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御兽:主人明明很强却过分稳健 > 第十八章 能活下来的人都是经历了残酷筛选的

第十八章 能活下来的人都是经历了残酷筛选的


  作为生活在内城十八年的老油条,何文熙很清楚,能在这鬼地方当上守备队便衣的御兽师,意识和眼神到底有多精。
  旁人一点小小的细节,在正常人眼里都很正常,不会多想。
  但要是被他们看到,那就跟发现苹果落地的牛顿一样,绝对会往深想至少五层,进而挖掘出平凡表象下的不平凡。
  否则他们怎么逮那些潜入外城和内城的荒野危险份子?
  又怎么能在这混乱的地方活这么久?
  安稳成长起来?
  没有两把刷子,没有足够的观察力,普通的御兽师不可能活下去,更不可能从那么多的御兽师中脱颖而出,成为安全又滋润的城市守备队。
  自然。
  红玉那仅仅只有一瞬间的细节失误。
  会被对方发现。
  关键是,这家伙还很鸡贼的没有当面表现出来,反而故意用前辈的语气和自己搭话,并“善意”地给出提醒。
  以此来麻痹自己的判断。
  然后。
  等到白天过去。
  自己放松警惕,陷入沉睡,再依靠御兽灰狼的敏锐嗅觉,追踪自己的足迹气味,寻找到自己的住处,偷偷干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这也是何文熙不断教导红玉保持警惕的原因所在。
  末日之中。
  能活下来的人都是经历了残酷筛选的。
  他们没人是笨蛋,也没人是省油的灯,若是不小心点,防备着那群人,只怕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同样的。
  高墙之外的生存斗争更加激烈。
  那些魔兽和荒野势力每天都活在生与死的间隙当中。
  它们比城内的人更加狡诈,更加懂得隐藏自己,也知道该如何阴人,才能把对方瞬间整死。
  就好像哥布林杀手当中的那群哥布林一样。
  即便自身硬实力不行。
  也总能找到一些邪门歪道的办法来干碎那些冒险者。
  那个女主第一波的倒霉女队友不就是这样被哥布林们开了后门么……
  总而言之。
  这个世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何文熙的谨慎程度虽然已经超越了正常人的范畴,看起来怪怪的,但从实际情况来考虑,其实都是有备无患的提前准备罢了。
  当然。
  这只是他个人的想法。
  其他人怎么想,有没有觉得他奇葩,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
  解决掉第五波的自爆乌鸦,红玉依旧没受伤,只是感到有些疲劳。
  看样子是运动量过大,火焰释放过度,身体内的精力消耗一空,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还好。
  这次的副本怪物只有五波就结束了。
  她可以下班了。
  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儿,见没有新的敌人出现,红玉便降落到地上,询问道:“结束了吗?”
  何文熙点点头:“嗯,结束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红玉长舒一口气:“太好了。”
  何文熙:“……”
  他没有说墨镜男的事情,也没有提醒红玉,她白天的失误引来了一个巨大的威胁,需要自己花费大量的精力进行处理。
  就像他没有说。
  自己究竟是如何瞒过“眼睛”。
  假装自己安分地回到家,而不是大晚上在伸手不见五指的街道上溜达,跑到这荒无人烟的工业区……
  当然,红玉失误这件事很重要,肯定需要批评和纠正,以防未来再犯。
  但不是现在。
  眼下。
  赶紧处理掉麻烦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乎,何文熙暗中下令,让那只神秘御兽跟在张云的身后,摸清楚他追踪自己的真实想法。
  再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是直接“正当防卫”,还是先当“无事发生”,等准备充分了再考虑“斩草除根”。
  “主人……他到门口了。”
  “盯着。”
  “是……主人!”
  此时,一脸dio样的张云仍旧没发现,自己背后跟着一个如同幽灵的可怕存在,正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的脖颈。
  他来到何文熙和红玉进入秘密基地的墙壁面前,奇怪地环顾四周,又看了一眼同样懵逼的灰木。
  “他的气味在这消失了?”
  “嗷呜!”
  张云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难道我被发现了?”
  “不应该啊?”
  “明明我在白天装得那么像和蔼可亲的前辈!”
  “还好心好意地提醒他不要在外面浪!”
  “怎么会怀疑我呢?”
  张云的这些话,声音不大,但是却被身处高楼天台的神秘御兽听得一清二楚。
  就好像整个街道都布满了它的耳目,什么动静都瞒不住它。
  与此同时。
  何文熙也收到了神秘御兽的复述。
  “主人……他刚刚说……他的气味在这消失了,难道我被发现了,不应该啊,明明我在白天装得那么像和蔼可亲的前辈,还好心好意地提醒他不要在外面浪,怎么会怀疑我呢。”
  呵!
  没错了!
  这家伙一定发现了红玉的非凡之处!
  他今晚就是奔着红玉来的!
  不用说,为了彻底摒除麻烦,这个墨镜男无论是什么来路,背后有着什么错综复杂的贵族背景,自己都必须将其尽快解决掉。
  否则。
  他一旦没死。
  未来极有可能反手整死自己。
  但是,鉴于这家伙的守备队身份,受到中心城贵族的重视,自己肯定不能直接出手,留下被人发现的巨大细节漏洞。
  必须像捕猎一样。
  悄悄观察,设下陷阱,耐心引诱,等把他骗到了稳妥的隐秘地方,再以雷霆手段除之,消除一切痕迹。
  杀人不留痕,这才是精华所在。
  想罢。
  何文熙开始进行分析。
  从白天两人在城外分开的时候,自己就派御兽去跟踪观察墨镜男了。
  这期间,对方没有任何的异常,也没有和任何人讨论自己,只是很卖力地在外城和荒野上晃荡,寻找有可能扰乱治安的危险分子。
  直到夜幕降临。
  其他外城守备队的成员来顶他的班。
  这家伙才开始暴露自己的私心,放出那头嗅觉灵敏的灰狼御兽,从外城一路追踪气味到内城,然后一直追踪到何文熙的秘密基地门口。
  也就是说。
  墨镜男发现了红玉的不凡,知道它不是一般的御兽,却没着急通报给上司和贵族,也没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
  而是像那个光头青年一样,抱着黑吃黑,全独吞的想法。
  孤身一人来到这里。
  呵!
  贪心?
  想全都要?
  你的路走窄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