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在柯学世界点满厄运后 / 第10章 考核结果 捉虫

第10章 考核结果 捉虫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三人对视着,场面一度尴尬,尤其是还在有巡逻教官的情况下。
  
  “赶紧走,从那边的花坛那里,穿过大树,有一条小路,我给你们打掩护。”雨宫千雪第一个开口,语速颇快,没给两个人说话的机会。
  
  正打到一半的两人,并不想把个人恩怨捅到教官那里,随即离开了现场。
  
  就在两个人穿过花坛后,教官也赶了过来。
  
  手电筒的亮光明晃晃地打在了她的脸上,教官一脸疑惑,“就你一个人吗?这么晚在这里做什么?”
  
  雨宫千雪举起自己手里的毛巾,“夜跑呢,没注意时间,我现在就回去。”
  
  “就你一个人吗?”
  
  “对的,就我一个人,难道…还有别的东西吗?”雨宫千雪眉头紧锁,脸上有些慌乱。
  
  教官皱了皱眉头,催促着:“你在想什么,快回去睡觉,马上要到熄灯时间了。”
  
  “是,教官!”
  
  雨宫千雪敬了个礼,穿过长廊与广场,来到了学生宿舍这里。
  
  警校的宿舍为了方便管理,男女生进去的门是同一道门,进了大门后,是共同的大厅。
  
  大厅的左边一栋是女生宿舍,右边一栋是男生宿舍。
  
  看门的阿姨瞥了她一眼,指着时钟说道:“注意点时间啊,怎么女孩子也这么不听话。”
  
  雨宫千雪讪讪地笑了笑,“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走进大厅,卷发青年与金毛青年正站在男生宿舍门口。
  
  两个人如同幼稚的孩子一般,互相敌视着,视线在半空中交织着,似乎能看到其中对撞产生的火花。
  
  雨宫千雪进门的声音,打破了这死一样的平静。
  
  “没为难你吧?”松田阵平率先移开了视线,开口问道。
  
  随后是降谷零的问候,“刚才谢谢了,你没事吧?”
  
  “没事,倒是你们的伤势还是赶紧处理下吧。我先回去睡觉了。”
  
  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这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大抵是对警察的态度造成的矛盾,这种事她并不想掺和进去。
  
  更重要的是,她真的好累,全身的细胞都在发出悲鸣,发出了想要休息的渴望。
  
  回到单人宿舍里,在训练室冲过澡的她直接瘫倒在床上,整个人昏沉沉的,但还是挣扎着爬起来换了衣服再睡觉。
  
  好累啊…
  
  这样的生活还得持续半年…
  
  好想回家当个永不出门的家里蹲…
  
  在浑身肌肉的酸涩中,雨宫千雪迎来了全新的早晨。
  
  “起床,起床,请立即到操场上,今天是普通点名。再次重复一遍,起床,起床,请立即到操场上。”
  
  伴随着广播声,雨宫千雪猛地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下一秒她就因为浑身的肌肉酸痛跌倒在地上。
  
  难以名状的酸痛,她甚至没办法做太大的动作。
  
  她坐在地上,呼出一口气后,咬着牙强撑着站了起来,整理床铺,换上衣服,刷牙洗脸出门。
  
  队列是根据身高排布的,一米七的她站在女生队列的最前面隔壁就是男生。
  
  点名结束后,就看见鬼塚教官徘徊在松田阵平与降谷零的面前,面色不善。
  
  好在伊达班长利用打蟑螂的借口,敷衍了过去。
  
  前一秒她还心底里在夸赞伊达航随机应变,下一秒因为伊达航的话整张脸垮了下来。
  
  “虽说如此,但作为破坏学校物品的惩罚,我们鬼塚班多跑一圈。”
  
  伊达航说着,一马当先,催着人跑了起来。
  
  勉强着自己抬起腿脚的雨宫千雪深深地叹了口气,你为什么自我惩罚这么熟练啊,伊达班长!
  
  鬼塚教官压根就没说要整连带责任啊!
  
  她咬着嘴唇,挣扎在跑道上。
  
  耐力跑,她雨宫千雪的一生之敌!
  
  果不其然,她又是最后一个完成了跑圈任务的学员,又再一次引来了众人的侧目。
  
  “怎么,就和脱水了一样?”
  
  松田阵平凑了过来,脸上还带着包扎的纱布,一张帅气的脸都被青紫色的痕迹给破坏了。
  
  雨宫千雪勉强支撑起来身体,“没……没事……”
  
  她大喘气,努力恢复着自己的气息。
  
  身边的伊达航拍了拍她的肩膀,“不错啊!雨宫,今天坚持下来了。”
  
  雨宫千雪想露出一个笑容,脸上的肌肉却不听指挥,露出来一个别扭至极的弧度。
  
  “真没事吗?要去医务室吗?”降谷零也跟着问了一句,毕竟昨晚也多亏了她解围。
  
  雨宫千雪摇摇头,“多谢关心,没关系的。”
  
  随后回到了队列里,全身酸痛的肌肉都在悲鸣中。
  
  就这样,拖着这副身躯,她跟着伊达航整整练习了一周。
  
  从一开始的酸痛到没办法做太大的动作,到后来基本熟悉了身体的极限。
  
  在某一瞬间,雨宫千雪真的觉得这可能是她一生里最努力的一周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体能考核的这一天。
  
  从床上爬起来的雨宫千雪敏锐地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肌肉的酸痛她早就已经习惯了,然而这一次出现不舒服的是自己的喉咙。
  
  她好像因为训练后没注意的缘故,感冒了。
  
  真倒霉,太不幸了。
  
  喉咙里泛着难以忍受的干痒,像是无形的羽毛在抓挠着她的喉咙,令人难以忍受的异物感。
  
  更重要的是,她的鼻子也不通气了,这在耐力跑中,是致命的。
  
  用嘴呼吸,她可能没办法撑到长跑结束。
  
  体能考核的前两项都毫无障碍,最后的耐力跑开始了。
  
  实际上从考核的角度来说,三项通过两项,其实她已经算是合格了。
  
  但是想了想一直在努力带自己训练的伊达班长,她猛地拍打了下自己的脸颊。
  
  雨宫千雪,别人为了你做了这么多,你可不能辜负他的期望啊。
  
  漫长的跑道,干涩的空气从张开的嘴里,灌入喉咙里,让原本就发涩的甬道变得更加难以忍受。
  
  冷空气显得格外冰凉,如同刀子一般。
  
  风吹得她整个脑袋也都晕涨涨的,疼痛难忍。
  
  就像是把脑子丢到了洗衣机里甩过一样。
  
  脚步也变得迟缓起来,也许是感冒的缘故,她觉得耳朵处都蒙着一层雾气,周围的声音化作了白噪音,嗡嗡的。
  
  已经几乎忘记了自己到底跑了多久,也不记得还剩下多久没有跑。
  
  她知道的,没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只要说出来感冒,就能光明正大的推迟掉这次的考核,鬼塚那家伙看起来凶狠,实际上意外地挺好说话。
  
  但是,为什么会执拗地想要去参加考核呢?
  
  单纯是为了伊达航的教导吗?
  
  不,他也是个好人,和老爸一样性格的烂好人,不会责怪自己的。
  
  雨宫千雪是个被动的家伙,大多时候怕麻烦的个性会压过一切。
  
  但是,也许是感冒把她的脑子给弄坏了,她竟然有些执拗地想要证明些什么。
  
  想要证明她这个倒霉透顶的家伙,在被厄运缠身的时候,也是可以试着去挣扎一把的。
  
  道路就像是莫比乌斯环,永远没有终点。
  
  她抬着沉重的脚步,想要再踏出的时候,却被身边的人猛地一下拉住胳膊。
  
  “喂!已经跑完了,你……你怎么了?”
  
  松田阵平早就跑完了全程,和自家好友坐在台阶上望着还没跑完的人,其中就有挣扎在最后梯队的雨宫千雪。
  
  跑到最后踉踉跄跄,胸膛剧烈起伏着,有些惨白的嘴唇也已经干结皲裂,露出殷红的颜色。
  
  松田阵平有点担心,“这家伙不会跑到最后晕倒了吧?”
  
  萩原研二回答着:“有可能。”
  
  两人的担心不无道理,其余人都已经跑完了,她是最后一个到达终点的。
  
  只是紫灰色短发的女生却没有停下脚步,依旧是往前踏出脚步。
  
  松田阵平连忙跑了两步跟上去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一直关注着的伊达航也赶了过来。
  
  雨宫千雪觉得眼前有点黑,旋转的黑色宛如漩涡一般在眼前纠缠着,腿脚和双手都在颤抖,她就像是站不稳一样。
  
  胸膛剧烈的起伏着,身体在抖动。
  
  如果不是身边人的支撑,她估计会一下子跌倒在地上,大脑就像是过载的cpu,无法接收外界的信息。
  
  时间的感觉也被混淆了,也许是一瞬间,也许是十秒钟,也许是几分钟。
  
  她总算是回过神来。
  
  一旁的其他人也被雨宫千雪吓得够呛,就差直接把她送到医务室里了。
  
  好在一分钟不到,她就清醒过来了。
  
  鬼塚教官赶忙问道:“怎么样?身体感觉怎么样?”
  
  雨宫千雪有些木楞地摇着头,“啊,没事的。”
  
  声音沙哑干涩。
  
  “你这家伙的口头禅就是没事吧,无论问你啥都是没事,赶紧去医务室!”
  
  说完,松田阵平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就要拉着她去医务室。
  
  萩原研二一把按住自己的好友,小阵平…
  
  伊达航:“脸色很差,声音也不对劲,你怎么了?”
  
  雨宫千雪脑子里还有些晕乎乎,她按照伊达班长教导的那样调息着自己的呼吸,几个深呼吸后,总算是找到了说话的节奏。
  
  她按着自己的脉搏,“首先是,我没事,可以确定身体上没什么大事。脸色差劲是因为跑了这么久,这个很正常。声音是因为我一直用嘴呼吸,所以成了这个样子,不是其他的。至于刚才的一瞬间失神,虽然眼前发懵,但是也没有天旋地转,大概是因为早饭没吃多少导致的贫血或者是最近压力过大。最后我刚测了下自己的脉搏,在110左右,考虑到是剧烈运动后,还算正常。”
  
  一连串的话说完,她忍不住咳嗽了几下,故意隐瞒了感冒的原因,是因为她可以想象自己说出来以后,伊达班长的震怒。
  
  见她思考如此清晰,这也才勉强让围着的人放下了心。
  
  同时随着她的耐力跑结束,上午的测试也结束了,随后便是为期一天半的休息。
  
  也是他们进入警校后的第一次休息。
  
  腿脚发软的雨宫千雪本想溜回宿舍,却被伊达航一把拉住了衣领,“去医务室检查下。”
  
  “真没事。”她苦笑着。
  
  伊达航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你想骗过我吗?我可是教了你那么久,长跑里口鼻并用呼吸你早就掌握了吧,我不觉得你会犯这种错,那就只能是因为鼻子堵住了,不得不全程使用口呼吸吧。所以答案就是你感冒或者得了鼻炎。”
  
  他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防止过度出汗的身体受了冷风。
  
  “伊达班长…”她低头喃喃着,果然是个像老爸那样性格的烂好人呢。
热门推荐
尘骨 圣墟 尘骨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