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南明大丈夫 > 第844章城中内应
    漆黑的太原城上火炬点点,李本深带着一队兵马巡视城墙,身边十名白甲八旗兵跟随在身后。
  
      夜风吹过,士卒们手上的火炬忽闪忽闪,被吹得噗噗作响。
  
      这时前方不远处,一个黑影摸上城墙,来到墙垛边,朝城下望了一眼,正准备坠下城去,忽见巡逻的士卒走来,神情立时一变,急忙蹲了下来。
  
      迎面走过来的李本深,远远瞧见一个黑影,忽然停住了脚步。
  
      “李总兵,怎么回事?”身后的八旗兵,皱眉道。
  
      李本深笑了笑,“没事,火苗吹眼里去了!”
  
      这功夫,黑影一咬牙,当即翻过墙垛,顺着绳子,坠下城墙。
  
      李本深领着人马继续向前走,眼睛余光看见方才黑影处,发现墙垛上一个飞钩,他立时朝前方一声大喝,“什么人!”便领着身后人马,向前疾走。
  
      城外,魏军商议完后,高义欢拖下衣袍,刚躺在床上准备入睡,帐外便有人禀报,“大王睡否?”
  
      高义欢坐起身来,“何事?”
  
      “大王,城中坠下来一人,说有要事禀报。”李来亨道。
  
      高义欢眉头一挑,忙穿上鞋子,披上外衣,“带来见孤。”
  
      亲卫立时挑帐进来,重新点燃了大蜡,穿着甲胄手按腰刀的甲士,站在高义欢身后护卫。
  
      不一会,李来亨领着一人步入大帐,同样按着刀,他站在来人身后,一有不对,便可立时拔刀,从后将来人斩杀。
  
      高义欢看见来人,三十多岁模样,面皮黝黑,个头不高,但甚为精壮,一看就是久经沙场之辈。
  
      这汉子进入帐中,见护卫们都盯着他,有些局促,他目光看了帐中众人一眼,没人介绍,但也能看出中间披袍而立的人,就是魏王高义欢。
  
      一时间,他二话不说,扑通一下跪地,痛哭流涕,“魏王殿下,救一救太原百姓啊!呜呜~”
  
      高义欢与众人面面相觑,不禁微微一愣,半响沉声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这样说?”
  
      汉子哭了一阵,磕头道:“罪人李魁,是城中将领。今日罪人冒死出城,是要请魏王殿下速破太原,鞑子已经开始吃人了!”
  
      李魁原来是吴胜兆的副手,两人历史上都是在江南反清时被杀,参与他们反清被杀的人还有陈子龙、夏完淳等人,牵连甚广,为江南反清第一大案。
  
      当下李魁将城中清军吃人,还有吴胜兆被杀等事情全部说了一遍。
  
      “魏王殿下,罪人助纣为虐,愿意以死赎罪,罪人只求魏军攻破太原,救出罪人眷属,放他们一条生路~”李魁痛哭流涕,连连扣头。
  
      高义欢脸色阴沉,一时不语,沉默半响才走到李魁身前,忽然将他扶起,见他泪糊满面,正色道:“李将军,你能出城,说明你人性未泯。孤王答应你的请求,并且孤也不需要你们以死赎罪,这件事错在阿济格,你打开城门,孤王为吴将军,还有太原百姓报仇!”
  
      李魁闻语,立时又痛哭起来,半响回道:“魏王,罪人联系了数百弟兄,可以接应大军进城。”
  
      高义欢在帐中走了几步,“吴胜兆的事情,必让阿济格提起了警惕,孤多给你一点时间,明天上午孤会猛攻南门,届时你好好准备,切记保密,不能再白白牺牲了!”
  
      “罪人知道轻重,”李魁回道。
  
      高义欢拍了拍他的肩膀,顿了顿,继续说道:“孤王观你们良心尚存,给你们这个戴罪立功的机会。若是事成,你们在中原是待不下去了,不过孤可以准许参与之人,带上家眷去西域驻守,或者今后由你们来镇守辽东。”
  
      当下,高义欢与李魁约定暗号,以及一些具体事宜,天色已经是四更天,于是吩咐道:“时间不早了,李来亨你送李魁出去。”
  
      等李魁离开,高义欢睡意全无,太原城中居然开始吃人,让高义欢震惊的同时,心中燃起熊熊的怒火。
  
      “传令,让徐黑虎、李定国、赵大宪、黄秉忠等人来见孤!”高义欢走回桌案前,一拳砸在桌上。
  
      李魁来到城下,发现绳索还在,悄悄的顺着绳索爬上了城墙。
  
      清军凭城坚守,阿济格用家眷相要挟,又逼着绿营分吃人肉,不过即便如此,阿济格对这群汉兵依然不怎么放心。
  
      城中的绿营,被阿济格分成几股,在旗丁的监视下来承担防务,而没有任务的绿营兵,则被关在营中。
  
      这时傍晚放饭,依然是一框框的肉饼,李魁与几个心腹坐在一起,小声商议。
  
      高义欢给了李魁一天时间进行联络,可是他却并没有联系到多少人,主要是因为八旗监视严密,家眷又在八旗的控制下,而绿营兵也不都是抱着他们一样的想法,许多人还是好死不如赖活着。
  
      此时,李魁正说着面见高义欢的事情,一名绿营兵一脸慌张的退过来,李魁见此立时收声,便见李本深走了过来。
  
      李本深扫视几人一眼,见他们脸上露出慌色,冷笑一声,然后盯着李魁道:“魏王怎么说?”
  
      李魁脸色一变,遂即镇定下来,“军门,末将不知道你说的什么!”
  
      李本深是高杰的外甥,是徐州镇的人,而高杰拐跑了刑夫人,给李自成带了顶大帽子,高杰镇便与顺军结下了大仇。
  
      高义欢是李自成的部将,西魏国其实是继承了大顺的遗产,文武大臣中很多都是顺系。因此,在李魁看来,李本深是不太可能投靠魏国的,况且阿济格已经许落给他抬旗了。
  
      李本深冷哼一声,“你以为没有本将帮忙,你能平安进出太原吗?做事和吴胜兆一样莽撞!”
  
      李魁脸上一阵惨白,“军门想怎么样?”
  
      李本深在他身旁坐下,拿起一块肉饼,低声道:“魏王怎么说?”
  
      李魁见此,朝左右看了看,没见到拿人的八旗,于是说道:“魏王让我们戴罪立功,明日打开太原城,事后让我们带着家眷,离开中原!”
  
      李本深闻语,沉默一阵,将肉饼递给李魁,沉声道:“都吃了,明天才有力气!”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