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御兽:主人明明很强却过分稳健 > 第二十四章 调查者

第二十四章 调查者


  就在何文熙乘坐飞天鲸去第四区的时候,第一区正有个人站在张云被害的街道上,冷漠地注视着地面上还未消散的血迹。
  她戴着白色的帽兜,面容清秀,身上的白色卫衣风格颇为复古,看起来就好像是那群追求自由的刺客组织成员。
  “血迹很集中……”
  “代表这场战斗的持续时间不长,范围也不大,仅仅是这一块……”
  “而且张云全程没有反抗……”
  “也就是说,这群不过二阶的武者,并非正面打败张云……”
  “而是因为那莫名其妙的一跤,把他骑乘的御兽摔成了半残,张云也被摔晕,才被对方捡了漏……”
  女人半蹲到地上,用指尖摸了摸干燥的地面,仔细闻了闻。
  “没有魔法和陷阱的味道……”
  “看起来像是自然绊倒,但一只三阶1星的御兽,本身还是拥有动态视觉的速度型御兽,不可能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是那群武者的特殊手段吗?”
  “但是一群二阶武者……怎么会拥有如此隐蔽的手段?”
  “神不知鬼不觉,让一头三阶1星且作战经验丰富的御兽摔倒?”
  “还陷入了难以作战的无力状态?”
  “而且。”
  “从地面上遗留的痕迹来看。”
  “那群武者的步伐凌乱且慌张,尤其是在张云御兽翻车的后面一截,有着明显躲避对方的迹象,这代表他们也没预料到张云的御兽会摔倒。”
  “不然背后就是陷阱,他们干嘛要堵在这里,故意分散开,假装放张云路过岂不是更好?”
  “那样还能确保张云百分百从这个地方进行逃窜。”
  “再加上他们并非埋伏,而是跟踪,无法确认张云的目的地,这件事极有可能不是他们干的……”
  “最关键的是……”
  “张云为什么在半夜来到这个偏僻无人的地方?”
  “他究竟是想干什么?”
  “嗯。”
  “很多疑点。”
  “需要进行深度调查。”
  想着,女人缓缓站起来,再从腰间掏出一个小本子,并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只黑笔,唰唰唰地将这些分析记录到上面。
  然后。
  她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周围的建筑。
  尤其是那座承载着秘密基地入口的黑色墙壁。
  这是何文熙的味道中断的地方。
  也是张云徘徊次数最多的地段,地上的痕迹极其明显,代表他死前非常重视这个位置,不断地在此来回踱步。
  这座墙……有问题?
  思考后,女人仔细地研究了下那面墙壁,却什么东西都没发现,完全感知不到隐藏在上面的空间通道。
  嗯……
  应该不是墙的问题……
  结合之前的蛛丝马迹,张云似乎是在追踪什么生物,才会来到这里,只是中途被对方发现了他的想法。
  所以对方动用了某些手段,使得味道在这个地方中断,张云便失去了目标,只能在这里不断徘徊寻找线索。
  直到那群武者出现。
  那个被追踪的家伙立马重新出现。
  借助那群武者的“帮助”,暗中出招,逼迫奔跑的张云摔倒,进而被那群完全不是他对手的武者干掉……
  对!
  就是这样!
  案发现场当时并非只有十四个人,而是十五人,并且最后一人身份很特别,才会被身为外城守备队的张云追踪!
  为了不暴露自己,便来了一手借刀杀人,或者故意喊来那群武者当吸引注意力的炮灰,掩护自己的身份,再把张云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
  这样就可以继续伪装自己的身份潜伏在内城当中!
  那么?
  他究竟是谁?
  城内的反贵族势力,还是荒野渗透进来的间谍,又或者干黑事的帮派组织成员?
  而且,既然发现这个人不对劲,张云为何不先把事情通报给上层?
  反而自己一个人进行追踪,主动陷入危险当中呢?
  难道是有别的什么阴谋?
  和最近荒野上的那群生面孔有关系?
  又或者?
  只是单纯的黑吃黑行为?
  想着,女人的眉头皱了起来,她撩起白色的帽兜,看了一眼北方的高墙,喃喃自语道:“看来只有抓住那群武者才能获得下一个线索了。”
  就在这时。
  女人身上的电话响起。
  别怀疑,虽然墙外不安全,但内城和中心城很安全,自然会拥有信号塔,可以在墙内使用手机,方便众人进行联系。
  只是手机的获取方式并不简单。
  大部分人拿来也没用。
  才会很少见。
  女人接通电话:“舅舅?”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厚重的声音:“叶子,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去调查中心城的贵族跳楼事件?”
  叶子说道:“舅舅,张云的死有些蹊跷,我怀疑当时案发现场不止十四个人,而是有第十五人存在,并且他被绊倒也是……”
  还没说完,电话里的男人便出声打断道:“管他有没有第十五个人,这件事已经结案了,上头的气也消掉了。”
  “你就别节外生枝追查这件麻烦事了。”
  “赶紧去调查那个跳楼的贵族。”
  “那才是最重要的。”
  叶子犹豫地说道:“可是,舅舅,这件事不简单,我怀疑和墙外的生面孔有关,搞不好是他们的间谍渗透进了我们的城市……”
  男人继续语重心长地说道:“叶子啊,我知道你从小喜欢看旧时代的警匪片,喜欢追求事情真相,但现在已经不是曾经的时代了。”
  “你这种多管闲事的性格,迟早会给自己惹麻烦……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顺着大家的想法走。”
  “其他人都觉得这件事的真相已经水落石出。”
  “你偏偏要说不。”
  “这不是给所有人都找不痛快,驳他们的面子,让他们难堪吗?”
  “还有!”
  “就算这事和荒野间谍有关又如何?”
  “这不是还有城市守备队给咱们顶着当背锅的炮灰吗?”
  “听舅舅的,赶紧去中心城,调查那个贵族跳楼的真相,没准这事是他那缺德老婆干的,到时候我们可以狠狠地赚她一笔!”
  叶子:“……”
  明明我们是维持城市秩序和正义的调查员……
  结果却总是……
  男人见叶子不出声,知道她不想干,便语重心长地说道:“叶子啊,你看你爹妈走得早,是舅舅我一把屎一把尿地将你拉扯大,你难道就忍心看舅舅天天过苦日子?”
  “而且这死掉的倒霉家伙的老婆背景可不简单。”
  “即使关进去了。”
  “稍微动点关系没几天就重新出来了。”
  “到时候咱们啥好处没捞到,还平白无故得罪一个贵族,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痛快吗?”
  “还不如卖对方一个人情。”
  “再让咱们赚一笔。”
  “你说对吧?”
  叶子:“……”
  许久,她叹了口气,望向北边的城墙,脑海里闪过刚才发现的所有细节,以及那个充满神秘气息的幕后黑手。
  她总觉得对方不简单。
  如果不是自己的推测能力够强,还有与生俱来的特殊能力,就凭对方这完全没有留下痕迹的一手“阴招”,根本不可能发现他的存在。
  而现在。
  即便发现了对方的存在。
  自己也完全判断不出对方的长相、年龄、身份、能力,以及去向。
  这还真是头一次所见……
  同时,叶子有预感,就算自己找到那群潜逃出城外的武者。
  也不可能逮到这个宛如幻影的罪魁祸首。
  他就像潜伏在沙地里的响尾蛇,只有自己亲身接触到他的那一刻,才有可能发现他的踪迹。
  要不?
  还是先算了?
  想着,叶子重新拿起电话,颇有些无奈地说道。
  “行。”
  “这起案件调查结束。”
  “我现在就坐飞天鲸去中心城调查那个贵族的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