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灵笼之浴火重生 > 第1章:末日重生

第1章:末日重生


  “圆满清净,同于涅槃,凤凰浴火,方能重生。”
  ......
  “碎星,你想不想去地面上看看,听说那里有阳光,不像这里暗无天日,只能靠昏黄的灯光度日,唯一的色彩就只有这些蓝色水晶了。”
  一个紫发金瞳的少年躺在一簇蓝色水晶旁边,抬头看着黑暗冰冷的避难所穹顶,目光十分坚定。
  “迦罗,地面上很危险的,而且如果没有得到祂的同意,一旦私自外出被祂知道,那后果很严重的。”
  少年转过头来,看着旁边的少女碎星,她扎着两个马尾辫,皮肤十分白皙,不过是那种不健康的白,与长年生活在地下,不见阳光有关系。
  “碎星,你还说要当搜集物资小队的队长,就你这点胆子,怕是永远没机会了,以后估计只能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劳作。”
  名为碎星的双马尾少女似乎因为被轻视,两个还带婴儿肥的腮帮子气得鼓了起来。
  “去就去,谁不去谁就是胆小鬼,你这个一向胆小的家伙都不怕,本姑娘更不会退缩。”
  碎星拍了拍已经颇有规模的胸脯,一副毫不畏惧的模样,不过迦罗从她眼中看出胆怯,这纯属是为了鼓起勇气而已。
  “碎星你不用担心,我已经仔细观察过,祂每个月才会回来一次,听父亲说祂昨天刚刚离开,好像是去龙脊市的错街峡谷了,短时间肯定回不来。
  上次听父亲说起,我们这处避难所附近有一座大城市,里面有很多旧世界好玩的东西,难道你就不想去看看?”
  少女碎星似乎被说动了,眼中充满期待神色,她是在避难所出生的孩子,根本就不知道大人口中的旧世界是什么模样。
  “迦罗,你知道从哪里能出去吗?”
  “当然,出口就在那红色花朵的周围,我在那里发现一个洞口,应该可以爬到最外面。”
  迦罗早就将这处地下避难所观察得仔仔细细,毕竟他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习惯一直待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
  从蓝星魂穿到这个名叫灵笼的世界,取代这个叫迦罗的紫发金瞳少年,时间已经整整过去一年。
  这一年时间迦罗都在小心潜伏着,努力从地下避难所那些外出的搜集物资小队队员口中探听消息,还有这具身体的父亲,一个名叫迦南的中年人口中,对这个名叫灵笼的世界有了大概了解。
  这个世界之所以变成这个模样,完全是因为人类无止境的开发和不加抑制的贪婪所致,贪婪——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小八,你也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对吧?”
  迦罗转过头来揉了揉身旁秋田犬的脑袋,这只秋田犬是这具身体原本的伙伴,名字则是占据身体的迦罗新取。
  爱与忠诚,在这个如炼狱一般的末世尤为珍贵。
  迦罗希望这只秋田犬能像忠犬小八一样,成为自己最亲密也最值得信任的伙伴。
  “迦罗大哥,它只是一只猎犬而已,哪里会听得懂你的话。”
  碎星看到迦罗又在和小八说话,无奈地摇了摇头,以前也没见他对这条秋田犬这么好,一年前突然大变样。
  “碎星,小八肯定能听懂的,趁现在时间还早,咱们快出发吧。”
  迦罗摸了摸左边口袋中的手电和生命探测仪,又捏了捏右口袋中的匕首,胆气顿时增加几分。
  手电和生命探测仪是从父亲那里要来的,匕首则是他从蓝星上带到这个世界的唯一物品,准确来说他到这个世界全是这把匕首的锅。
  匕首长有六寸,是他在地摊上淘到的老货,上面有九个不认识的字符,查遍资料也没弄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他干脆放弃了。
  有一天把玩时不小心划破手指,再醒来时他已经来到这个名叫灵笼的世界,还是他最不想经历的末世。
  迦罗试了好几次,就差把整个手指头给切下,但匕首还是毫无动静,最后他只得无奈放弃。
  “浴火”——这是迦罗给这把匕首取的名字,只希望它能在这个末世给自己带来希望。
  “站住,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这里可不是小孩子该来的地方。”
  两人一狗朝着这处避难所的边缘走去,待临近那里之时,被一个中年护卫直接拦住。
  “我们是来参拜圣物的。”
  迦罗赶紧双手合十,眼神中都是崇拜,甚至还有一丝狂热。
  碎星也是有样学样,眼神中还有一丝惧怕,应该是想起一年前那件恐怖的事。
  一年前,他们都亲眼目睹一个上身赤裸的中年男人,虽然拼命挣扎,但还是被按到祭坛上的凹槽中。
  那是迦罗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也是他第一次看到父亲口中的那个祂,宛如高山一般的身影,从外形上还能看出人的一些特征。
  在迦罗的注视下,祂慢慢地变小,变得和成人一般身高,浑身被黑色长袍裹住,那本应该是人的脸庞,却是黑色的夜空,里面还有点点繁星闪烁。
  祂拿出一颗鹌鹑蛋大小的球状物体,放进男子口中。
  短暂的平静之后,男子身体不由控制地剧烈挣扎,神情也变得癫狂起来,喜、怒、哀、乐、恐惧、痛苦等等情绪接连出现在男子脸上,将初到这个世界的迦罗吓得面色惨白。
  好在迦罗和其他生活在地下避难所的孩子一样,皮肤极其白皙,这才没有被祂察觉。
  但随着祂将手放在男子胸口上,男子立刻安静下来,表情平静而安详,嘴角还浮起一丝微笑,仿佛置身于某种美妙的情景之中。
  红色的气体从男子身体里涌出,在胸口汇聚,最后一朵球状的红色小花从男子胸口破胸而出。
  ......
  “那朵小花都这么大了。”
  迦罗小声嘀咕了一句,每个月他都会来看这朵红色花朵,只不过都是远远观望。
  短短一年时间,当初的红色小花已经长到三米多高,无数的红色触角从中间那个巨大的红色圆球上长出来,在空中有规律地蠕动着。
  “不错不错,这么小的年纪就知道参拜圣物了,赶紧过去吧,记住不要过于接近,更不能亲手触碰。”
  中年护卫叮嘱几句后,又到其他地方巡逻去了。
  等那人走远之后,迦罗才直起身,长吁了一口气,平复因为紧张快要跳出胸膛的心脏,转过头发现碎星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