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柯南之琴酒是我爸爸 > 第28章 爸爸的礼物

第28章 爸爸的礼物


  也不知道京极那个家伙到底是怎样想的。
  欸,还是快睡吧。
  第二天黑泽玖起床晚了点,到处都没有看到京极真,问过旅馆的老板才知道他已经走了。
  所以我昨天说的那些,他都当做耳旁风了?
  黑泽玖好难受,他一个单身狗为了他们的感情出谋划策,思前想后,晚上都没有睡好,结果当事人自己走了。
  黑泽玖把手里的面包当做京极真,一口一口的狠狠咬着,京极真这个人,他记住了,记得牢牢的,这辈子都不会忘的。
  嘀嘀嘀。
  行动电话收到了邮件,黑泽玖才想起来自己在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和父亲见面。
  “真是的,京极真那个家伙搞的我都忘记正事了。”
  拿出行动电话,看到果然是父亲的邮件。
  [你现在有事吗?]
  [没有,是要见面了吗?]
  [对,我开车来接你,十分钟后到。]
  [好]
  收起行动电话,琴酒一踩油门直接出发(没错就是琴酒,因为父子见面,实在是不想带个多余的人),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不用再犹豫了。
  嘀嘀嘀。
  黑泽玖拿出行动电话,一看是父亲到了。
  [我在旅馆后面这里,你过来就好,这里就我一辆车。]
  “还挺贴心的。”黑泽玖感慨道,“难怪出轨后妻子会原谅了他。”
  在黑泽玖心里,自己是个私生子,父亲是个渣男这件事已经是根深蒂固的了。
  父亲现在把自己养在外面,就是因为妻子介意,既然妻子会介意,说明两人还没有离婚。
  也就是说,渣男在出轨后,用甜言蜜语把妻子哄好,然后把失忆了的私生子养在外面。
  黑泽玖不觉得渣男的妻子不接受自己有什么问题,是个正室都不会养自己丈夫和小三的孩子。
  所以说错都在渣男身上,之前一直都不露面,这会要见面了变得这么体贴,啧啧啧。
  走到旅馆后面,很快就看到不远处有一辆车,红色的。
  这个渣男该不会把他老婆的车开出来了吧?
  低头发邮件:
  [那辆红色的车?]
  [对,过来吧我看到你了。]
  黑泽玖做了一会心理建设,终于鼓足勇气向车子走去。
  琴酒在车上看着后视镜里黑泽玖慢慢靠近的身影,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只好双手握紧方向盘,努力控制自己。
  走到车前,黑泽玖做了个深呼吸,然后飞快地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黑泽玖上车后,琴酒直接踩着油门,就把车开走了,毕竟这里虽然很少有人来,但是万一被人看见引发不必要的问题就不好了。
  黑泽玖上车后就后悔了,因为自己旁边这个人他认识,当年看柯南的时候,他就喜欢看主线剧情,这位黑衣组织的代表性人物琴酒,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是不是上错车了?
  为什么会是他?
  他就是父亲?
  黑泽玖一动都不敢动,整个人都是紧绷着的,也不敢看琴酒,眼睛看着前方,但是并没有焦点。
  其实琴酒也是紧绷着的,不敢看黑泽玖一眼,认真的开着车,只是这辆车不太友好。
  看着周围格外安静的环境和琴酒身上浓的冒出来的黑气,黑泽玖不免有一种这个人该不会要把我杀了吧的感觉。
  琴酒其实只是在生气,这辆车是他刚买的,因为自己的车子,标识性太强,一是担心被别人认出来,二是担心,自己之后执行任务时被黑泽玖认出来。
  这样临时买一辆车,之后炸掉是最安全的。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车子这么差劲,这才开了多久,就爆胎了,他还给黑泽玖准备了惊喜,这个样子怕是去不了了。
  两个人看着爆掉的轮胎一起沉默着,黑泽玖是还没有接受父亲的身份是琴酒,琴酒是准备了好久的惊喜都泡汤了,难受和愤怒。
  沉默了好一会,琴酒先开口了,“我已经让人来接我们了。”
  黑泽玖没有吭声。
  “我是你爸爸。”
  黑泽玖脸都要绿了,我是你爸爸,这句话怎么听起来那么别扭呢。
  “抱歉,我不记得了。”
  “没关系。”
  沉默了好久,琴酒又问,“你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黑泽玖:“挺好的,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琴酒:“那现在住的地方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黑泽玖:“没有。”
  琴酒:“现在的生活还习惯吗?”
  黑泽玖:“还好。”
  尴尬且没有营养的聊天停止了,然后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黑泽玖从见到琴酒开始,整个人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很混乱。
  琴酒也不知道该和失忆的黑泽玖说些什么,两个人就这样一起沉默着。
  琴酒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伏特加应该也快来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玖,我给你准备了礼物。”琴酒打开后备箱,拿出了很大一个箱子,“你看看,喜不喜欢。”
  黑泽玖走过去打开箱子心里想着喜不喜欢都是喜欢的,万一他不高兴了对我动手怎么办。
  只不过这种想法在打开箱子的一瞬间就没有了。
  箱子里放的满满当当的全都是学习资料。
  “我问过了,你在学校的成绩不太好,所以准备了这些。”琴酒的话其实很委婉了,黑泽玖的成绩可不止是不太好,应该是差才对。
  黑泽玖上辈子是文科生,所以导致来到这里,也就英语成绩挺好,数学成绩还能见人,其它科目的成绩都惨不忍睹。
  不过成绩不好,黑泽玖也不是没想过悬梁刺股好好补习,可是真的太难了,他要从小学的一些常识、知识开始补习。
  所以最后想了想,反正这一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所以慢慢来,不着急,能拖一天算一天。
  所以说看到这一箱子的学习资料,再看看琴酒隐隐有些自豪的表情,黑泽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只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开心的?。
  “谢谢您送的礼物。”
  “没关系,既然你这么喜欢的话,我下次再送你一些。”
  “不用了。”听到琴酒的话,黑泽玖连忙拒绝。
  他到底是从哪里看到我喜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