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召唤猛将:我要当皇帝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战争赔款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战争赔款

        大梁历395年八月二十二日,梁国朝廷在汝武县的县城附近,已经聚集了超过一百六十万大军。
  
          其中包括了禁军广武镇、兴武镇、靖武镇、烈武镇、英武镇、骁武镇、羽林骑的五十六万军队。
  
          还有十五万天肃军、十万乾阳军、八万怀德军、八万绍昌军、八万安丰军、八万兴岭军,以及刚刚抵达京城府不久的十二万镇南军和八万濂州厢军。
  
          另外随几支边军一起抵达京城府的三万宜州厢军、四万邳州厢军、两万怀州厢军、两万雷州厢军和两万信州厢军,与两万祁州厢军、五万淞州厢军、五万雍州厢军、五万顺州厢军,也被梁国的兵部调到了汝武县的县城附近参战。
  
          如果算上驻守在汝武县县城内的振武镇、一万府兵、三万乡勇,梁国朝廷的平叛大军,已然在兵力上对涪州蒋家的叛军,形成了一定的优势。
  
          如果需要的话,驻守京城的超武镇和御林军,以及京城府各地的十余万府兵,还有分散在京城府各地的二十余万祁、淞、雍、顺四州厢军,也可以支援过来。
  
          八月二十二日的当天,朝廷大军与涪州蒋家叛军之间的大战,便拉开了序幕。
  
          只不过双方刚开始都十分谨慎,采取的都是试探性进攻,真正的决战并没有立即上演。
  
          而就在京城府的大战拉开序幕之时,松蕃国的军队,又一次在镇西军的手里吃了大亏。
  
          松蕃国的大王子松蕃桑吉率领六十万雪山铁骑,收拢了溃散的上百万牧民骑兵后,就一直琢磨要对镇西军还以颜色。
  
          于是松蕃国的大王子松蕃桑吉,一边派人与镇西军展开和谈,一边暗中计划着对镇西军也展开一场偷袭。
  
          在大梁历395年八月二十二日的深夜,松蕃桑吉尽起六十万雪山铁骑,又挑选了四十万牧民骑兵,直接冲下了乌耳坡,对镇西军发动了突袭。
  
          可惜镇西军这边一直在防备着松蕃军的偷袭,结果一场突袭变成了一场硬碰硬的血战。
  
          最终镇西军以阵亡超过十二万人的代价,消灭了三十五万雪山铁骑和全部的四十万牧民骑兵,只有大约二十五万雪山铁骑,在松蕃国大王子松蕃桑吉的率领下,退回了乌耳坡上的高原。
  
          并且在镇西军十几万重装骑兵的追击下,松蕃桑吉不得不带着二十五万雪山铁骑和留守的几十万牧民骑兵,向高原地区的腹地撤退。
  
          松蕃国的国王松蕃多吉,得知自己的儿子偷鸡不成蚀把米,也顾不得剿灭荣嵣部落的叛乱,急匆匆率领十五万雪山铁骑回援。
  
          国王松蕃多吉见到颇显狼狈的大王子松蕃桑吉后,苦笑着说道:“看来必须得跟梁国镇西军,真正的进行和谈了。
  
          梁国镇西军已经让我们损失了足足七十万雪山铁骑,这场仗实在是打不下去了。”
  
          大王子松蕃桑吉黯然的说道:“父王,都怨我贪功冒进,如果不是我想着依靠夜袭,一战击溃梁国镇西军的主力,也不至于让镇西军进了高原。”
  
          国王松蕃多吉叹气说道:“也不能都怨你,梁国镇西军的战力,远远超出了我们当初的估计。
  
          如果早知道梁国镇西军的战力如此强悍,本王无论如何也不会去招惹他们的。
  
          可惜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本王会派人再去跟梁国镇西军进行和谈,希望梁国那位镇西侯的胃口不要太大了。”
  
          其实这个时候,镇西军这边也有些打不下去了。
  
          毕竟目前镇西军的序列里,只有由百人将组成的部队,才能适应高原地区的恶劣环境。
  
          就连镇西军亲兵卫当中的风雨雷电四骑众、青狼骑和虎卒,暂时也没有办法进入高原地区进行作战。
  
          孙浩有些无奈的对庞统和郭嘉说道:“看来也只能谈了。
  
          不过必须让松蕃王国割让一部分土地,好让我镇西军的将士们,可以适应高原地区的坏境和气候。”
  
          庞统点了点头说道:“主公放心,这次由我亲自跟松蕃王国的人去谈,必定在松蕃王国的身上,狠狠挖下一大块肉。”
  
          郭嘉随即说道:“如果松蕃王国不识相的话,我们还可以派几个卫的重装骑兵再发起一轮攻击,只要把松蕃王国的那位国王给打疼了,他才会认清现实。”
  
          孙浩、庞统、郭嘉三人想的挺好,但和谈的结果,却与他们之前的商议大相径庭,在松蕃王国的坚持下,镇西军最后放弃了让松蕃王国割让国土。
  
          而镇西军之所以会如此通情达理,则是因为松蕃王国愿意拿出四千万两黄金和四亿两白银,作为战争赔款,以换取镇西军可以退出高原地区。
  
          并且镇西军只要同意,松蕃王国会在一个月内,就把四千万两黄金和四亿两白银交付给镇西军。
  
          就连孙浩都被松蕃王国的大手笔给砸迷糊了,看来高原地区确实盛产黄金和白银,这让孙浩不由对整个高原地区更加垂涎欲滴。
  
          但是考虑到有了这四千万两黄金和四亿两白银,不仅能让财政有些吃紧的镇西都护府和镇南都护府,全都宽裕不少。
  
          还能通过“悍将转换器”,再兑换出数以万计的百人将,孙浩便同意了松蕃王国提出的条件,让已经进入了高原地区的镇西军部队,又撤回到了乌耳坡以北。
  
          松蕃王国倒是很守信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把四千万两黄金和四亿五千万两白银交付给了镇西军。
  
          多出的五千万两白银,是松蕃王国用来赎几十万俘虏的赎金。
  
          钱包鼓起来的孙浩,随后用黄金和白银,从“悍将转换器”中兑换了大量的百人将,并以此对镇西军的编制进行了一番调整。
  
          镇西军在把南北两卫和东西两卫调给了镇南都护府以后,镇西军除亲兵卫外,只剩下了四个卫,即镇西左卫、镇西右卫,镇西前卫和镇西后卫。
  
          孙浩这次调整镇西军的编制,又给镇西军重建了南北两卫和东西两卫。
  
          以后镇西军的左右两卫、前后两卫、南北两卫和东西两卫,都将恢复每卫四旅制,只不过每个旅的兵力增加到了一万人。
  
          也就是说,这八个卫的兵力,仍旧是每个卫四万人。
  
          左右两卫和前后两卫,将各拥有一万虎贲骑、一万白袍骑、一万陌刀手和一万白袍兵。
  
          镇西左卫都统卫青,四名郎将分别由韩当、黄盖、程普、祖茂担任。
  
          镇西右卫都统薛仁贵,四名郎将分别由夏侯惇、夏侯渊、周泰、魏延担任。
  
          镇西前卫都统秦琼,四名郎将分别由张辽、徐晃、赵云、黄忠担任。
  
          镇西后卫都统狄青,四名郎将分别由乐进、于禁、庞德、甘宁担任。
  
          考虑到出身“年签系统”的猛将数量,孙浩暂时取消了各卫的副都统之职,以便可以顺利完成镇西军的这次扩编。
  
          镇西军的南北两卫,将各拥有一万玄甲骑、一万背嵬骑、一万先登死士和一万北府兵。
  
          镇西南卫都统霍去病,四名郎将分别由曹仁、曹洪、李傕和郭汜担任。
  
          镇西北卫都统吕布,四名郎将分别由史文恭、栾廷玉、卞祥、杜壆担任。
  
          镇西军的东西两卫,将各拥有一万虎豹骑、一万西凉铁骑、一万魏武卒和一万秦锐士。
  
          镇西东卫都统潘凤,四名郎将分别由鱼俱罗、韩擒虎、李典、纪灵担任。
  
          镇西西卫都统蒙恬,四名郎将分别由颜良、文丑、张绣、华雄担任。
  
          镇西军的亲兵卫,下辖一万虎贲骑、一万白袍骑、一万玄甲骑、一万背嵬骑、一万虎豹骑、一万西凉铁骑、一万白马义从、一万陌刀手、一万白袍兵、一万先登死士、一万北府兵、一万魏武卒和一万秦锐士。
  
          亲兵卫的这十三万百人将,暂时由冉闵、刘裕、萧摩诃、伍云召、伍天锡、苏定方六员猛将统率。
  
          另外按照孙浩的计划,隶属于镇西军亲兵卫的青狼骑,将一分为四,变成青狼骑、火狐骑、白鹤骑和黑鹰骑,且这四支轻骑兵的人数全部为四万人。
  
          青狼骑的都统仍旧由“百级”猛将郭威担任,火狐骑的都统由李靖担任,白鹤骑的都统由李光弼担任,黑鹰骑的都统由郭子仪担任。
  
          隶属于镇西军亲兵卫的虎卒,也同样一分为四,变成虎卒、豹卒、狮卒和熊卒,这四支重步兵的人数也全部定为四万人。
  
          虎卒的都统仍旧由“百级”猛将吕彪担任,豹卒的都统由雄阔海担任,狮卒的都统由裴元庆担任,熊卒的都统由杨大眼担任。
  
          隶属于亲兵卫的风雨雷电四骑众,编制没有变化,旋风骑、霜雨骑、惊雷骑和闪电骑仍旧各自为四万人,其都统分别由宇文成都、高思继、李广、王彦章四名猛将担任。
  
          这样一来,镇西军的总兵力将达到惊人的九十三万,并且镇西都护府还下辖有八十万熙州厢军的兵权。
  
          接下来,孙浩还准备把镇南军的编制也进行一番调整,至少要把镇南军的南北两卫和东西两卫给扩编出来。
  
          不过由于“悍将转换器”里面的转换值,已经又被孙浩给消耗一空,所以镇南军的编制调整,只能往后推一推了。
  
          何况有一部分镇南军的部队,还在京城府与涪州蒋家的叛军打仗,暂时也不宜进行编制的调整。
  
          朝廷大军与涪州蒋家叛军围绕着汝武县县城而展开的这场大战,直到大梁历395年的十二月底,依旧没有分出胜负。
  
          在天威军的营寨内,幕僚公孙羽手中拿着几张纸,沉声向天威都护府大都督蒋顺汇报道:“启禀大都督,经过各部的统计。
  
          在之前四个多月的大战中,我们三十万天威军已经损失了十二万人,二十万涪州厢军只剩下了不足七万人。
  
          二十万柔然骑兵还剩下大约十三万,四十万鲜卑骑兵和四十万契丹骑兵,都各自折损了大约十余万人。
  
          总损失目前已经超过了六十万,由于迟迟无法取胜,鲜卑人和契丹人都有了退兵的意思。”
  
          蒋顺紧皱着眉头问道:“粮草方面呢?还能支撑多久?”
  
          “大都督,因为我军这边的战马数量太多,以至于粮草的消耗非常大。
  
          就算从祁州境内抢了不少粮食,加上死去的战马也提供了大量肉食,但我军的存粮,顶多也只能再支持一个半月左右,除非涪州那边还能继续运来新的粮草。”
  
          蒋顺叹了一口气说道:“涪州的家底都快被掏空了,不可能再往京城这边运送粮草。
  
          看来想要打下京城已经不现实,是时候该考虑怎么体面的结束这场战争了。”
  
          幕僚公孙羽有些不甘的说道:“大都督,天威军和涪州厢军,至少还能再凑出来十万人,柔然各部落应该也能再凑出来大约五、六万骑兵。
  
          如果咱们再说动鲜卑人和契丹人……”
  
          幕僚公孙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蒋顺摆手给打断了,“鲜卑人和契丹人是不可能继续增兵的,我已经分别找鲜卑右贤王和契丹右贤王谈过了。”
  
          这次鲜卑汗国和契丹汗国,都派出了他们两国的右贤王来领兵。
  
          顿了一下蒋顺接着说道:“朝廷那边传来了最新的消息,陈逊已经准备调镇西军入关。
  
          一旦镇西军来了,别说攻下京城,咱们剩下的这八、九十万大军,能不能逃出京城府都很难说。
  
          镇南军的厉害,想必公孙先生应该见识过了。”
  
          镇南军这次虽然只派了十二万部队和八万濂州厢军来到了京城府,其中属于镇南军的重装骑兵只有区区四万。
  
          但就是这四万镇南军的重装骑兵,却给鲜卑骑兵、契丹骑兵和柔然骑兵,带来了相当大的麻烦。
  
          这些草原骑兵在交战中的损失,大部分也都是四万镇南军的重装骑兵造成的。
  
          幕僚公孙羽听到皇帝陈逊准备调镇西军来京城,顿时泄了气。
  
          根据从涪州蒋家情报系统所得到了消息,镇西军在击败了高原上的松蕃王国之后,从松蕃王国那里得到了巨额的战争赔款。
  
          镇西侯孙浩则利用得到的战争赔款,又一次对镇西军进行了扩编。
  
          并且镇西军此时基本上已经完成了这次的扩编,总兵力飙升到了八、九十万,这还不算隶属于镇西军的七、八十万熙州厢军。
  
          镇西军要是真来了,天威军和那些草原骑兵,除了逃跑,绝对不会有其他的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