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我怎么可能是人族老祖 > 第五十六章:蛮荒

第五十六章:蛮荒


  “诓骗于你,我有什么好处,如果不是不忍心看你一代天骄,就此陨落,我也没必要暴露此等大机缘。”
  “再说了,此事也不是绝对,倘若前辈不愿出手救你,到时候我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苏若烟语气有些清冷的说道。
  “抱歉,我确实有些心急了。”
  张青山听到苏若烟如此说道,顿时就意识到,自己的心境已经开始崩溃。
  苏若烟点点头,没有责怪张青山的意思,毕竟本位一代天骄,如此造此大难,能够是现在这个样子,已经非常不错了。
  “你先调养,到时候我带去见前辈,看他是否愿意出手救你。”
  苏若烟说完,就准备离去。
  “稍等!”
  张青山连忙叫住,追问道:“不知我等何时才能去面见前辈。”
  苏若烟停住,没有转头,直接说道:“我在大唐有些敌人,这次过去又加上你一个伤员,大概三日后吧,等将士们把兽肉全部搜集完成,跟随大军一同返回。”
  话毕,苏若烟直接离开,她还有一些事情要做,在前不久,她就已经收到沐千雪的回贴,同意与她单独见上一面。
  如果不是李二狗通知他剑子苏醒,此刻的她,恐怕已经和沐千雪见面了。
  李二狗在门外看到苏若烟离开,连忙进来问道:“如何,大小姐是否愿意帮你。”
  张青山点点头,艰难的抬起手,对阵李二狗抱拳说道:“从此以后,你我兄弟,辈子兄弟!”
  ...........
  大秦边疆,刘秀衣衫褴褛的出现,
  两日前,他带欢快的心情,从秘境出来,
  不过走了百里地界,就遇到狼兽突袭,他虽然战斗经验极少,但实力不弱,几剑下去,就将狼兽斩杀。
  然而,这只是开始,狼兽可是群居的,没过多久,几百头巨狼,就围了过来。
  自然,普通狼兽,在他看来,来多少都问题不大,
  但是,当狼王出现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大意了。
  他实力在元婴后期,而狼王的实力,大概也是相差不大,以他掌握的神通术法,如若单挑,自然是不惧的。
  但是外加数百头巨狼,这个问题,就有点大了。
  在逃过狼群追捕的时候,刘秀又入了一片灰石山中,
  这里寸草不生,巍峨的大山,一座接着一座,皆是光秃秃的,岩石之上,呈现一股灰褐色。
  四周连虫鸣鸟叫也无,万籁俱寂,到处都是散落的巨大岩石,非常荒凉且带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刘秀不敢多留,加快脚步,就像迅速逃离此处。
  “咔嚓!”
  附近的一座大山,突然传出奇怪声音,像是山体内部在崩裂,还发出一股奇怪的铁链之声。
  这等不毛之地,怎会有铁链声出现,刘秀下意识的看去,
  “砰!”
  突然间,那座大山毫无征兆,徒然崩塌,冒起一片灰褐色的雾霭,景象骇人。
  “那是.....”
  刘秀顿时瞪大了眼睛,感受到那股气息,身躯止不住的颤抖,仿若受到高位生物的压制一般。
  大山崩塌之后,地面开始龟裂,一道巨大的裂缝出现,不断的有灰褐色的烟雾冒出。
  那裂缝不断的扩开,整座大山都掉落了下去,就在这时,之前出现过的铁链声再度想起,一只巨大的灰褐色爪尖探了出来。
  在那爪尖之上,缠绕着无数巨大的铁链,黝黑的铁链上,呈现出一股淡金色,刘秀顿时就认了出来,这铁链竟然通体有黑金打造。
  黑金之珍贵,哪怕小小的几两,都能让一件法器品质大涨。
  然而眼前的铁链,何止万吨,且这还不过只是冰山一角。
  又是一阵震动,周围的数座大山连续崩塌,陷落更大的裂缝之中,伴随的铁链的响动声,巨爪完全的探出。
  这是一只巨大的兽爪,有六个指头,爪尖锋利,从上面厚厚得泥石壳可以看出,它已经被封禁了不知多么漫长的岁月。
  “蛮荒古兽!”刘秀看着眼前的兽爪,喃喃的说道,整个人呆立在原地,被蛮荒古兽的巨大兽爪所震撼,单单一个兽爪就有如此巨大,难以想象它的身体,有多么的庞大。
  雾气如海,烟尘冲天,巨大的爪子捅入天穹,奋力挣扎,像是要从地下脱困上来。
  兽爪剧烈挣动,对地面发出响彻天地的摩擦声,周围的山石受到震动,不断的崩裂,
  黑金锁链被拉得笔直,哗啦啦作响,好似下一刻就要被崩断一般。
  “咚!”
  最终,那只灰褐色的巨大兽爪无力的坠落,烟尘滔滔,缓缓滑入裂缝之中,从地面上消失。
  而后声音也止住了,雾霭渐渐退散,裂缝开始合拢,只留下一片可怕的残迹,周遭散落的巨石更多了。
  许久之后,再没有异响出现,仿若刚才的挣扎,让深埋地底的巨兽已然疲惫。
  周围再度陷入一片死寂之中,仿若刚才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刘秀陷入震撼之中,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蛮荒古兽,虽然只是一个兽爪,
  此刻他也终于清楚,为何这里寸草不生,想必大地的生机,都被困在地底的蛮荒古兽夺取了。
  这就是蛮荒,到处都是危险,到处都是可怕的生灵,难怪秘境中的长老,提起外界蛮荒,都表现出沉重警惕之色。
  再次上路的时候,他收住轻视之心,一路上小心翼翼,即便如此,在接下里的日子里,他也是血战多次,遇到诸多危险,斩杀无数凶兽。
  仅仅三日,他衣衫破碎,包裹在被强大凶兽追杀的时候,已经不知所踪,身上的衣服被鲜血染红,最终只能换下兽皮遮掩身体。
  这一路上,他血战无数,打不过就逃,此刻如同野人一般,身上满是凶禽猛兽的血,连冲洗都没有机会,因为蛮荒之中,有水源的地方凶兽更多更凶。
  他现在一路驰骋,生吃兽肉,渴饮兽血,蛮荒中太过危险,没有一点时间可以奢侈的浪费。
  终于在三日后,到达大秦边疆,看到前方的人影,此刻的他,泪水终于止不住的流下。
  在被追杀的日子里,他连哭泣的机会都没有,唯有不断的逃,才能活下来。
  远方的人影,似乎发现了他,顿时一阵长啸之声响起。
  轰隆隆,
  下一刻,数百身穿黑色玄甲的将士,骑着龙鳞马冲了过来,将他围住。
  为首的大将历声喝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为何犯我大秦边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