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望仙门 > 第六十五章 卜近天机

第六十五章 卜近天机


  苍颜山主峰。
  主殿之内已然没了老车夫等人的身影,背剑的和手持拂尘的老者也已不在,只留下眉心有痣的苍颜剑宗老掌教孤零零立在大殿中央,面对着巨大的吕祖雕像,两眼微闭,呼吸绵长。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穿着青色道袍的高大身影突兀的出现在老掌教身前一米,朝着巨像恭敬行礼,而后才转过身来冲老掌教笑笑,露出一张胡子拉碴的中年脸孔,“启明掌教,好久不见。”
  “你还是老样子,客套都不会,”老掌教睁开眼睛,始终寒冷僵硬的脸上竟有了一丝冰川解冻的迹象,“那人果真来了离郡?”他顿了一下又问道,“苍颜?”
  原本笑意盈盈的道袍中年人却收敛了笑容,一双深潭一般的眼睛里似乎滴入浓墨,盯着老掌教的眼睛起了涟漪,“你怎的竟会道心不稳?!”
  老掌教脸上那一点称不上笑意的笑意重又消失,他摇了摇头道,“前些时日卜了一卦......”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那道袍中年人便有些怒道,“怎得又卜什么卦!”
  老掌教沉默半晌后道,“中京城里质子还乡的事情一出,我心底里便很是有些不宁静,直到前些时候离郡质子返程途中遭了南夷大妖截杀,没有得手,我的心里反倒更加不安,于是便卜了一卦......”
  道袍中年人微微皱眉,一样沉默了片刻后才问道,“所卜为何,卦象怎样?”
  “所卜一人,卦象大凶,”老掌教声音低沉。
  道袍中年人讶异道,“就是那返乡的离郡质子?”
  老掌教点了点头,两人相对沉默了片刻后老掌教才又开口,“此人今日前来苍颜山见我......我使他往后山谷中去见一人......”
  道袍中年人瞪了瞪眼睛,随即又深深叹了口气,“难怪你道心如此,就算那卦象大凶,其中玄机定也是难解难测的很,你怎知道不是因你强加干涉才扰乱了他的运数,最终导致大凶?”他又叹了口气看向老掌教那张冷面孔,“你啊你啊,师兄当初就说你最是执拗,如今道行至此仍旧是这么个脾气......”
  老掌教摇了摇头又道,“占卜当晚,我于冥思之中入梦......”他抬头看着那道袍中年人,止不住的微微皱起一丝眉头,“梦中见那质子身后妖气冲天,而在他身前......血色如海!”
  这一下就连那道袍中年人都有些吃惊的追问道,“以你的道行,于占卜当晚冥思入梦?!”
  老掌教肃然点头。
  道袍中年人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喃喃道,“难怪,难怪......”好半晌他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抬头问道,“二十年前有一只狐狸入了离郡,据说和现在这位离郡太守有些纠缠?”
  老掌教再次点头,满脸冰霜,“那女子难明难测,是我此生唯一一个丝毫看不清楚的角色,大概是狐族老祖在她身上种了东西......那件事情之后,我曾有意下山寻她一寻,只是还未成行就听离郡老太守那边传来消息说她已身死,洛天恩也便回了正途,之后便是离郡太守大位更迭之难,此后多年离郡风调雨顺,也就淡了心思,如今......洛天恩的儿子身上又缠了妖气!!”
  道袍中年人若有所思道,“方才我上山前,曾在山下小镇看到一个小狐狸......”
  老掌教嗯了一声,“离郡质子能够安然返乡大概就是她的缘故,那事情之后,我曾让启星子往离郡古道走了一遭,那一战应当是极凶险的,可就算如此......”
  道袍中年人沉默半晌,然后开口道,“困龙谷......并不是能困住所有公子贵人的......”
  老掌教点头,“困龙谷中之人对苍颜剑宗多有敌视,但即便如此多年的邻居做下来,我也大概知道些那其中的事情,”他抬头看向道袍中年人,“以大道为饵,天下几人......可不入彀?”
  “原来如此......”道袍中年人道。
  “困龙谷确实并非能困住一切入谷贵人,但历史上仅有的几个出谷之人,要么最终返回谷中终老于此,要么......就我所知,大概就只有师尊当年偶遇之人走脱,可是就算那人,最终离世也要遗言葬回谷内,”老掌教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就算这一趟入谷之行不得将其困在谷内......多年之后他如若化魔化妖登顶天道......他的道心深处也必有这一处纰漏缺陷无疑,届时......届时......!!”
  道袍中年人深深看一眼对面的老掌教,抬了抬手止住他的话,却惹得对方一阵剧烈的咳嗽,“好了好了,我已知晓,”他看向后山某处,深邃的瞳孔仿佛能够看穿一切,“稍后我走之前会去那里悄悄看上一眼,既然已经如此,这个离郡的返乡质子就无论如何都要在我的视线之内了......尤其那人出山之后真的如你所料来了离郡......!”
  原本稍稍止住些咳嗽的老掌教苍白的脸色竟又有些微红,“他没有来苍颜?!!”
  道袍中年人缓缓摇头,“只入离城,未至苍颜。”
  “怎么会......怎么会......?”老掌教喃喃自语。
  “你不必多想,那人精于捭阖纵横之道,即便师尊在时也难以算到他的想法,称其渺渺,只能以力压之,如今......我且再跟他一段时日,看看究竟如何吧,”道袍中年人道。
  “所以你也要入离城?”老掌教语气中似乎有些疑惑,“如今西南汉州不稳,最新的消息称南夷已在安阳郡动了手,可在离郡和永昌郡方面反倒一点动作也无,这让我有些疑虑,永昌郡没甚变化倒也罢了,如今离郡太守洛天恩大举调兵南部战场竟连一丝战意都无,十分诡异,你可以去见那洛天恩一面,也好当面提醒他多注意些南面的变数。”
  “何止是南面,那人布局天下唯恐不乱,如今第一站到了离城,风平浪静就只能是表象,洛天恩那里我会去见上一见,只是大概不会在那里久待,以我猜测,那人是要入南夷的......我不会去南夷之地,确认他去了南夷我就得去西北往昆仑山走一趟,那个老家伙也不甘寂寞重新出山了,还有......其他几人也都必要见见......”道袍中年人道。
  老掌教蓦的抬头,继而又缓缓低下,“不论如何,人族必须永昌......”
  道袍中年人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伸手拍了拍老掌教的肩膀。
  随即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