,一屁股坐在地上,连忙惊叫道:“我是拔什库,镶蓝旗的。”
  
  “往回冲,把蛮子赶下去!”牛录用刀指着他一身怒吼。
  
  孙茂盛连忙拿起兵器,连滚带爬的与冲上来增援的八旗一起,往回冲。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