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在柯学世界点满厄运后 / 电梯杀人事件 三 捉虫

电梯杀人事件 三 捉虫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目暮警部,死者名为山田优,今年36岁,山田公司的社长,根据检验显示应该是毒杀,毒药正在检测中。他在死前的密切接触者就是这三位。”
  
  穿着西装的青年警察拿着本子,开始汇报整理收集到的情况。
  
  “这位女性,雨宫千雪,22岁,大学毕业生。那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性,本乡小泽,30岁,是死者的秘书,从今天早上9点去死者家中到现在,一直跟随着死者,另一位是司机兼保镖新田堂,33岁,也是一直跟随着死者未离开过,并且在他们三人的随身物品中并未发现什么相关药物与其他可疑物品。”
  
  被称为目暮警部的中年男人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询问着:“嗯,有通知死者的家属过来吗?”
  
  “正准备通知死者的妻子。”青年警官回答着。
  
  另一位同事正准备拨打从秘书那里得到的电话,却被雨宫千雪一下子打断了。
  
  “等等,警察小姐,你打电话通知的时候可以暂时不告知他的妻子,他是死于毒杀吗?”雨宫千雪小声与刚才搜查过自己的警察商量着。
  
  女警一脸迷茫,没太懂她的意思,“为什么?”
  
  雨宫千雪双手合十,带着点歉意说着,“不是故意隐瞒,只是暂时不说,我有些猜想想证实下,拜托了,警官小姐。”
  
  女警打量着这位以后有可能和自己成为同僚的女性,眼睛转了转,“难道你知道了些什么?”
  
  “嗯嗯,不过现在还只是推论。等看到那位夫人,我猜大概就能确定犯人了。”
  
  警察小姐勾起嘴角,心里对于这句话是没抱太大期望,不过还是同意了她的要求。
  
  方才警察对于另外两人的询问,雨宫千雪也一直听在脑子里。
  
  警察询问有无进食除咖啡以外的其他东西,秘书回答死者是从起床后,就冲泡了一杯冰咖啡,然后一直在听着他汇报,10:15从家里出门,中间车程是30分钟,期间并无其他的进食,但是这只不过是秘书与司机的一面之词,不能排除两个人的嫌疑。
  
  而她的嫌疑,原本只需要观看监控就好,但是因为停电的缘故,监控录像未能保存下来,所以也暂时不能排除。
  
  真够倒霉的。
  
  很快,不到半小时山田夫人就赶了过来,三月末的天气还带着点冷意,她面色慌张地裹紧大衣来到了现场。
  
  姣好精致的面容里透露着疲惫与悲伤,只是一过来就四处查看着周围的人群,似乎想是寻找谁。
  
  而雨宫千雪的目光也一直盯着她,从未离开过。她敏锐地察觉到,之前那个神色慌乱到不正常的年轻女人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山田夫人,请您节哀。”
  
  警察小姐领着她到了电梯附近,尸体已经从电梯里搬了出来,平放在地上,面上盖了一块白布。
  
  山田夫人扶着身边的警察,步伐不稳,她颤抖着身躯,死死地盯着丈夫死去的电梯,眼神里含着深深的怨愤。
  
  那股子怨念让她清秀姣好的面容都变得扭曲起来。
  
  随后她又扑在地上的尸体旁,掀开白布的一角后又放了下来,整个人泣不成声,悲伤到难以抑制。
  
  雨宫千雪偏着头,询问着一旁的秘书,“看样子,山田先生和他的夫人感情不错啊。”
  
  秘书不自在地朝后退了一步,含糊地回答:“嗯。”
  
  雨宫千雪扫了眼神色不正常的秘书,心里有了大致的答案。
  
  她踱步到山田夫人面前,递过去全新的手帕,“请您擦一下眼泪吧。”
  
  她颤抖着胳膊,伸出手来接过了手帕,低声道了一句谢谢。
  
  雨宫千雪快速扫过她的双手,最后一块拼图已经拼好,真相呼之欲出。
  
  “搞不明白,夫人您应该开心才是啊,毕竟这个出轨的渣男死了。”她半弯着腰,久不出门的脸上一片苍白,没什么血色,再配上这样冷漠的话语,让人有些恐惧不安。
  
  山田夫人拿着手帕的手一抖,原本悲切的表情在此刻僵住了。
  
  其余的人也被她这番话惊住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雨宫千雪的身上。
  
  当中最惊讶的当属秘书,他直接腿脚发软,跌倒在地。
  
  雨宫千雪站直了身体,轻飘飘地瞥了眼跌倒在地的秘书,灰紫色的瞳仁里一片清明。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死去的可是我的丈夫,他可是被人毒死了!”跪坐在地上的山田夫人带着怒意大吼着,整个人像是被悲伤与愤怒冲昏了头脑,显得有些歇斯底里。
  
  而正准备过来拉走雨宫千雪的警察小姐,则是将胳膊伸到一半停住了,她并没有告诉山田夫人死因啊。
  
  “您是怎么知道他是被毒死的?只是掀开了一角吧,就能确定是毒死的吗?既然是有糖尿病,需要靠打胰岛素维持,他又没有进食早餐的习惯,也有可能是死于低血糖啊,毕竟低血糖猝死的人也会昏迷抽搐,口吐白沫,也会是类似于这样的死状,您为什么一口咬定是毒发身亡呢?”
  
  冷静而又直白的话语宛如利剑一般,让山田夫人面上一阵青一阵白,她难以抑制自己身体的抖动,眼神里也满是怨怼,“我只是随口一说罢了,胡乱说的又怎么了,况且你又是谁,凭什么质问我?”
  
  雨宫千雪朝后退着,抚摸着自己的泪痣笑了笑,“嗯嗯,那么夫人您的直觉不错呢,山田先生死于毒物,小剂量的氰/化/物,而且应该是您下的毒吧。”
  
  听到这里的山田夫人终于控制不住,几步跨上前去,两只手狠狠地揪住了雨宫千雪的衣领,面上的表情扭曲着,她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人。
  
  雨宫千雪则是皱了皱眉头,明明都猜到会激怒她,自己也往后撤了,没想到还是被人揪住了衣领,果然宅在家里三年的体力废的她更垃圾了。
  
  这样子的她怎么可能熬得过警校的体能训练啊。
  
  那个变态弟控果然没安好心。
  
  好在一旁的女警小姐连忙扯开了两人,这才让雨宫千雪松了一口气,她看着自己皱巴成一团的衣领,心里感慨着愤怒中的人太恐怖了,激将法这种招数以后还是少用的好。
  
  目暮警部也赶忙走了过来,他正准备开口责备两句,却被山田夫人的怒吼给制止了,“你凭什么诬陷我?那可是我的丈夫!他死前我都不在现场,我怎么可能给他下毒!”
  
  雨宫千雪笑了笑,解开了自己大衣的扣子,膝盖上方的墨绿色裙摆处有着一大块污渍。她指着这块污渍说:“这就是证据,您的丈夫在死前曾与我相撞过,冰咖啡泼到了我的身上,不相信可以问那两个人,如果将这块布料拿去化验,会检查出确切的毒物的。”
  
  “呵,我还以为你有什么证据呢,只是块布料罢了,上面就算检查出毒药那又怎么证明是我下的?我从前两天起就不在家里,他的冰咖啡也都是自己冲泡的,如果按照你的说法,是咖啡里的氰/化/物,那他怎么会撑到现在才毒发身亡,你根本就是胡扯!!我要请律师,我要告你诽谤!”
  
  雨宫千雪半垂着眼,对于山田夫人的指控毫不在乎,“我可没说毒你是下在咖啡里了,你是把毒下在了冰块里。”
  
  轻飘飘的话语宛如重锤一般敲响在山田夫人的心里,让她一时有些难以支撑自己的身体。
  
  怎么可能,这个人怎么可能!!
  
  雨宫千雪清了清嗓子,“夫人您应该和山田先生的感情不怎么样吧,至少您已经知道了他是个出轨的渣男。证据的话,就是您和他手上无名指的戒痕。已婚的男人,不戴戒指,捧着一大束红玫瑰去高级餐厅吃饭,大概率是出来和情人吃饭的吧,这一点我想仔细问一问秘书先生,应该能知道今天山田先生的吃饭对象。”
  
  “这也是您为什么一来现场就四处打量,找人的原因吧,还死死盯着电梯的内部,您看的不是您丈夫最后死去的地方,而是那地上的花束。甚至,您还想将毒杀的罪名推给那位情人。是吧,夫人?”
  
  一开始的雨宫千雪并不能确定是出轨与否,只是那个神色慌乱的女人和山田夫人的反应太过异常,又加上两人手上的戒痕才让她有了判断。
  
  目暮警部有些愣神地听着雨宫千雪的推理,不由自主地跟着她的思路,询问着:“那冰块里的毒是为了嫁祸吗?可是她又有什么把握让山田先生就在这一天喝冰咖啡,还用有毒的冰块呢?”
  
  “这是因为山田先生是个强迫症,对于自己的人生着变态般的掌控欲,所以他每天的早上都会自己冲泡一杯冰咖啡,而你将毒凝聚在冰块里,等到冰块融化,毒药的剂量加重,就能完成你的不在场杀人。你大概特地调查了他会在哪一天去和情人见面,特地在那天的冰块里下毒,只为了嫁祸给她。”
  
  山田夫人此刻整个人已然有些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疯狂地摇着头,“不是,不是,这都是你在胡乱揣测罢了!!”
  
  歇斯底里的状况已经让所有人都对她多少产生了些不信任。
  
  雨宫千雪叹了口气,“山田夫人,这些想查是很容易的,请投案自首吧,我想对您的量刑也是有所帮助的。以下的话,是我的猜测,您既然能想到这样的杀人手法,想必也经过了不少谋划吧,毒物凝聚在冰块里多久会化掉,从您家到商场毒药哪一步会让人毒发身亡,这些你都考虑过吧,而这栋大厦是有监控的,即使您有过乔装打扮,特意避开,也是能看出来的。警官先生,您可以试着去查一下最近一个月的监控,说不定能找到些什么。”
  
  听到此处的山田夫人精神彻底垮塌了,因为眼前这个年轻的女人,将她的犯罪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甚至连她提前来做过实验都猜到了。
  
  她半软着身体瘫倒在地上,神色悲切,连眼神也是虚无的,没有焦点。
  
  茫然地望着死去的男人,面上的肌肉开始颤抖,最后扭曲起来,她咬牙切齿地说道:“那个男人就是个人渣!对,我是杀了他,那也只不过是为我父亲报仇罢了!他欺骗我的感情,入赘我家后就开始觊觎公司的产业,最后逼死我的父亲,包养情人,现在还准备离婚,彻底踢开我,这种人渣为什么不能杀了他啊!!我就要杀了他,然后嫁祸给那个情人,让他们为逼死我父亲付出代价!”
  
  她宛如野兽般嘶吼着,不仅为着自己死去的父亲,还有过去那可笑而又天真的自己。
  
  在场所有人都静默着,承受着她那痛苦的悲鸣。
热门推荐
尘骨 圣墟 尘骨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