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在柯学世界点满厄运后 / 银行抢劫案 一 捉虫

银行抢劫案 一 捉虫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只要是犯罪,无论有什么样的理由,都不可能名正言顺。
  
  也许对于山田夫人来说,这是所有选择里最符合她心意的那一个。
  
  但是无论怎样,杀人都是愚蠢的。
  
  山田夫人沉默地望着手上的手铐,什么也没说,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
  
  目暮警部望着推理了全部过程的年轻女人,带着点鼓励的语气说道:“雨宫小姐是今年的警校新生吧,是个当刑警的好苗子呢。”
  
  一旁的女警官也正准备附和两句,却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啊,雨宫小姐,您身上的衣服…”
  
  她指着绿色裙子,面色有些纠结。
  
  目暮警部也有几分尴尬,毕竟这是重要的物证,但是这也是女孩子的贴身衣物。
  
  雨宫千雪掏出口袋里的刀片,猛地一下朝着自己的裙摆处划拉开来,将沾染着污渍的布料割了下来。
  
  黑色的腿袜与白皙的皮肤在布料的缺口下显露了出来,颜色相互碰撞着,尤其是腿袜上缘与皮肉的挤压处,透着一颗如血般鲜红的朱砂痣,显得更为扎眼。
  
  “这样可以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布料递了过去。
  
  女警官这才回过神来,语气里有些迟疑,“这,这样行吧……目暮警部?”
  
  “咳,可以的。这次多亏了雨宫小姐啊,这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案件破解。”
  
  雨宫千雪有些讪讪地笑了,“没事,我也是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那个,我可以走了吗?”
  
  身为家里蹲三年的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事后的寒暄啊!
  
  更重要的是,和她在这种密闭的空间里待久了,空间里的其他人也是有概率被厄运蔓延的。
  
  简短的录口供后,她总算是得到了离开的允许。
  
  而经过这一出,倒霉的她提前预约好的高级餐厅也没影了。叹出长长的一口气后,走出百货大厦的雨宫千雪从挎包里扒拉出一块压缩饼干。
  
  果然来到异世界,也要和这种食物为伴吗?
  
  干涩的饼干在口腔内缓慢化开,最后勉强吞入腹内,虽然味道不咋地,但是贵在饱腹。
  
  对于食物只要能下咽就可以的她来说,这种东西也没什么不好的。
  
  目睹了案件全经过的松田与萩原在雨宫千雪走后,也得到了离开的许可。
  
  松田阵平打了个哈欠,“我就说嘛,警察不行的,都是一群笨蛋,还得靠一个女生破案。”
  
  萩原研二拍了下自家好友的肩膀,“小阵平你啊,抱着这种心态当警察真的好吗?况且你说的那个女生,以后也会成为警察哦。”
  
  想到好友在现场差点就直抒胸臆,发表感言,实在是让他有些后怕,要不是他拦住了,后续肯定很麻烦。
  
  然而当事人似乎并没有这方面的自觉。
  
  “啊,是那个女生。”松田阵平将好友勾搭的胳膊拍到一边,指着坐在长椅上的长发女生说着,“她坐在这里是干什么?”
  
  萩原研二望着她手里的包装袋,仔细辨识着,“她拿的应该是压缩饼干吧,是在吃午饭?”
  
  “哈?午饭就吃这个吗?”松田阵平一脸不解,是为了减肥吗?但是压缩饼干的热量可一点都不低啊,况且那种东西并不好吃吧,她也并不胖啊。
  
  萩原研二眯着眼,嘴角带着坏坏的笑容,“小阵平终于开窍了?对女孩子有兴趣了?要不要我教你怎么去搭讪啊?”
  
  卷发青年没好气地回答着:“谁要和你这个招蜂引蝶的家伙一样啊,我肚子饿了,去吃拉面吧。”
  
  他摆了摆手,望着长椅上站起身的雨宫千雪,风衣的扣子没扣紧,在动作的起伏里,那颗血红的朱砂痣若隐若现,让他不自在地偏开了眼,故意朝着相反的方向迈开了步伐。
  
  “喂,小阵平!银行的话在另一边哦,你要去哪里吃拉面啊!”
  
  “少废话啦,我肚子饿了,赶紧去吃饭。”
  
  身为好友的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调侃着,和雨宫千雪朝着相反的方向走了过去。
  
  雨宫千雪翻出手机上的备忘录,上面记载着她今天要做的事。
  
  1.购物,很好,没有完成。
  
  2.吃好吃的东西,很好,也没有完成。
  
  3.办理入学的相关业务,不错,这条完成了。
  
  4.去银行办理工资卡,未办。
  
  通过公务员考试就有工资,这对于异世界访客,没带多少钱的雨宫千雪来说,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当然如果没有什么体能训练,那就更好了。
  
  脑内思维爆炸的雨宫千雪在银行下班前的半小时,赶到了门口,临近下班,里面的人并不多。
  
  雨宫千雪伸出手来,暗自比了个耶。
  
  不错,人少就能速战速决,快点办理完银行的事务,她就能回酒店了。
  
  然而这一切并不会如她想象的那么顺利。
  
  “砰!”
  
  猛的一声枪响宛如白日惊雷般炸响在银行里。
  
  被枪声惊吓到的的人愣在了原地。原本有些嘈杂的银行,此刻万籁俱静。
  
  随着从门口窜进来的面具劫匪,众人仿佛才回过神来,尖叫,惊慌,恐惧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开始发酵。
  
  大厅里的银行经理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这个中年男人在慌乱中颤抖着身体准备去按警报器,还没来得及按上,就被身后的男性职工直接一拳砸倒在地。
  
  “垃圾!老子忍你很久了!”
  
  方脸的职工用锃亮的皮鞋在经理身上碾压踩踏着,似乎要借此宣泄出自己所有的怨气。
  
  “都他妈闭嘴!不然子弹可不长眼睛!”领头的劫匪又开了一枪,伴随着枪声的还有他那肆无忌惮的宣言。
  
  一瞬间,原本吵吵嚷嚷的大厅安静了下来,喉舌都被恐惧干结抑制。剩下的只有瑟缩在一起的颤抖与低低的呜咽声。
  
  有着内鬼职工的协助,整个大厅的卷帘门很快被放了下来,外界的一切也随着缓缓落下的卷帘门隔断开来。
  
  明晃晃的灯光映射在惶惶不安的人群里,衬得面色如土的众人又惊又惧。
  
  雨宫千雪稍微远离了聚集在一起的人群,靠着墙壁,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堵的让她有些呼吸困难。
  
  这世界绝对有问题的吧,这难道是什么民风淳朴的哥谭市吗?上午杀人案件,下午持枪抢银行,晚上是不是就该是轮到炸弹狂魔登场了?
  
  那哥谭市的守护者蝙蝠侠呢?
  
  雨宫千雪并不想承认这是自己的厄运带来的结果。
  
  她大致扫视了一圈被困着的人质,此时的银行并没有太多人,放学的学生,出门购物的家庭主妇,年迈的老人,还有银行的工作人员。
  
  在这一群老弱病孺中,唯有两名青年男性显得格外突出。
  
  这不是上午给她报警的那两位吗?
  
  不至于吧,只是给她报警帮个忙就被卷入这种事,这也太倒霉了吧。
  
  他们轻声细语的交谈着,目光时不时落在进门的匪徒身上,仔细听着,其中包含着什么“解决”,“打到”之类的词语。
  
  ??这两人不会是想和这五六个真枪荷弹的匪徒拼一下吧?
  
  一阵生硬的疼痛传来,打断了雨宫千雪的猜想。
  
  她被戴着面具的匪徒直接拽了出去,被枪抵着收取人质的随身物品。
  
  “快点!你在磨蹭什么呢?收完所有的东西,再把这些人绑起来!”
  
  头戴狐狸面具的男人语气焦急,用枪头狠狠敲了几下面前拿着篮子的雨宫千雪。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太倒霉了。
  
  如果说需要动脑子的,她还能挣扎两下,这直接武力碾压的情况,对于她这个体力废来说,太倒霉了。
  
  连蹦跶的机会都没有。
  
  她顺从地听着匪徒的要求,拿着篮子开始一一让人质交上随身物品。
  
  由于低着头的缘故,垂下来的细软发丝遮住了半张脸。让人难以辨清她的情绪。
  
  将篮子递到在最开始就不同于其他人的两名青年面前,她在心里默念着“抱歉。”
  
  “别怕。”
  
  细小而又低沉的声音从面前男人的嘴里轻声吐了出来。声音吸引了她的注意,让她抬起来视线与两人对视着。
  
  眉清目朗的男人对上她的视线,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他身边的是一名卷发青年,也朝着雨宫千雪点点头。
  
  望着这两人落在匪徒身上的坚毅目光,时不时交换的眼神。雨宫千雪皱着的眉头加深了。
  
  收缴完所有东西,她开始拿着捆扎带绑起人质的手腕。
  
  说完全不害怕是假的。
  
  但是多亏于自己的【绝对厄运】,她对于这种事件的接受程度意外的还算可以。
  
  想到这两人可能的行动,她趁着看守的绑匪不注意,将从一开始就藏起来的刀片顺着衣袖滑落到卷发青年的掌心里。
  
  感受到掌心的重量,松田阵平的眼眸突然亮了起来。
  
  他知道那是刀片。
  
  给所有人嘴上贴好胶带,手上绑好捆扎带以后,匪徒对于雨宫千雪的监视也慢慢放松了下来,指挥着她将装着随身物品的篮子搬到一边。
  
  看到略微有些放松的匪徒,她从心里舒出一口长气。背对着匪徒的她,视线落在胸前的项链上,项链的挂坠是精致的沙漏和粉色球型的超能力抑制器。
  
  所谓超能力抑制器,也就是字面意思,抑制她超能力的工具。
  
  佩戴的原因也很简单。
  
  厄运这种任谁都避之不及的东西谁会喜欢呢。
  
  因为这个超能力,她的人生就是狗屎!
  
  正当她盯着抑制器,思绪混乱时,一旁的劫匪却是在走廊深处的楼梯那折腾起来。
  
  “地下金库的门打不开,大哥,直接用炸弹吧!”
  
  听到这句话的雨宫千雪打了个寒战,这个世界的银行抢劫犯这么厉害的吗?枪械就算了,居然要炸金库?
  
  果然这里是日本版的哥谭吧,蝙蝠侠呢?蝙蝠侠你在哪里?
热门推荐
尘骨 圣墟 尘骨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