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柯南之琴酒是我爸爸 > 第30章MCSCATO莫斯卡托

第30章MCSCATO莫斯卡托


  琴酒沉默了,电话另一边的伏特加还在不停的叫着,“大哥,大哥,你不来接我吗,你该不会把我忘记了吧?”
  琴酒直接挂掉了电话,这个真是伏特加一点眼色都没有。
  琴酒重新打了个电话,“查我的定位,然后开车来接我。”
  “琴酒,我可不是你的手下。”电话那边的人不满道,“我有自己的任务,不要没事就找我。”
  “有事,快点。”琴酒开始不耐烦了,很想挂断电话,但是对面还要根据电话来定位。
  “伏特加呢,为什么要我去?”电话那边的人很是不爽。
  琴酒:“......”
  “查到了。”电话那边传来了结果,“你怎么不说话?”
  嘟嘟嘟嘟。
  琴酒听到他说查到了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琴酒。”
  在组织的某个基地的研究所里,传来了愤怒的声音。
  在研究所的其他人都转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办公室,看到办公室后又很快的把头转回去。
  毕竟这位的事情还是当做什么也不知道的好。
  很快办公室就被打开了,从里边走出了一个染着紫色头发,妆容精致,穿了一身白色研究服还有起码十厘米的高跟鞋的女人。
  刚一出来,她就毫不客气的把自己的怒火发泄给了外面的这些人。
  “你们都是猪吗,看看你们做的这些,我看狗都比你们做的好,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如果你们还是做不好,呵,我会让你们知道,死亡也是一种奢望。”
  骂完人就直接邦邦邦的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离开了。
  琴酒走在偏僻的沙滩上,一次又一次的挂断伏特加的电话,直到……
  “琴酒。”终于打通了,怒火通过电话传了过来,“你让我来接你,不接电话还乱跑。”
  “我马上到。”说完又挂断了。
  等琴酒回到一开始的位置,就看到了一辆,嗯,一辆摩托车?
  “呦,你还知道回来?”靠坐在摩托上女人语气幽怨。
  琴酒:“正常点,为什么骑摩托车,还有为什么不换衣服?”
  女人摸了摸身上的白大褂,“你又没有说摩托车不行,再说了不是你让我快点来?”
  琴酒:“......”
  他该怎么解释自己完全忘记让伏特加等着,之后自己把车炸了,导致没有了交通工具。
  “好了,我是逗你玩的,我的车在旁边,跟我来吧。”
  说完就转身带路。
  “我说琴酒,组织里那么多人,你找个底层人员不好吗,非得叫我来,真是的,好了,到了。”
  打开驾驶位的门坐进去,“上车吧,今天给你当司机好了,诶,你抱着的是什么?”
  琴酒:“与你无关,开车。”
  “呵,男人!”
  开了一会后,琴酒出声,“停车。”
  “干嘛?”
  “伏特加在这里,等会他。”说完就给伏特加打电话,让他向这里来。
  很快,伏特加就从旁边冒了出来,“大哥,诶,莫斯卡托怎么是你,大哥呢?”
  “上车。”琴酒把后座的窗户放下来,示意伏特加上车,然后又很快关上了窗户。
  “啊,哦。”伏特加上车后,车子又继续开始行驶,“大哥,你终于来接我了,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
  琴酒:“......”我是真的忘了。
  前面开车的莫斯卡托:“......”他怕是真的忘了。
  不过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还是不要告诉伏特加真相比较好。
  伏特加:“大哥,你这是抱着什么?”
  “对啊,是什么东西,我也想知道。”前面开车的莫斯卡托同样好奇,“琴酒,你为什么不把这个东西放在后备箱。”
  琴酒:“......”该怎么解释我忘记可以放在后面了。
  莫斯卡托有点不开心,“不愿意说就算了。”
  琴酒:“......”
  莫斯卡托把车开到了一个组织的据点。
  莫斯卡托:“下车吧。”
  等琴酒他们下了车,莫斯卡托一踩油门很快又开着车离开了。
  伏特加走到琴酒身边,“大哥,我怎么感觉莫斯卡托的心情好像不怎么样。”
  琴酒:“走吧。”
  这么傻的家伙,在跟在他身边之前是怎么在组织里活下来的,算了,起码他的忠诚比较有保障。
  黑泽玖非常生气,“所以你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直接出国了?”
  回到旅馆的黑泽玖,吃了完饭就接到了京极真打过来的电话,想要请教之前的事情。
  京极真:“因为已经买了机票,所以,所以......”
  黑泽玖补充了他没有说完的话,“所以你就直接走了。”
  京极真:“你可以帮帮我吗?”
  黑泽玖无奈,“那你就在国外慢慢的想,等回国后可以考虑直接去表白。”
  京极真脸都红透了,“直接,告白?”
  黑泽玖:“对,根据你这种情况,我觉得你还是先告白再说其他的好。”
  京极真:“我、我知道了。”
  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被感情迷昏了头脑的少男少女。”黑泽玖感叹道,“不过就这样问我这个单身的人是真的有用吗?”
  “嗯,已经见过面了,也就是说在这里的目的已经达成了。”黑泽玖计划着,“京极真也不在,也不认识其他的人,继续呆着也没有意思了,那明天就回东京吧。”
  关于琴酒是自己的父亲的事,黑泽玖已经实验过了。
  因为之前有试验过,关于案情的事情,除非是有证据或者是自己发现的,因为对剧情的记忆而知道的凶手和作案手法是无法说出口的。
  他试着把柯南是吃了药变小的工藤新一的事情用邮件发给琴酒,但是根本发不出去,一发就是没有信号,给永井先生或者毛利兰发也是没有信号。
  他给柯南发琴酒在伊豆的邮件也是同样,根本就没有信号。
  也就是说,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去直接影响剧情,至于可不可以侧面影响,也还需要实验,当然前提是要保护好自己。
  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还真是让人难受。、
  黑泽玖目前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不过琴酒好像并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是他的儿子,这样自己的身份在红方这边应该是好的。
  黑方那边应该也是一样的,所以只要不是日常案件,自己可以说是非常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