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我大哥叫朱重八 > 三十 承诺
“她原来,长得挺好看!”
  
  谢富安~
  
  应该说,谢莲儿躺在床上。
  
  紧闭的双眼上,随着呼吸的起伏,长长的睫毛在闪动着。
  
  身上男子的装扮变成了女装,长发柔顺的披洒在肩膀上。
  
  苍白的脸在昏迷中似乎也带着痛苦,但同时也散发着别样的美。
  
  朱五第一次见她女儿的样子。
  
  站在窗前,心里喃喃自语。
  
  随后,轻轻的在她的床边坐下。
  
  “快醒吧,你命大,傻人有傻福!”
  
  事到如今,这一刻朱五才明白,为何心里对她和别人有些不同。
  
  她傻!
  
  这时代的女子,原本没有几百年后的张扬自信。
  
  她们都是不起眼的,把自己藏在男人的影子的里。
  
  唯独她不同。
  
  她有几分几百年后女孩的性子,随意洒脱,乐观爱笑。
  
  傻傻的故作骄傲。
  
  傻傻的装傻充愣。
  
  傻傻之中,透着些可爱。
  
  (我他妈应该去女频)
  
  遇到她之后,朱五血色的世界里,多了些别样的色彩。
  
  “葵花点穴手!”
  
  朱五忽然笑了,见到她就想欺负她。就像小时候,男孩子遇到顺眼的女孩儿。
  
  总是要先把人弄哭。
  
  笑了之后,笑容就凝固了。
  
  苦涩涌了上来。
  
  生死关头,她为什么站了起来?
  
  巧合?还是被吓懵了?
  
  但无论如何,其实,你是一个善良的人。
  
  如果不是你,现在躺在这里的应该就是我!
  
  想到此处,朱五轻轻的给她掖了下被子。
  
  心中,生出几分懊恼。
  
  轻声自语,“我要是杀了沈万三就好了,杀了他,你就不会总缠着我,就不会有今天这一遭。
  
  我,欠你的。
  
  你不醒来,我怎么还呢?
  
  你要醒来,你得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沈万三?我才好帮你杀了他!”
  
  “他骂过小姐!”
  
  背后,有人轻轻的说话。
  
  回头,谢莲儿的胖丫头轻手轻脚的从外面进来。
  
  似乎怕打扰了,昏迷中的谢莲儿一样。
  
  胖丫头的眼睛肿得桃一样,哭了一场又一场。
  
  朱五的手,从被子上拿开,“他怎么骂的?”
  
  胖丫头红着眼睛,站在床前,犹豫着。
  
  想了又想,好一会,似乎下定了决心,撇嘴说道。
  
  “小姐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杀了他!”
  
  朱五没说话,等着下文。
  
  “其实小姐一点都不快乐!”
  
  胖丫头擦着眼泪,“小姐和沈万三是姨表亲,其实她们不是亲的姨表亲。”
  
  “小姐的生母,不是谢家的主母,小姐是姨娘生的。”
  
  “小姐生下来,就被主母抱走,说出声不好的人,不配养谢家的千金。”
  
  “姨娘,以前是秦淮河的清倌人,被老爷赎身买回来的!”
  
  朱五懂了。
  
  大宅门里的腌臢事。
  
  “小姐七岁那年,沈家来探亲。小姐和沈万三吵了起来,沈万三就骂小姐婊”
  
  说着,胖丫头顿了一下,“小娘养的!”
  
  死胖子那张嘴!
  
  朱五想起沈万三就冷笑。
  
  都说童言无忌,可要不是和家里人耳目渲染,怎么会骂出如此恶毒的话。
  
  “小姐问主母,被骂了。问老爷,老爷不说话。问姨娘,姨娘抱着她哭了。”
  
  “从那以后小姐就偷偷往姨娘那里跑,和主母也不亲了,也不叫娘了,叫母亲!”
  
  “后来,姨娘死了,说是染了瘟病,最后一面都没让小姐见。等小姐长大后,才知道。
  
  小姐的亲娘~”
  
  “所以,你才会要我杀沈万三!”
  
  朱五看着谢莲儿苍白的面容,苦笑,“你咋不早说?早知道这样,我就杀了他帮你出气多好!”
  
  还真是有几分同病相怜。
  
  朱五一直刻意不去回想前世,除了怕思念亲人之外,还有许多人,他根本不想想起。
  
  小时候,他父亲得了病,好好的汉子变成了瘸子,走路拄着拐。
  
  有亲戚的孩子笑话他,你爸是鸭子!
  
  他把人揍了。
  
  用砖头。
  
  亲戚说,哎呀妈呀都是自己家人,多大仇啊!
  
  他记住了她们愤恨得理所应当的脸。
  
  也记住了父亲的陪笑。
  
  后来,有一次过年。
  
  几个孩子凑到一起玩耍,他在旁边羡慕的看着。
  
  远远的看到父亲拎着年货,艰难的在路上行走。
  
  其中一个孩子站出来,“小武,我给你学学你爸走道,你看像不像!”
  
  真像!
  
  像极了!
  
  这个孩子真的很有表演和取笑别人的天赋。
  
  朱五在地上捡起一块冻实的冰块。
  
  那次,爸爸第一次打了他。
  
  记忆中温暖粗糙的大手,打在屁股上,好疼。
  
  可是朱五不恨爸爸。
  
  也不怪。
  
  他恨的是看他挨打,说话的亲戚。
  
  “孩子嘛!童言无忌不知道?打人下死手?咋教育的?
  
  本来就像鸭子,还不让人说?你自尊心咋那么强呢?”
  
  朱五恨他们。
  
  那时候,真想他们去死。
  
  这种恨一直到长大都没有消散,每次见到他们的笑脸。
  
  朱五都觉得假,恨不得给他们两圈。
  
  更让他难受的是,即使过了很多年。
  
  亲戚大人们提起此事,也总是会说,就因为我家孩子说你爸爸走路是鸭子,你就往死打。
  
  他们根本没意识道,他们的孩子学的是他们,他们认为无关紧要的笑话。
  
  给年幼的朱五,带来多大的伤害。
  
  “如果我是你,我不但杀了他,还要甩出他一身的肥膘,炼油!”
  
  “我和你一样,其实都属于自尊心特别强,但是隐藏起来的那种人!”
  
  “你用女扮男装把自己伪装起来,假装强大。”
  
  “我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和他们来往。”
  
  朱五脸上再次泛起笑意,苦涩的笑意,心里默默的说话,似乎在说给谢莲儿听。
  
  “你要是能挺过来,将来我给你机会,亲手杀了他。你敢不敢?傻丫头?”
  
  朱五说出声音,轻轻的。
  
  胖丫头斜眼看着朱五,悄悄的。
  
  “只要你好过来,以后我好好的和你说话,再也不欺负你。
  
  而且,这世界上也再没有人能欺负你。”
  
  说着,朱五笑笑。
  
  接着说道,“只要你能挺过来,再吃饭你找地方,不吃羊汤了。
  
  你吃过火锅没有?
  
  你撸过串没有?
  
  这些玩意我做出来给你,只要你不怕胖!”
  
  朱五娓娓说着,从没有过的和言悦色。
  
  说着,忽然有些情不自禁,在胖丫头诧异的眼神中,大手捏住谢莲儿的指尖。
  
  她的手指修长,指甲鼓鼓的,圆圆的,暖暖的,润润的。
  
  “你做过美甲没有?”
  
  朱五笑着,思索着,“我隐隐约约会点,我第一个女朋友开美甲店的,我在她那帮忙的时候学过点!”
  
  “指甲涂上色,好看呢!
  
  还可以镶上钻,嵌上花!”
  
  胖丫头默默的看着,眼神一会在朱五的脸上,一会在谢莲儿的脸上。
  
  “五哥!”
  
  门外有人轻声呼唤,是蓝玉的声音。
  
  “我走了,一会再来看她。”
  
  如果没事,蓝玉不会来。
  
  朱五起身,和胖丫头道别。
  
  “嗯?不用,你不用来了,一会我们回府里!”
  
  胖丫头飞快的把谢莲儿的手放在被子里,站在两人中间。
  
  “有事?”
  
  出了门,朱五问道。
  
  “刘福通那边派人来拜年。”
  
  “哦!”
  
  朱五点点头,和郭子兴决裂后,刘福通那边不断示好。
  
  远交近攻,如果自己的地盘挨着他,想必他也得算计。
  
  这时,朱五发现蓝玉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咋回事?”
  
  蓝玉有点委屈,“俺姐夫揍的,说俺没护卫好五哥。”
  
  “这事和你有啥关系?错在我,没多带人!”
  
  朱五笑了笑,“回头找你姐告状去,他咋打你,让你姐咋打回来!”
  
  常遇春是妻管严,谁敢信?
  
  偏偏就是,蓝玉的姐姐,号称母老虎。
  
  “等亲卫中军整合完毕,你道军中去,你也该独当一面了。”
  
  朱五边走,边说道。
  
  蓝玉喜不自禁,在朱五身边他就是个小指使,他的愿望是像朱五其他的老兄弟那样,统领一支兵马。
  
  笑着,想起来啥,接着说道。
  
  “五哥,还有别人来给你拜年,徐~徐啥辉来着?啥天完皇上~”
  
  朱五停步,疑惑道,“徐寿辉?咱们和他也没过码,他来干啥?”
  
  江西天完皇帝徐寿辉,只闻其名,不认其人。
  
  再说,如今天完被大元追着屁股打,自顾不暇的时候,拜年?
  
  心真大!
  
  “对,就是这人!”
  
  蓝玉想起来了,“不是他亲自来的,来的是他两个手下!”
  
  “谁呀?”
  
  “陈友谅,张定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