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御兽:主人明明很强却过分稳健 > 第九章 算了,我累了,世界毁灭吧

第九章 算了,我累了,世界毁灭吧


  带着黑不溜秋的红玉,何文熙穿梭在外城的街道上,这里来来往往着不少人,全都是没有御兽天赋的打工人。
  比起内城的繁华,这里显得有点脏乱,看起来就像是贫穷年代的贫民窟,各种小平房挤兑在一起,垃圾遍地都是,还充斥着小贩的呼喊和噪音。
  何文熙掏出任务表:“第一个工作,去东边的小食街收钱,总共十三家店,每家都要交这个月的供金。”
  红玉问号脸:“收租?”
  何文熙微微点头:“差不多。”
  红玉疑惑道:“这种简单的事情为什么不自己来?”
  何文熙摇头:“不方便,墙内的势力错综复杂,这些店交的钱都是不方便公布的‘黑钱’,一旦那些涉事的贵族亲自来取,立刻就会被其他贵族逮到把柄,然后进行针对和控告。”
  “所以。”
  “我们这些内城的工作者。”
  “就成了替他们收钱的跑腿者,事成之后,收取百分之一的佣金,并且不会惹上任何麻烦。”
  红玉好奇地瞪着大眼睛:“那这岂不是捡钱?”
  何文熙缓缓说道:“差不多,但这个来钱太慢了,还花费时间……”
  “所以,别的工作者大部分都是御兽师,他们看不上这种活儿。”
  “宁愿出外城,在荒野上打猎魔兽。“
  “随便打死几只,带着尸体回来卖,都比这个赚的钱多。”
  红玉站在肩膀上,抖动羽毛,下意识地问道:“你不也是御兽师?”
  何文熙瞥了她一眼:“请你记住。”
  “我从昨晚开始才成的御兽师。”
  “以前可不是。”
  红玉:“……”
  至于吗?
  现在咱俩在用心灵感应交流!
  还需讲假话?
  何文熙不动声色:“至于,保持警惕,说不准我们的心灵感应正被其他人窃听着。”
  红玉:“……”
  靠,我觉得你这不叫谨慎,你这叫有病啊!?
  何文熙没理红玉的吐槽,只是继续翻看任务表,说道:“至于工作者……你可以理解为佣兵,只要给足好处,什么事都可以做。”
  “按照酒吧的规矩,工作者必须是御兽师,这样才能应付很多的特殊情况。”
  “但也有像我这样的‘暂时性普通人’,或者说未成年人也行,拥有成为御兽师的可能性,早早培养也不亏。”
  “即使最后没资格成为御兽师。”
  “还可以拿来当跑腿小弟,收黑钱,或者去做御兽师们看不上的其他小任务,当个工具人。”
  红玉忽然露出不解的表情:“诶?”
  “等等!”
  “你昨晚不是跟我说,在这个危险的世界,不加入任何势力才是上上策吗?”
  “怎么现在又成了酒吧工具人了?”
  何文熙目光直视前方的人群:“第六条,我说的是,不能加入墙内的任何势力,成为贵族的部下……这工作者可不算墙内势力,并且也没有站队,属于中立阵营。”
  “我即便立马选择退出。”
  “也不会有人来在意我这么个小角色的去向。”
  红玉摇晃着小脑袋:“行行行,别解释了,我懂了,反正墙内的贵族势力千万别接触,更不要去招惹,对吧?”
  何文熙面无表情:“看来你的智商不算低。”
  红玉皱起眉头:“呃……你这到底是在夸我呢?还是在损我呢?”
  听罢,何文熙瞥了一眼肩膀上蹲着的小黑鸟,眼神淡然,最后冷冷说道:“夸奖。”
  红玉:“……”
  得!
  我确定了!
  你丫的肯定在损我!
  请不要小瞧一只神话级凤凰后裔的智商好嘛!?
  话语间,何文熙来到“收租”的街道,他一家一户进门,拿出徽章,什么话也没说,商家们就主动把供金交给他。
  红玉悄悄问道:“这……什么话都不说,直接拿钱,他们就不怕被人骗吗?”
  何文熙回道:“那枚徽章就是最有力的证明,要是有人胆敢冒充工作者,除非逃出城,不然两天就给你揪出来。”
  红玉惊讶:“抓人这么效率?”
  何文熙说道:“嗯,在这里,御兽师的手段千奇八怪,想要找一个特征明显的人,并非难事。”
  “所以我才让你小心点。”
  “什么时候都要保持伪装,不可掉以轻心,免得中了招。”
  红玉无奈地叹气:“好好好,我是又黑又丑的初级御兽,你是萌新御兽师,我们俩是这座城市最没用的组合,行了吧?”
  何文熙默默点头:“这样就对了。”
  “……”
  听罢,红玉一脸生无可恋,这都什么跟什么嘛?
  我一神话级的御兽,不光不能炫耀,反而要扮演最低级的普通御兽,主人也是个被害妄想症晚期患者,连呼吸都觉得是件危险至极的事?
  感觉这日子没法过了!
  收完店铺的供金,何文熙掏出一本笔记本,把每一笔钱都记下来,防止有商店耍诈。
  然后他带着钱,走出小食街,缓缓说道:“按照流程,现在应该要回内城,把钱分别上交给几个贵族的手下,同时进行审核统计,看有没有出错啥的。”
  “算上赶路的时间,统计费用查漏补缺的时间,大概花费半天。”
  “不过,还有个更划算的方法,就是先去做其他任务,等全部搞定了,第二天再回内城提交供金。”
  “这样的好处是节省时间挣钱多。”
  “坏处是容易出问题。”
  “外城和内城都鱼龙混杂,有些人专门干小偷小摸和抢劫的勾当,你身上揣着钱,兴许第二天人就蒸发了。”
  “而且他们的手段颇多,能够屏蔽追查,最后就算抢劫没伤你的性命,钱丢掉的责任还是要你承担。”
  “尤其是去到危险的荒野上。“
  “随便伪装一下,就成了你不小心遇到魔兽,被对方吃到了肚子里,根本没法找人说理。”
  红玉叹气道:“唉,按照你的节奏,现在肯定是回内城交任务,对不对?”
  何文熙用淡淡的口气进行否认:“非也,别人能抢我,我亦然能去抢别人,这样的来钱速度比做任务快多了。”
  红玉:“???”
  何文熙说道:“简单来理解,就是黑吃黑,谁盯上我,我就抢谁。”
  红玉无法理解地问道:“大哥……这时候你就不慎重了?”
  何文熙缓缓说道:“敢干这种勾当的人,大部分都被驱逐到了荒野,又偷偷潜回外城,属于违规人员。”
  “就算死在野外,或者死在外城,也没多少人会在意。”
  “他们是个很好的猎物。”
  “况且,这次我逃走了,下次他们会继续盯我,迟早双方会碰上。”
  “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红玉的眼神逐渐失去光彩:“所以,你打算直接带着钱去勾引他们出手,再反手干掉他们?”
  何文熙摇头:“当然不是,反抢劫的危险性也有不少,必须慎重考虑,详细计划,才能做到杀人于无形。”
  “不能留下任何的把柄。”
  “自然,我不会故意把钱漏出来,惹人怀疑。”
  “而是把钱藏得严严实实,看有没有‘聪明’的家伙发现,主动找我的麻烦……”
  红玉忍不住吐槽:“好吧,我终于知道了,你反杀那个光头的时候为什么那么顺手了。”
  “你肯定是经常黑吃黑的老手……”
  何文熙看了她一眼,眼神平淡:“你很反感我这种做法吗?”
  “我不会去主动抢劫任何人,也不会主动去伤害任何人,但对于那些犯罪者,我会想尽办法榨干他们身上的每一个价值。”
  “他们早晚都是死。”
  “不如死在我手上,成为我变强的源泉。”
  “抱着这种想法,才能在这个鬼一样的地方,长久地活下去。”
  “你要是觉得我不适合做你的主人。”
  “可以选择解除御兽契约。”
  “我会尊重你的意愿。”
  红玉摇头道:“没有,弱肉强食,物竞天择,我很清楚这个道理,你做的并没有错……”
  何文熙:“很好,看来在这件事上,我们至少达成了一致。”
  红玉忍不住问道:“你说的不一致难道是指我没有像你一样谨慎行事的觉悟?”
  何文熙摇头:“不,我说的是,黑色的羽毛挺好看的,但你却觉得红色更好看。”
  红玉:“……”
  唉,算了,我累了,世界毁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