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柯南之琴酒是我爸爸 > 第12章 和灰原哀的认识

第12章 和灰原哀的认识


  警察很快就赶过来了,死者的信息也被调查清楚了,死亡时间也根据电影的播放进度确定了,同时嫌疑人的范围也很快被锁定了。
  在案件发生的时间段里,整个电影院一共有十一个人,六个大人和五个小孩,很明显不可能是小孩子杀人,在六个大人里一个老人,一个女人,一个戴眼镜的瘦弱男人,还有黑泽玖这个未成年。
  也就是说,如果那个人不是自杀的话,嫌疑基本上就锁定在剩下的两个人里边。
  在警察指出有可能是两个人合伙犯案后,戴眼镜的特摄爱好者拿出了他的相机,用今天拍的影片表明了自己不可能犯罪,因为照片上有柯南他们的身影,所以不存在提前准备的可能。
  而黑泽玖则是表示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人,没有杀人动机,永井瑞树同样表明自己之前一直在国外,刚回国不久,也不认识这个人。
  警方调查后发现确实如此,而且黑泽玖和永井瑞树能进去也是个意外,本来他们看的并不是这场电影。
  很快警方又把怀疑的目光转向其他人,在其他人都说出自己的不在场证明后,目暮警官认为这场案件可能是自杀。
  就连柯南提出可能制造出不在场证明的可能,也很快被否决了。
  就在目暮警官他们带着录影带准备离开的时候,光彦突然指出友里百合子之前在洗手间的镜子前面哭。
  友里百合子解释只是去戴隐形眼镜,因为时间很短所以才没有特意去说。
  很快,高木警官通过调查也找到了死者可能自杀的理由。
  但是有柯南在场,自杀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黑泽玖看到一旁的柯南眼镜又在反光,暗想,这是找到凶手了?
  “黑泽哥哥怎么会在这里?”柯南走到黑泽玖身边问道,“今天是星期二,黑泽哥哥怎么没有去上学?”
  “额,我今天…”黑泽玖不太好意思说自己旷课,毕竟不是什么好事。
  “柯南,你认识这位大哥哥吗?”元太跑过来问。
  “是啊。”柯南转身解释,“这位大哥哥叫黑泽玖,是小兰姐姐的同学,我们之前见过。”
  “原来是这样,黑泽哥哥好,我叫吉田步美,请多指教。”
  “我是小岛元太,请多指教。”
  “我叫圆谷光彦,请多指教。”
  “我是黑泽玖,也请多指教。”
  “对了。”黑泽玖指向永井瑞树,“这位是永井先生,我们住在一起,这次也是一起来看电影的。”
  “我叫永井瑞树,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齐声回答。
  “诶?”黑泽玖左右看了看,“刚才不是还有一位小朋友吗,怎么不见了?”
  “是诶,灰原同学怎么不见了?”步美也四周看了看,“她应该是去上厕所了,我也去一下。”
  “我也要去一下。”柯南双手插在裤兜里也去了厕所。
  “玖好像很关注那个小男孩?”永井瑞树突然出声。
  “这个啊,因为他很有意思。”
  “是吗,有意思?”永井瑞树顺着黑泽玖的眼光去看柯南,就看到柯南走进了女厕所。
  “这就是你说的有意思?”永井瑞树有些迷惑。
  “额,还是小孩子,没事的。”黑泽玖有点尴尬。
  这边,走进厕所的柯南看着镜子想着友里百合子的事情。
  “呵,你倒是挺习惯的嘛?”灰原哀跳到洗手台上,“我每天早上只要一看到镜子就会不寒而栗,我会问镜子里那个人,你到底是谁。”
  “拜托灰原,这还不是你做的那个药害的。”柯南无奈。
  灰原哀看着镜子,“没错,我现在也很后悔,你虽然一直不停的在追寻真实,却不停的在欺骗所有人,就连这面能够将一切都忠实映照出来的镜子都没有办法将你真实的样子反映出来。”
  “谢谢你,灰原。”柯南一瞬间明白了,“对了,你刚才怎么突然间就不见了。”
  灰原哀跳了下来,“怎么,我想上厕所难道还要通知你一声吗?”
  “不是啦,只是刚才要不是黑泽那个家伙问,我都没有注意到你不见了。”
  灰原哀突然有些僵硬,“他问我了?还有你怎么会认识他的?”
  “他之前刚转学到小兰他们班,有什么问题吗?”柯南疑惑。
  灰原哀否认,“没有,只是他为什么会突然转学?”
  “不知道,那家伙因为失忆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据说连家人一直都没有见过呢。”柯南耸了耸肩。
  “失忆了,一直没有见过家人?”灰原哀追问。
  柯南有些好奇,“对啊,我说灰原,你怎么对那个家伙这么感兴趣?”
  “和你有什么关系吗,大侦探。”
  “怎么感觉你突然间心情很好?”
  “都说了和你有什么关系。”说完灰原哀就走了。
  “女孩子还真是奇怪。”随后柯南也离开了。
  离开厕所的两人,一个是去寻找证据,来验证自己的想法。
  至于另外一个。
  “你叫小哀对吧,为什么躲在那里?”黑泽玖看着躲在转角处偷偷看他的灰原哀有些奇怪。
  我好像没有对她做过什么吧?
  不对,我们根本不认识,而且她又不是真正的小孩。
  刚从厕所出来的步美站在灰原哀身后好奇道,“灰原同学,你在这里做什么?”
  “没什么。”灰原哀吓了一跳,随后就走了出来,“你好,我叫灰原哀,请多指教。”
  “我叫黑泽玖,也请多指教。”
  灰原哀试探道,“我听江户川说你失忆了?”
  “对啊。”黑泽玖很坦然,“好像是因为车祸,头部受了很严重的伤,听医生说当时身体上其他部位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但是因为头上的伤一直在昏迷,本来以为我都要不行了,没想到突然间就醒了。”
  “那你的亲人呢?”灰原哀有点气愤,“他们都不管你的吗?”
  “他应该很忙,但是我父亲有请人来照顾我。”黑泽玖摸了摸灰原哀的头,“不用担心的。”
  “你的父亲?”
  “是啊,虽然是这样,不过我一直都没有见过他。”黑泽玖把到嘴边的,父亲已经答应见面的事情又咽了回去,虽然是个渣男,但是起码还有做父亲的担当,况且答应别人的事情就要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