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御兽:主人明明很强却过分稳健 > 第六章 看得我要流口水了

第六章 看得我要流口水了


  经过一番折腾,何文熙确定了红玉人形态的身份和名字,是他一个不便以真面目示人的朋友,名为“小黑”。
  黑色的摩托车头盔,黑色的连体工作服,名字叫小黑。
  没毛病。
  唯一觉得有意见的就是红玉本人,一身黑丑的要死就算了,现在连名字都取得那么随意,简直不把她当人看。
  呃……好像她本来就不是人?
  那也不行!
  作为神话级的御兽一点牌面没有不说,居然还要像那只绿毛毛虫一样,取个这么烂大街的名字,太影响她高贵的身份了!
  再怎么也要取个帅气点的名字吧?
  比如黑凤凰啥的……
  但是,何文熙才不管她那心里的小纠结,一切公事公办,怎么稳妥怎么来。
  两人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到大街上。
  别说。
  何文熙这套操作确实有效。
  街上行走的路人最多是带着奇怪的目光扫一眼红玉,就专注忙自己的事情去,根本不像看到漂亮妹纸一样,眼睛都恨不得扣下来安到对方身上。
  反倒是身材高挑,外表英俊的何文熙,一路引得其他妹子频频回头。
  还有些春心荡漾的少女羞羞涩涩地跑上来要联系方式。
  这一幕看得红玉咬牙切齿。
  什么嘛?
  只许自己去吊可爱的小妹妹?
  我就得打扮成拥有怪癖的奇怪摩托车手大叔?
  不过,当两人绕过几个街区,走到一个无人小巷的时候,何文熙突然把早就准备好的摩托车头盔拿了出来,戴到了头上。
  红玉一时反应不及:“?”
  何文熙解释道:“刚才是我从小生活的区域,有常驻的‘眼睛’会观察住户,我要是伪装着出门,他们很可能会对我起疑心。”
  “现在出了那片区域,没有人跟着我们,就可以进行伪装了。”
  “不会被注意到。”
  红玉没明白意思:“什么啊?”
  何文熙指了指小巷外面的街道上方,又左右甩了甩手,详细地说道:“那些高层的楼房中,有贵族买通的观察者,名为‘眼睛’,会观察自己街道上长久居住的居民,看对方是否觉醒成新的御兽师,以及是否有异常举动。”
  “你这种随时流动的外街人怎么样都无所谓。”
  “但我这种老熟人,一旦被发现行为有异动,立马就会被观察者‘眼睛’汇报上去,进而派人来调查我的一举一动。”
  红玉紧张起来:“你是说有人在四处进行监视?”
  何文熙点点头:“嗯,墙内的贵族害怕有反抗者,或者有外来势力,就对每个街区都暗中进行监视,连一些小孩子都保持着警戒。”
  “不过大部分人不知道这件事。”
  “你也别表现得太明显。”
  “自然一点,双眼只看路,不要老是去寻找那些‘眼睛’,很容易被他们盯上。”
  说着,何文熙又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拿出那套又丑又土的橙色工作服,脱下自己穿着的白色衬衫和蓝色牛仔裤,露出那性感的六块腹肌,再将橙色工作服套到身上。
  红玉倒吸一口冷气:“sexy!?”
  哇!!!
  看得我要流口水了!!!
  等等,稳住稳住,保持矜持,保持高冷……
  而后,穿得和红玉一模一样,何文熙整理了下衣服的褶皱,扶正摩托车头盔,便冷声说道:“走吧。”
  红玉忍不住吐槽:“我怎么觉得咱们穿成这样更加吸引人的注意力?”
  何文熙摇头:“不会,墙内穿着奇装异服的人多了去了,旁人没空来关心这些,只会对美女产生兴趣,尤其是看起来很好下手的软柿子。”
  红玉两眼放光:“你说我是美女?”
  何文熙淡然地回道:“勉强算吧!”
  红玉:“……”
  她侧过脸暗自赌气:“哼,我现在怀疑这家伙不光脑子有问题,就连欣赏水平也有问题……我不是大美女?我不是还能有谁是?难道你女装还能比我更好看?”
  就这样,两个人顶着一身奇怪的黑色套装,大摇大摆地穿过几个街区,来到了一座名为“老爹酒吧”的店里。
  此时,正值烈日,酒吧里没有什么客人,只有吧台上独自擦着透明酒杯的眼镜仔服务生,穿着红白相间的衬衫和小西装。
  必须等到晚上,夜幕降临,其他人从墙外回来,一天的工作结束,才会来这地方潇洒地喝酒买醉。
  到时候就热闹了。
  何文熙径直走到吧台前,看了一眼正在擦杯子的眼镜仔服务员,拿出一枚徽章,甩到桌子上。
  眼镜仔头也不抬地问道:“要什么?”
  何文熙的脑袋闷在摩托车头盔里,不需要任何伪装,发出来的声音就显得很深沉:“工作。”
  眼镜仔抬起头,推了推厚重的镜片:“要快的还是慢的?”
  何文熙低声说道:“快的。”
  眼镜仔侧过头,打量何文熙,两眼之间的镜片闪闪发光,透露出一丝神秘:“去墙外?”
  何文熙询问道:“墙内没有嘛?”
  眼镜仔缓缓解释道:“没有……昨夜天空异象,貌似是有神话级御兽出现了,现在城内的工作都停下了,每个工作者都被派去调查这件事。”
  “墙外的事情过于重要,不能停,所以现在只有外部工作。”
  “你做不做?”
  听罢,何文熙收起那枚徽章,遮挡在头盔下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眉头也紧紧皱起。
  天生异象?
  昨晚?
  但他的语气却依旧平淡:“做,给我任务表吧!”
  眼镜仔弯腰从吧台柜子里拿出一份表格,甩到何文熙的面前,冷冷地提醒道:“最近墙外也不安生,不要为了多赚点钱,跑出安全区域,到时候钱没挣到,人还没了。”
  何文熙收起表格,做了个感谢的手势,低声道:“谢谢提醒。”
  ……
  走出酒吧。
  带着摩托车头盔的红玉侧头问道:“所以墨迹了半天我们还是要去墙外?”
  何文熙双手捧着任务表,从上到下仔细看了一遍,低声回道:“去墙外到没什么关系,麻烦的是昨晚召唤你时产生的天空异象,这可能会让我们陷入困境……”
  红玉忽然兴奋起来:“哎呀?”
  “看来你不知道啊?”
  “咱这种神话级御兽降临的时候确实会有异象,但那是全世界都会产生异象,其他人根本无法确认,我这凤凰的后裔到底身处何处。”
  “他们绝对不会顺着异象找到我们滴~”
  何文熙语气一松:“你说真的?”
  “当然啦!”
  红玉昂起头,挺起胸,一脸得意,却被摩托车头盔和黑色工作服遮挡得严严实实。
  她的嘴角扬起邪恶的笑容:“啧啧,虽然你是我的召唤者,算我的主人,但看来你要学的东西还挺多的嘛?”
  “没关系~”
  “我可以慢慢教你呢~”
  “……”
  何文熙没理突然找回面子,开始变得“嚣张跋扈”的红玉,只是用手摸了摸衣领,默默思考,总结出几个要点。
  第一,召唤出神话级御兽,会产生天空异象,并且墙内的贵族高层知道这么件事。
  第二,异象是全球性的,并非只出现在御兽降临的上空,贵族高层很可能也知道这件事,或者不知道。
  第三,红玉可能记错了,异象只会在诞生地出现,范围很小,自己极有可能暴露。
  第四,不管红玉的记忆有没有出错,至少现在贵族们还没找到她的下落,也没查到我的头上,自己暂时还是安全的。
  第五,那个突然“消失”的光头青年或许会带来麻烦……毕竟有神话级御兽降临,墙内的各个势力会变得非常活跃,任何的风草吹动,都会花费比平常更多的精力来进行“检查”,没准就会因此查到光头青年的死因,进而发现红玉的存在。
  第六,光头青年单独盯了自己大半个月,自己也同样盯了他大半个月,为了稳妥地反杀对方,我早做好了猎杀和收尾的计划,确保不会被任何人怀疑到自己头上。
  第七,承接上条,光头青年“消失”所带来的麻烦可以排除,现在只需要弄清楚天空异象到底是区域性还是全球性,才可以进行下一步“伪装”工作。
  第八,红玉这只御兽还真是个麻烦制造机,有点后悔契约她了……
  红玉:“?”
  “呃?”
  “为什么我突然有种很不爽的感觉?”
  “什么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