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御兽:主人明明很强却过分稳健 > 第十章 这家伙真是越来越神秘了

第十章 这家伙真是越来越神秘了


  接着,何文熙在北边的外城转了几圈,将所有“安全区域”的任务完成,并给任务表分别打上勾。
  红玉老实地蹲在他的肩膀上:“现在出城吗?”
  何文熙点头:“出。”
  红玉悄悄往四周望了一圈:“有没有聪明蛋盯上我们?”
  何文熙很确定地说道:“没有。”
  “估计是被你吓到了。”
  “以为我是什么很强大的御兽师。”
  “明明有几个人注意到我的身份和任务了,脸上的表情雀雀欲试,却在看到你后,立马转过头……”
  红玉的尾巴不自觉地翘了起来,心中涌起一股迷之自信:“哎呀,这么说,我强大的气质没办法被这黑色羽毛所遮盖?”
  “哎~”
  “谁叫我是神话级的凤凰后裔呢~”
  “那天生的气质挡不住啊~”
  何文熙摸着下巴思考道:“看来你现在的伪装还不够彻底。”
  “果然还是把毛全剃了比较好。”
  “你觉得呢?”
  红玉:“……”
  忽然,何文熙抓起她,像是拎小鸡似的把她放到口袋里,说道:“这样吧,你先藏我口袋里,不要站肩膀上,太显眼了。”
  “兴许其他人不是觉得你强。”
  “而是以为我是御兽师,拥有更强大的本命御兽。”
  “不太敢冒险。”
  突遭袭击,红玉缩在口袋里,双翅抱胸,语气愤愤:“喂,好歹我是凤凰的后裔,你这样随随便便提拎我,很让人不爽诶?”
  “不会直接跟我说,让我自己主动进来吗?”
  “我又不是没手没脚?”
  何文熙解释道:“这样显得你比较呆。”
  “要是有人正在观察我们,就会觉得你和我好欺负,兴许就会找上门来。”
  “你看。”
  “那边的三个家伙开始注意我了。”
  红玉趴在口袋里,撅着小嘴,赌气道:“看不见,你这口袋不透光,正好我也是个呆瓜,没任何用。”
  “你当我不存在就行。”
  何文熙没理红玉的抱怨,只是用心灵感应分析道:“这三个人没注意到我背后装满钱币的背包,只是看我把你收到口袋里,像是个菜鸟御兽师。”
  “他们估计是盯上你了。”
  “御兽始终是御兽,无论什么成色,都能卖不少钱,值得为此冒险。”
  “不出意外……等我出城,他们一定会尾随我,观察情况,确认我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新御兽师之后,再进行抢劫。”
  红玉站在口袋里,悄悄探出个小脑袋,扫了一眼何文熙所在的街道对面,发现确实有三个鬼头鬼脑的人在悄悄打量自己的主人。
  她小声问道:“你这算不算钓鱼执法?”
  何文熙不为所动:“算,也属于为社会铲除垃圾。”
  “想想看。”
  “要是我们真的是没见过世面的普通御兽师。”
  “被这么三个人盯上,偷袭打晕,我被杀,你被卖,最后成为其他御兽口腹的食物。”
  “你觉得我该不该钓他们?”
  “……”
  红玉重新缩头回到口袋里,收起翅膀,眼神深邃,没有说话。
  何文熙也不为难她:“行了,做好准备,我们要进行首次战斗了。”
  “到时候我会给你详细的指令。”
  “你照着做就行。”
  说着,何文熙抖了抖装满钱币的背包,径直往外城的城门走去,脑袋上顶着怪异的摩托车头盔,身上则穿着土里土气的橘色工作服。
  三个人互相使了个眼色,便四下散开,尾随在何文熙的背后,一起出了城。
  就在这时。
  隐藏在人群中的一个穿着棕色皮衣,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望着散开的三人背影,忽然露出微笑:“呵呵!忍不住了?还真是幸运啊!”
  这一幕瞬间就被何文熙察觉了。
  嗯?
  外城守备队?
  他立刻用心灵感应告知红玉:“计划有变,这三个人放弃猎杀,你保持刚才的状态,尽量表现得呆一点,不要露出什么马脚。”
  红玉疑惑道:“咋了?”
  何文熙保持淡定地说道:“这三个人应该是从荒野潜入的危险份子,刚刚被外城守备队的便衣盯上了,现在对方就跟在三人的后面,严密地注视着三人的一举一动。”
  “要是我们出手。”
  “也会被那个外城守备队的御兽师发现。”
  “到时候指不定惹上什么麻烦。”
  嗯!?
  红玉直接傻眼了:“外城守备队?跟在后面?你头都没转咋看到的?”
  顿了顿,她反应过来:“等等……难道说,你还召唤了其他御兽,在监视周围的动向?”
  见鬼!
  什么时候?
  他究竟是怎么召唤的其他御兽?
  为什么我一点都没察觉?
  对哦……
  昨晚和大白蟒战斗的时候,我也没察觉到任何能量波动,就出现了至少三只御兽……
  甚至其中两个连它们的影子都没看到……
  对此,何文熙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但从他淡然的表情里可以看出,红玉的猜测十有八九就是真的。
  何文熙确实还召唤了‘隐身’的御兽,并且在严密地监视着四周。
  这家伙……
  真是越来越神秘了……
  而后,何文熙保持冷静,继续像没事人似的往城外走,背后三人鬼鬼祟祟地进行跟踪,更后面还跟着一个穿着皮衣的墨镜男。
  直到城外的一处偏僻旮沓。
  何文熙按照任务表上的指示,把某人埋在泥土里的木盒子挖出来,取出一个需要带进内城的小型石头雕像。
  然后他将小石头雕像塞进满当当的背包。
  完成了最后一个“简单”任务。
  终于。
  三个人安耐不住心中的犯罪冲突,直接围上来,掏出怀里的砍刀,身上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气息。
  武者!
  全都是一阶的武者!
  何文熙瞬间演技大飙,护住背包,紧张地望着三人,用略显慌张的声音问道:“你们要干嘛!?”
  三个人果然没发现何文熙背包里的钱,只是充满欲望地看着何文熙的口袋,大声喊道:“呵,小子,算你倒霉,这地方可没人会来,你老老实实把口袋里的御**给我们,我们饶你一条命!”
  何文熙强装镇定:“你们敢?明知道我是御兽师,还来找我的麻烦?”
  领头的那个大汉哈哈大笑:“哈哈哈,区区一个刚觉醒不久的菜鸟御兽师,连开御兽空间都不知道,你跟劳资在这装大尾巴狼?”
  “更何况!”
  “你要真是厉害的御兽师,需要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完成那种根本不会有人接的低级任务?”
  听罢,何文熙颤抖着身躯,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面部虽然被摩托车头盔严实地遮挡住,但他还是很敬业地露出一副“底细被识破”的害怕感。
  这一幕无疑让三人的信心大增。
  他们确信。
  这次真的是碰到了一个菜鸟到不能再菜鸟的工作者了。
  却没想到,表面慌得一批,内心淡定无比的何文熙,正在给口袋里的红玉下指令:“红玉,接下来,我会把你从口袋里拿出来,假装要反抗眼前的三人。”
  “你记住,保持呆呆的表情,假装智商不高,连主动保护主人的基本意识都没有。”
  “我让你使用喷火。”
  “你就放出一团威力最小的火焰。”
  “一定要威力小,视觉冲击小,仿佛打火机点烟一样,对人毫无威胁。”
  “记住没?”
  红玉生无可恋地应声:“知道啦,反正我装得越菜越好,不要让那个暗中注视的外城守备队注意到我……真是的,你这演技当什么御兽师啊,去拍电影妥妥的拿奥斯卡呢!”
  “可怜我这貌美如花的强力神话御兽啊!”
  “非得陪着你一起当玩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