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异星遗迹猎人 > 第五百五十五章 炽天使

第五百五十五章 炽天使

“你到底在说什么?!”柯岚有些抓狂地对小男孩喊道。
  
  不死船员会那帮家伙喜欢当谜语人就算了,为什么这个克隆体也是个谜语人?柯岚不由得怀疑,这家伙真的是由自己的克隆细胞发育而来的吗?
  
  明明自己一点也不喜欢“讲谜语”的!
  
  “躯壳!你只是一个可悲的躯壳!哈哈哈哈!”小男孩手舞足蹈了起来,甩出来的血滴还没有落在地上就已经化作了一粒粒的冰碴,他用力地仰着头,像是在哀嚎又像是在狂笑,面部的肌肉纷纷崩裂开来,露出了下面森森的白骨。
  
  “你在笑什么?什么事情那么好笑?”柯岚紧盯着胡乱挥动手臂的小男孩,继续问道。
  
  “我不是在笑,我在为你哭泣……你真的……很可怜……哈哈哈哈……”
  
  “既然你说我是‘躯壳’,那我这个‘躯壳’里装的是什么东西,你知道吗?”
  
  然而,小男孩并没有回答柯岚这个问题,而是自顾自地哼唱起了一段不知名的、走调的歌谣。
  
  他光着脚,踩在冰冷的地面上舞蹈,脚趾已经被冻成青紫色。
  
  他的身体左右摇晃,每一步似乎都要摔倒,却始终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平衡。
  
  “要动手吗?”浅野昭低声问道,他已经摆出了拔刀的姿势。
  
  “你先别靠近它……它的状态好像不太对劲……”柯岚否决了浅野昭的提议。
  
  这个小男孩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太过诡异,尽管它没有做出任何攻击性的举动,但柯岚潜意识里的危机感却在不断拔升着……
  
  终于,当这种危机感突破理智可以压制的阈值之时,柯岚还是将霰弹枪的枪口对准了小男孩,扣下了扳机。
  
  理智告诉柯岚,这个小男孩很弱,弱到随便一个成年人都可以徒手将其掐死;直觉却一直在柯岚的脑袋里大声嘶吼:杀了他!赶紧杀了他!不然一切都来不及了!
  
  对于小男孩说的那些话,柯岚是很好奇,但很想一把抓住对方问个清楚,但自从小男孩开始自残之后,他就已经无法进行正常的沟通了,柯岚更愿意相信对方说这些东西,完全就是为了勾起自己的好奇,从而拖延时间。
  
  密集的钢珠结结实实地轰在了小男孩的身上,血迹斑斑的白大褂瞬间就被撕成了碎片,而被白大褂包裹在内的瘦小躯干,同样也被轰得稀碎!
  
  舞者的身体支离破碎,诡异的舞蹈终于是停下了,但小男孩的哼唱却依旧回荡在这个大厅里,一遍遍、一遍遍地重复。
  
  “你失手了吗?”浅野昭问道,“可是我明明听到了子弹撕开肉体的声音……为什么,歌声没有停下?”
  
  这不是幻觉,浅野昭也听到了回荡在大厅里的哼唱声,柯岚深吸了一口气,忽然间,他明白了——
  
  小男孩的舞蹈、他的哼唱,都不是无意义的举动,那是一种仪式,一种类似于“圣言”一样的仪式,就像是古时候人类的祖先围着篝火跳的那种祭祀舞蹈一样。
  
  尽管舞蹈的动作滑稽又可笑,但每一个动作都具有着独特的含义……这是一种“语言”,一种用肢体表达出来的“语言”!
  
  柯岚虽然毁掉了小男孩的肉体,但他却无法打断这个仪式!
  
  就在这是,地上那滩原本应该被冻成冰坨的碎肉,却突然蠕动了起来,它们渐渐聚集到了一起,粘连到了一起,一个扭曲的人形挣扎着从中站了起来——
  
  “呯!!”
  
  柯岚又是一枪,将这个还没有完全成型的身躯再一次打碎!
  
  散碎的肉糜再次向着中心点爬去,柯岚直接将枪口对准了地面,连开数枪,可是这些血肉被打得再散,它们聚集的速度就越快,当柯岚第四次将刚刚凝成一个脑袋的克隆体给轰碎之后,所有的碎肉都从地上漂浮了起来,那些断成无数截的碎骨片转眼间就拼合成了一具完整的骨架,漂浮的碎肉纷纷附着了上去。
  
  柯岚没有继续开枪——很显然,物理攻击对这东西无效,就算他用能量护盾将这一堆烂肉全部焚烧殆尽,克隆体也能再次复活。
  
  这是仪式的一部分,如果柯岚无法终止这场仪式的话,克隆体就会无限次地复活,直到仪式完成。
  
  “仪式……必须得想办法打断他……”
  
  可是,要怎么打断?
  
  柯岚看着不远处“重生”的小男孩,他身体上下每一个部位都已经恢复如初,唯有他自己撕掉的那样脸没有重新长出来,血肉模糊的皮下组织、筋膜和一部分面骨就那样暴露在空气里,血水倒灌进眼窝,再混杂着泪水顺着肌肉和沟壑流淌下来。
  
  他继续放声歌唱,语速变得越来越快。大厅里回荡着的曲调也逐渐变得急促且刺耳起来,就仿佛是尖利的指甲划过黑板、锈迹斑斑的镲片彼此摩擦。
  
  必须得让这该死的曲子停下来……可是,柯岚刚刚才将克隆体的发声器官打成了碎肉,却压根就没有影响到大厅里回荡着的哼唱声。
  
  柯岚感觉自己就像是在身处某个游戏场景之中的角色,这个场景内一直在放着令人心烦意乱的BGM,可身为游戏角色的他,却没有办法将其关掉。
  
  他已经打碎了场景内能找到所有的音响,却依旧无法让游戏里的BGM停下来。
  
  只有在屏幕控制游戏的玩家才能打开选项菜单,关掉BGM。
  
  这是属于“棋手”的权限,而不是“棋子”的。
  
  “停下。”柯岚对小男孩说道。
  
  他用的是阿尔法文明的语言。
  
  小男孩的哼唱停顿了片刻。
  
  “停下。”柯岚再次用阿尔法文明的语言说道,只不过换成了一种充满威严的、命令式的语气。
  
  阿尔法文明的语言之中,情绪是可以被完美表达出来的,甚至都不需要语气助词和音调的变化,只要使用者想,就能将自己的情绪原原本本的传达给“听”到这句话的那个人。
  
  小男孩停了下来,他看向了柯岚,没有皮肤的脸上满是嘲弄般的笑意——尽管这个笑容看起来无比地瘆人。
  
  “你在害怕?”他说道,用的是人类的语言,汉语。
  
  “停下。”柯岚第三次说道。
  
  “你表现出来的是威胁和压迫。”小男孩后退了一步,站到了地面裂口的边缘处,“可是,我却能感受到你情绪深处的恐惧和不安。”
  
  “不要逼我使用最后的底牌。”柯岚继续用阿尔法语言说道,“来自祂的力量,足以将你,连带着这颗卵,一同毁灭。”
  
  “没有用的。”小男孩摇了摇头,他似乎是在笑,“你只是一个躯壳,一颗被操纵的‘棋子’,而我才是那个跳出棋盘的不安定因素,在祂看来,我远比你要更‘有趣’……所以,就算你呼唤了祂,祂也不会回应你的祈求。”
  
  “对于祂……你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的并不多。”小男孩又后退了一步,“但此时此刻,祂正在注视着这里……你心里的猜测没有错……正是来自祂的力量,为了重塑了这个躯壳。”
  
  小男孩抬起双臂,打量着自己苍白得近乎病态的皮肤,喃喃道:“祂赐予了我生命……为了……看一幕有趣的戏剧。”
  
  “戏剧?”
  
  “是的,戏剧……在祂无限的生命里,这是难得一见的乐趣。”小男孩将双臂举过头顶,就像是一名正在慷慨致辞的演说家一样,“就如同蒙昧时代,原始人用滑稽的舞蹈来取悦神明一样……”
  
  说着,他的身体突然后仰,落入了大厅中央的裂隙!
  
  “糟糕!”柯岚赶紧冲到了裂隙的边缘,可却还是慢了一步——应龙之卵在接触到小男孩的身躯之后,便裂开了一张“嘴”,将小男孩囫囵吞了进去。
  
  随后,整个大厅开始剧烈地摇晃了起来!
  
  “离开这里!赶紧!沿着密道回上面去!”柯岚转过头,对着浅野昭喊道。
  
  “那你怎么办?”
  
  “我还有最后的底牌!但是你在这里我用不出来!相信我!赶紧跑!”
  
  “可是它说你的底牌没有用。”
  
  “它在说谎!它只是在为融合争取时间!我们都上当了!趁现在,你赶紧离开这里,还来得及!要不然,我们都得给他陪葬!”柯岚怒吼道。
  
  “你能活着回来吗?”
  
  “我尽量!”
  
  “好。如果你死了,我会想办法给你报仇。”说完这句,浅野昭便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冲向了密道。
  
  他很信任柯岚,既然柯岚说自己留下来会成为他的阻碍,那他就离开。
  
  柯岚目送着浅野昭的身影消失在密道入口处,这才转回身来,双眼紧紧地盯着正前方的裂隙。
  
  一阵血肉撕裂的“帛帛”声从裂隙下方传来,紧接着,裂隙的边缘纷纷塌陷了下去,原本长而窄的系列,顿时变成了一个直径超过十米的大洞。
  
  “应龙之卵”缓缓地从洞中升了上来。
  
  这颗卵并没有孵化,而是变成了一种十分诡异的生物——三对长着五彩斑斓的羽毛的翅膀从卵的内部伸展了出来,其中两对翅膀包裹着应龙卵的本体,剩下的一对翅膀则是完全张开,一下一下地扇动着。
  
  这对翅膀扇动的频率很慢,站在它面前的柯岚也完全没有感受到风压……在他看来,应龙之卵之所以能飞起来,和这些翅膀并没有半毛钱关系。
  
  和那些感染了“模因”的生物一样,这三对翅膀的上面也长满了眼睛,这些眼睛都盯着柯岚,每一道视线里都包含着截然不同的情绪——愤怒、喜悦、兴奋、恐惧、悲伤、傲慢……
  
  这些如同实质般的视线像是能贯穿装甲一样,落到柯岚的身上……柯岚发现,当自己和这些眼睛对视的时候,自身的情绪竟然也会受到影响。
  
  他不得不挪开了视线,却正好对上了位于三对翅膀中间的那张脸——那张小男孩的脸。
  
  或者说,柯岚自己的脸。
  
  被撕下来的皮肤已经复原,尽管容貌和先前并没有变化,但柯岚总觉得,对方就好像是换了一张脸一样。
  
  它看向柯岚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悲悯。
  
  “真可怜啊……”它开口道。
  
  “这就是你的最终形态吗?你费尽心机拖延时间,突破冰库……就是为了变成这么一个丑东西?”柯岚反口讥讽道。
  
  “丑与美,仅仅只是人类自我意识对于看到的事物所产生的无数种反馈之一罢了……在人类历史上,每个时代对于美丑都有着不同的定义……”
  
  “这是你从那些感染者的记忆里学来的东西?”柯岚说道,“不得不说,你挺适合当一个诡辩者,扯淡的本事相当一流。”
  
  对方并没有理会柯岚的话,而是继续说道,“炽天使,这是我给自己取的新名字。”
  
  “炽天使……六翼炽天使。”柯岚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方给自己取的这个新名字,的确很贴切。
  
  炽天使撒拉弗,出自旧纪元基督教典籍《圣经·旧约》,是上帝座下诸多天使中位阶最高者……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天使往往是头顶光环、背负羽翼的俊美男女形象……但恰恰相反的是,在早期的宗教典籍里,天使这种“生物”,其在“人间界”的形态,则大多是一些不可名状的模样。
  
  上帝根据自己的模样创造了人类,但天使却并不具备同样的外形,它们是一种具有思考能力的灵体,就算需要在人前显圣,它们也不会选择人类的外貌——因为对于天使来说,这是一种对于神的亵渎。
  
  根据宗教典籍里的描述,炽天使具有六翼四首,但其中三个脑袋以及双脚都被翅膀给遮盖了起来,从人类的视角看去,就像是一颗长了三对巨大翅膀的头颅一样。
  
  对于那个年代虔诚的信徒来说,炽天使无疑是“美”的,是会让人忍不住顶礼膜拜的……而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这个造型,却不折不扣是一个“令人san值狂掉的怪物”。
  
  与之相比,柯岚反而对地狱里那些长着尾巴和山羊蹄子的魅魔更感兴趣一点。
  
  【.感谢触手剑789打赏的500起点币;感谢提笔绘倾城打赏的20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