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我终将成为现充 > 第四十一章 我,见家长

第四十一章 我,见家长


  “差不多得了,这种事情不是现在的我们该去想的,太宰该吃饭了。”
  小野寺千花一把拉起了下北泽浩二的手,她不想继续深入这话题了,正如之前所说的,她的决心依旧不够。
  甚至不够她继续深入这个话题。
  热闹的宴会开始了,在前院之中有不少人已然入座了,可是这里不过是小弟们聚会的场景,真正的重头戏还是在房间之中,在那客厅里。
  “初次见面,我是千花的父亲,白仓雄介。”
  推来了一扇门下北泽浩二看到的是一个和蔼的老人,并没有想象之中的凶神恶煞。
  灰色和白色的头发夹杂在一起,他的脸型是方正的,若是年轻的时候他应该很有威严,可年纪上来之后他的皮肤也松弛了下来,让他柔和了不少。
  “初次见面,我是太宰仲,目前和千花……算是朋友吧。”
  下北泽浩二和白仓雄介握了握手,那厚重的老茧布满了手上,这到底是做过什么样的事情才会有这样的老茧?
  “抱歉了太宰,这一次仓促将你请过来,毕竟千花这丫头第一次的恋情,我多多少少也要把把关才行,不然实在不放心啊。”
  他仿佛只是一味邻家老人一般,只是眼前的丰盛的料理一次次提醒着下北泽浩二,对方的身份并不一般。
  生鱼片……
  下北泽浩二微微皱眉,他上辈子就谈不上多么喜欢岛国料理,其中生鱼片这玩意更是无法理解。
  他不喜欢吃生的食物。
  而这一世他家境贫寒自然也没有怎么接触过生鱼片之类的东西,可是这一会儿他终于想起来而来,自己不喜欢生鱼片。
  不过他还是稍微蘸了蘸酱汁,没有怎么咀嚼就将其吞了下去。
  “不喜欢吃的话,就吃其他的吧。”
  小野寺千花看出了下北泽浩二不喜欢吃生鱼片,随后她便用剪刀剪了一个帝王蟹的蟹腿,将其中肥美的蟹肉放在了下北泽浩二的碗里。
  “千花。”
  “别叫的这肉麻,快点吃吧。”
  小野寺千花有点不好意思,毕竟眼前之人可是自己的学生,被这样直呼其名实在是让她有点不好意思。
  而这份不好意思,在白仓雄介眼中就是自己的女儿害羞了。
  “太宰,你是这么和千花认识的?”
  酒过三巡,白仓雄介也开始了例行“查户口”,当然就算下北泽浩二不说,对方也会旁人私下去查就是了。
  “最近几天我在帮崇宫小姐做事,伯父也知道崇宫小姐现在的状态,我不免会有和千花见面的机会。”
  这个大院子虽然是小野寺千花的家,不过她现在还不能很好的面对白仓雄介,所以在大学期间就已经搬出去住了,自那之后能不回来就不回来。
  “原来如此,崇宫家和我白仓组也算是通病相连啊。”
  白仓雄介对于崇宫家的事情也有所了解,崇宫凛那丫头的闹起事来,崇宫良辅也要掉头发,一想到这里白仓雄介还瞄了一眼小野寺千花。
  “看我干什么?我怎么也不至于和凛那家伙相提并论啊。”
  显然小野寺千花绝对不承认自己已经堕落到了和崇宫凛一个水平,虽然她高中的时候是个不良少女,可是现在的她已经改邪归正成为一个教师了。
  “太宰先生没想到竟然在崇宫小姐手下做事情,想来这些日子过的并不轻松吧?”
  “哪里哪里,不过是被紧急抓了个壮丁而已,以我的能力想要和崇宫小姐建立关系,现在还是为之过早了。”
  下北泽浩二想要通过吧话题扯向崇宫凛的方式来解决天野茜的事情,更重要的是给白仓雄介一个信号,他在给崇宫凛做事。
  这不只是给自己找一个后台,更是为那场刻意设计的英雄救美做推脱。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会和岸边有过见面的机会。”
  白仓雄介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他对下北泽浩二的话有多少分析,只是继续开始“查户口”。
  “听太宰先生的口音,似乎不是千叶人吧?”
  “嗯,老家在秋田的乡下,如今留在这边已然废了不少力气了。”
  “秋田?那倒是一个好地方啊,我记得他们那里有一家富禄……”
  “富禄家吗?那确实是一家百年老店了,没想到伯父竟然连这都知道啊?”
  “哈哈,以前有几次就是去秋田度假,不过那一家的美食依旧令人记忆犹新啊。”
  ……
  随后白仓雄介又和下北泽浩二聊起了一些秋田的风土人情,下北泽浩二也是对答如流。
  而这问题的数量已经超出了寻常寒暄的量了。
  “原来如此啊,不过太宰先生为什么不在秋田本地生活呢?在那里的话也有家里人照看,生活的压力也没有千叶这边大啊。”
  “千叶的压力小,未来的前景也小不是吗?东京圈才是年轻人应该拼搏的地方。”
  “说的也是呢,毕竟小小年纪就能在崇宫地产里站稳了脚跟,这一点确实不容小觑。”
  白仓雄介收敛了笑容,他的面色开始严肃起来,转头对着小野寺千花说道:
  “千花,接下来我有点事情想要和太宰先生单独聊聊。”
  “老头子你……”
  小野寺千花自然是下意识的反对起来,可是换来的却是白仓雄介严厉的眼神。
  究竟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她的面说?
  “千花,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可是……”
  “别担心,我们可是朋友,伯父不会为难我的。”
  对于下北泽浩二的说法白仓雄介也是微微点头,毕竟眼前这个人模狗样的东西是自己女儿的朋友。
  在没有做太过火的事情之前,他自然不会喊打喊杀,只是接下来的回答如果对方不给自己一个满意的回复,那么一顿毒打是少不了。
  “我知道了,不过你要是动他,我就和你没完。”
  小野寺千花临走之前还是如此恶狠狠的对着白仓雄介说道。
  而且她也没有走太远,就在一旁的过道上待着,在这里能隐隐约约听到里面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