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御兽:主人明明很强却过分稳健 > 第二章 让妹子穿皇帝的新衣?

第二章 让妹子穿皇帝的新衣?


  何文熙,18岁,男,孤儿院一员,身高180,黄金比例,面容英俊不凡,从十岁开始一直收情书收到现在,被无数富婆所窥觊着。
  同时,他是一位尊贵的穿越者,保持着前世的记忆,来到这个御兽世界已经十八年了。
  至于世界的名字……他不知道,也不在乎。
  其他人亦是如此。
  每天想着如何活着、挣钱、喝酒、欢愉、睡觉……就足够了。
  区别是。
  何文熙没有像他们那样放弃人生。
  他对自己的人生和未来有着清晰的规划,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要做什么,该做什么。
  不去追求世界的名字,只是因为没有知晓名字的必要。
  在这里。
  每个人需要知道的常识只有那么几点。
  第一。
  这个世界被分为三个区域。
  一个是比较安全的“高墙之内”,一个是危险至极的“高墙之外”,还有一个是敌友不断转换的“其他高墙城市”。
  第二。
  无论是一般人,还是御兽师,又或者强大的御兽师。
  在危险至极的“高墙之外”,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强大的魔兽,一不小心就会丢了性命,除非你真的很强,可以正面硬刚顶级怪物的那种强。
  第三。
  比较安全的“高墙之内”,绝对不会被野生的魔兽入侵和袭击,即便是人为引诱,魔兽也会在接近高墙一定范围后自动离去。
  具体原因不详,但事实就是这样。
  第四。
  安全的“高墙之内”虽然不会被魔兽袭击,但存在更为可怕的东西,那些衣食无忧、高高在上、制定规则的统治阶层————贵族。
  小心点。
  也许你仅仅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对方一眼,小命就没了。
  第五。
  拥有一个“绝对安全”的安全区,早已霸占核心权力的那群人根本不担心自己的性命,他们也无需出墙拼命,就有的是劳力给他们源源不断地输送墙外的各种资源。
  自然。
  御兽师中的天才没想象中的那么重要。
  必要的话,统治者们会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的权力地位,牺牲那些拥有成为人类“救世主”才能的御兽师,让其为自己的“伟大利益”发光发热。
  第六。
  承接上条,拥有强大的御兽师天赋,绝对是好事。
  但若是为了前期的便利选择加入“高墙之内”的任意一股势力。
  很可能加入的第一晚,就被敌对势力的刺客扭断脖子,惨死在温床上,连自己为什么死、被谁杀的,都不清楚。
  第七。
  就算一个天才御兽师运气很好,避开了敌对刺客的袭击,在权力斗争中成功地活下来,并逐渐成长起来。
  但当他的实力过于强大,以至于威胁到统治层的贵族。
  他还是会死。
  并且死得非常非常凄惨,死后还要被安上各种各样的罪名,被万人唾弃。
  第八。
  以上关于“高墙之内”的常识,全都是何文熙自己编纂的,事实怎么样,就要看其他人的想法和理解了。
  但对何文熙来说。
  他认为。
  这里比起前世小说中所描绘的充满热血和青春的全民御兽时代,更像是一个危险、悲惨、可怖的末日时代。
  只有谨慎,谨慎,再谨慎,小心周遭的一切,才能在这个危险的御兽世界活下去。
  ……
  红玉瞪着大大的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语气也充满疑惑:“啊哈?我会在三天之内死掉?你是不是对‘神话级’和‘凤凰后裔’这两个概念有些认知错误?我亲爱的主人?”
  何文熙面无表情:“我知道,‘神话级’和‘凤凰后裔’确实非比寻常,前者代表你的成长潜力惊人,后者则代表你拥有极致的火属性能力。”
  “但是。”
  “只要有个一阶以上的水属性魔兽,无论什么天赋,都能用口水在两秒内喷死你。”
  “同理,一个二阶以上的毒属性魔兽,偷偷给你一口毒针,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会突然暴毙。”
  “还有……”
  何文熙一口气列举了十几种不同能力的魔兽,以及包含淹死、毒死、揍死、窒息死、睡死、内分泌失调死在内的各种奇怪死法,仿佛红玉没个一百来条命,根本不配在这个世界活着。
  “停停停!”
  红玉举起纤细的双手,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打断道:“照主人你这么说,我走在大街上,还可能被雷劈死,被陨石砸死,被飓风吹死?”
  何文熙冷静地述说道:“这三种死法我早就考虑过了。”
  “毕竟城内经常发生莫名其妙的战斗,其他人的高阶御兽在战斗的时候,释放雷属性技能,召唤陨石,召唤飓风,不知情的你走在附近,很可能被一个不明AOE擦死。”
  “且可能性很大。”
  听罢,红玉的嘴角忍不住抽搐。
  大你个头啊!?
  照你这么说,我多呼吸一口空气,是不是还有可能被噎死?
  仿佛知道红玉心中所想,何文熙翘起二郎腿,严肃地说道:“包括城市里的空气,若是被某些御兽用能力变成固体,你很可能会被噎死,甚至是被化为尖刀型的空气刺穿身体……”
  红玉的双眼逐渐失去光彩。
  唉!
  算了算了!
  主人你说得对,我不配活着,你把我俩之间的联系斩断吧!
  我回去重新等一个正常的召唤者!
  总行了吧?
  脑海中产生如此想法,红玉再没了炫耀的心思,便熄灭身上的天火,解除化形状态,变成一只乖巧可爱的血雀。
  见此,何文熙从椅子上跳起来,凑到红玉面前,一脸的惊喜。
  “诶?”
  “这个伪装的办法倒是挺好啊?”
  “没有火焰,没有光芒,气息平常,看起来很弱……除了红色羽毛有点鲜艳,引人注目,几乎没有缺点!”
  “而这个问题解决起来也挺简单。”
  “只需买点颜料,调配成色,搭配娴熟的彩绘画师,涂遍全身,假装成普通的麻雀就行了。”
  “唔……”
  “找画师也不安全,完事了还得想办法抹除证据,免得被有心人察觉……”
  “算了!”
  “直接把毛拔光吧!”
  “假装是只秃毛鸟,又丑又弱,别人肯定不会在意!”
  红玉:“???”
  把凤凰后裔又漂亮又高贵的红色羽毛全部拔光光?
  这跟让妹子穿皇帝的新衣有什么区别?
  羞死个人啊!
  她紧张地往后一闪:“你这丧心病狂的想法到底是从哪蹦出来的?”
  话刚说完。
  何文熙背后的地下室铁门突然被“砰”得一声撞开。
  随即,一个穿着夹克的光头青年从黑暗的地道里走出来,站在昏黄的灯光之下,背后跟着一只脑袋比成人还大的白色巨蟒,阴兮兮地吐着信子。
  他露出渗人的笑容:“何文熙……一只能化形为人的神话御兽,你不懂得珍惜和爱护,不如换我来养?”
  “我可舍不得让她那漂亮的羽毛全被拔光呢!”
  “怎么样?”
  “我这个想法你觉得如何?”
  面对如此突发的情况,何文熙依旧冷静无比,不光没有惊慌地回头,反而淡定地盯着眼前的红玉,用教导学生的口吻缓缓说道。
  “你看。”
  “这就是没有任何伪装且表现得过于显眼的人。”
  “他马上就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