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斗罗之我有个大金钟 > 二一零章 暗金恐爪VS山河一击

二一零章 暗金恐爪VS山河一击

        “东哥!东哥!东哥...”
  
          史莱克观众席上,胖子跟奥斯卡极力的挥舞着手中写着乾东两个大字的牌子,满脸的狂热。
  
          剩下的人也崇拜的看着身姿挺拔的乾东,尤其是朱竹清,满眼的羡慕。
  
          “好了好了。”乾东摆摆手,不在意的说道,“我一个魂王去打人家魂尊,我还有脸了是吗?”
  
          几人欢喜的姿势僵住了,他们的确习惯性的忘记东哥已经魂王了。毕竟在他们印象里东哥一直强大的可怕,等级这东西已经不太重要了。
  
          “看来乾兄,对比赛胸有成竹啊!”雪清河看着平平淡淡的乾东,开口说道。
  
          “还行吧!”乾东看了一眼这个女扮男装的家伙,站起身就准备离开了,“最好在赛场上我能碰见你上次给我说过的那几个天才,要不然这秘境谁愿意去谁去,反正我不去!”
  
          不顾表情有些错愕的雪清河,乾东直接转身离开,表情带着郁闷。
  
          魂师大赛是有年龄限制的,在二十五岁之前能够突破魂宗的都少之又少,更别提魂王了。要是参赛选手都这水平,他直接退赛好不好。
  
          对于一个追求极致的人来说,这简直浪费时间。
  
          有点郁闷的不仅仅是乾东,还有期待着他的表演的众多大人物。虽然这么快的解决了对手,甚至连武魂都没有露出来,足以表明乾东的强大,但就感觉很...憋屈。
  
          就在乾东走到大魂斗场门口时,突然看到人群中的一个背影有些眼熟的人,好像是——
  
          “古风!”乾东大喊一声,脸上带着遇见老友的兴奋冲了上去,这家伙强啊,而且还没打过。
  
          手痒的乾东一下子变的期待起来。
  
          熊背虎腰却一脸老实样子的古风,听到有人喊他,憨憨的转过身看向身后。
  
          “是乾东啊!”
  
          这位送他心经的朋友,他可是惦记好久了。上一次去史莱克,结果这个家伙没在,让他白找一趟。
  
          “古风,你也参加了这个魂师大赛吗?”
  
          乾东兴致勃勃的看着眼前的暗金恐爪...不不,眼前的古风,问道。
  
          “对啊,你也参加了吗?”古风眯起眼睛,笑眯眯的说道。
  
          快乐,什么是快乐星球?!乾东一下子将刚才的沮丧抛在脑后,看着眼前的大块头,满眼的欣喜与激动。
  
          跟暗金恐爪熊对撞一下,这次魂师大赛就值了。毕竟到达他这个境界,追求的早已是极致的挑战,而不是无聊的虐菜。
  
          “兄弟,咱们找个地方先过过手?”乾东伸手揽上古风的肩膀,期待的问道。
  
          “好啊,我没问题。正好还有礼物送给你。”
  
          “走,去史莱克,那片后山打架贼舒服。”
  
          古风任由乾东拽着,向史莱克奔去。
  
          后山,乾东跟古风分立两边,叶离作为裁判站在中间的远边边。
  
          “乾东,我现在已经五十五级了,你可要小心一点。”
  
          古风看着明显面相比他要小好多的乾东,皱眉说道。
  
          “没事,我也五十五级了。”乾东事意叶离赶紧开始,他的大金钟早已按耐不住了。
  
          “好,那就碰一下。”古风爽快的答道,他没有纠结为什么乾东比他要小两三岁,可魂力等级已经赶上他的事情。毕竟天才哪位没有点秘密,他也有。
  
          而且,跟妖孽的碰撞,难道他不期待吗?
  
          “各就各位!”叶离看着一同迸发气势的两人,微微有些激动。
  
          “开始!——始!”
  
          开始的声音刚落,比之刚才还要强烈数百倍的气势直接碾压向中间区域,空气肉眼可见的变的扭曲。
  
          “山河钟,钟响逆乾坤!”
  
          “暗金恐爪,抓!”
  
          黄紫黑,三道魂环迅速从乾东脚底升起,又迅速缩进钟内。山河钟顿时变的极为的耀眼。
  
          两手一拨,山河钟带着镇压寰宇的威势,矗立在乾东身前。时间,空间,生命....在这小小的金钟周围好似消失了一般,山河钟就那么静静的矗立在那里。
  
          古风的暗金恐爪熊也默默的站立在他的身后,没有仰天怒吼的发泄,也没有长毛竖起的愤怒,只是一双发红的双目定定的看着前方。
  
          一样是三道魂环升起,随着魂环的融入长有一米的利爪从古风的右手上伸了出来。利爪暗金,周围没有锋利的气劲,只有内敛到极致的点点金光。
  
          等两人气势升到顶峰,乾东将身内全部的魂力一同涌入山河钟内。顿时钟身虚影显现,山川河流环绕,鱼虫草木簇拥,推出的好似不是金钟,而是一个世界。
  
          看着堂而皇之的山河钟,古风调动起全身的肌肉,身后的暗金恐爪熊一步步走进了他的身体,随后慢慢的举起了他的右爪。
  
          轰!——!!
  
          嗡~!
  
          山崩,地裂,烟尘四起。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后面是超过声频极限的嗡嗡声。一旁看戏的叶离直接被刮起的气劲掀飞,在空中滚两圈不知跑到了哪里。
  
          咚!咚!——咚——
  
          半空中,不断闪烁着金光的山河钟还在与一只暗金色的长爪碰撞,一声撞击声不断的在空中掀起波浪,本规律的空气犹如被煮沸,直接扭曲起来。
  
          古风额头青筋暴起,两只淡红色的双眼愈加的鲜红,肌肉紧紧鼓起,抵抗着这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力。
  
          钟声每响一次,山河钟便会旋转一圈,空间凝固时间逆流,打在上面的力量被完美的返还。
  
          所以,当坚持的时间愈久,他便愈加吃力。唯一的办法便是将山河钟给打飞回去,可古风用尽力气都没有将固定的整个世界给移动分毫。
  
          因为一旦接触到金钟,便会被那震荡的频率黏上,只有进攻,没有退后。
  
          该怎么办?古风有些善良有些憨,但绝对不傻。在战斗方面更是称得上经验丰富。
  
          很快,古风改变了策略,既然乾东这大钟是借助对手的攻击,进而将攻击返还,那么他只要减小攻击的力度,那么....
  
          咚!嘭——,刚刚稍微减小一点力度的古风瞬间被返还的力量震飞到远处,一座由灰尘构成的蘑菇云缓缓升了起来。
  
          啧啧!
  
          乾东招手唤回金钟,看着歪歪扭扭躺在地上的古风,不厚道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