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在柯学世界点满厄运后 / 第11章 河边的尸体 一

第11章 河边的尸体 一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身体才是一切的基础,下次不准再这样了!”
  
  拿着医生开的药,一路上雨宫千雪都这样低着头,顺从地听着伊达航的叮嘱。
  
  穿过走廊,便是宿舍的大门,她脱下披着肩膀上的衣服,道谢着:“是,我保证下次会注意自己的身体!多谢班长大人了!”
  
  伊达航点点头,让她赶紧回宿舍休息。
  
  一回到宿舍,她便整个人瘫倒在床上不想动。
  
  累死了,这才第一周。
  
  按照惯性,她开始看起来挂坠上的沙漏,感觉比之前好像又多了点。
  
  但是粉尘的数量根本没办法统计明确,也只能估摸一个大概。
  
  仔细想一想到底是怎么搜集的能量,还是琢磨不清,需要更多的参考样本。
  
  原本疲劳的身体,在此刻却入睡困难,雨宫千雪扒拉出自己的课本来,各种法律书籍。
  
  因为超能力的缘故,她自小的爱好也与齐木楠雄差不多,比如什么推理小说,漫画,各种奇怪的书籍,甜品等。
  
  家里蹲三年里,更是看了一堆的书,杂七杂八,各种奇奇怪怪的知识。
  
  所以在警校上缴手机的状态下,她拿着课本也能看得津津有味。
  
  直到房门被敲响,她看了眼桌上的钟,已经过了饭点了。
  
  “雨宫同学,你在房间里吗?”软软的女声传了过来。
  
  “进来吧,门没锁。”
  
  进门的是同班的女生,公主切的黑色短发,长着一张我见犹怜的娃娃脸。
  
  宛如小鹿般眼睛似乎蒙着一层淡淡的雾气,嘴角牵起甜美和善的笑容,“雨宫同学怎么样了?”
  
  正缩在被窝里的雨宫千雪连忙起身,“身体没什么大碍,月见同学。”
  
  她将手里的刑法书丢到一边,拉了书桌前的椅子给月见五月,邀请着她坐下来,自己则是坐在了床边。
  
  月见五月笑眯眯的,将手里的水果递了过来。
  
  “这是伊达班长让我拿给你的,说是希望你多吃点。”说着她还学起了伊达航的语气,“维生素对于身体可是很有帮助的,一天一个苹果,医生远离你!”
  
  连带着表情也学得惟妙惟肖,一下子逗笑了雨宫千雪。
  
  “哈哈,那就谢谢月见同学送过来了。”
  
  月见五月眨巴了下眼睛,“嘿嘿嘿,没事啦,举手之劳,感冒真的没关系吗?有吃药吗?你午饭吃了吗?”
  
  语气温软而又真挚。
  
  雨宫千雪点点头,“没关系的,不严重。药已经吃过了。”
  
  “雨宫同学今天上午可是把人吓到了,真的没事吗?”
  
  “没事的,谢谢关心。”
  
  说完雨宫千雪就默默垂下了眼,实在是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
  
  月见同学很受欢迎,无论是在女生这边,还是男生这边。
  
  仅仅是一周,基本就和所有人都打好了关系。
  
  而自己就是月见同学的反面,疏离而又冷漠,每天都泡在训练室与健身房里。
  
  请问家里蹲和现充该怎么有共同话题?
  
  “唔,雨宫同学刚才看的是还没学到的刑法吗,是在自学吗?好厉害啊!”她偏着头,带着如阳光般温暖的笑容。
  
  雨宫千雪瞥了眼床上的书,点点头,“嗯嗯,没有手机的话也只能看书了吧。”
  
  “哇~,那我后面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请教雨宫同学吗?”
  
  月见五月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跶了起来,握着雨宫千雪的手,焦糖色的眼里满是期待,就像是有星星在眼底闪耀一般,让人无法拒绝。
  
  感受着这样的目光,她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雨宫同学真好!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啊?”
  
  “不可以吗?”可怜巴巴的眼神,像狗狗一样。
  
  雨宫千雪回复着:“可以。”
  
  “那雨宫同学好好休息!傍晚我来找你!”
  
  带着来时那样温软的笑容,她站在门口朝着雨宫千雪挥挥手。
  
  送走了现充同学月见五月,雨宫千雪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热情洋溢的邀请,让人没有任何借口拒绝她。
  
  不过又欠了伊达班长的人情啊,她看着袋子里的水果,摸了摸肚子,中午没吃的她觉得有些饿了。
  
  她已经很久没吃过苹果了。
  
  洗干净后,刚咬下一口,就看见白色的虫子从果肉里钻了出来,蠕动着身躯,似乎在耀武耀威。
  
  ……
  
  呵呵,真不愧是自己呢。
  
  她是点了什么吃苹果必定有虫的buff吗?自己买的就算了,为什么别人送过来的也会有啊!
  
  将嘴里的苹果吐到垃圾桶里,剩下的苹果也让她丢了进去。
  
  随后她双手合十,站在垃圾桶旁默念了一句:“抱歉,伊达班长。”
  
  果然就着白水,吃着面包才是她的归宿吧。
  
  剩下的苹果她是不敢再吃了,生怕自己只要一碰到就又会加一只虫子。
  
  她倒不是像自己幼驯染那样害怕虫子,但是怎么也不会喜欢会在自己食物里冒出来的软体动物。
  
  倒霉的雨宫千雪依旧继续散发着她的厄运,晚上的食堂因为锅炉维修,没有晚餐供应。
  
  “我们去学校外面吃吧!怎么样?”月见五月这样提议着。
  
  虽然很想告诉她,和自己一起去吃饭是没啥好结果的,不过最终还是没能说出来。
  
  然而这一次,她们还没来得及找到一家吃饭的店面,就被河边的尖叫声给吸引了过去。
  
  “啊!!!”
  
  凄厉的女声一下子怔住了所有人的心神。
  
  月见五月仿佛被吓到了,轻轻拍抚着自己的胸口,“我们去看下吧,说不定是有人遇到危险了。”
  
  雨宫千雪心里涌上不好的预感。
  
  她的直觉告诉她,可能是什么案件。
  
  果不其然,等她们到达河边时,绿色的坡道草地上,女人正瑟缩着身体瘫坐在地上。
  
  一具被泡得发白的女性尸体,就这样挂在河堤附近的水草上,赤/裸着,肿胀发白的半边身体还继续随着水流摆动。
  
  一时间的冲击让围观的群众也愣住了。
  
  “景,你打电话报警,我去把尸体搬到岸上来。”
  
  熟悉的声音让雨宫千雪回过头,金发黑皮的降谷零一边往河边赶,一边脱下自己的外套。
  
  月见五月抓着身边人的胳膊不停地颤抖着,嘴唇也有些哆嗦。
  
  “没事的,月见同学。”
  
  雨宫千雪安慰着自己的同学,思考着要不要下去查看下情况。
  
  尸体的模样让岸边的某些心理承受能力不太行的人,开始干呕,或者是捂着嘴偏过头。
  
  毕竟大多数人一生也遇不到几次这种意外死亡的尸体画面。
  
  雨宫千雪并不算在心理承受力较差的人之中,她有着奇怪的探知欲,却又是深深的怕麻烦者。
  
  此刻如果是她自己发现的尸体,她可能会有兴趣查下去,但是现在自己只是围观人群中的一员。
  
  而且身边的月见同学看起来似乎不太适应这种状况,还是提前离开比较好。
  
  但是,这些天一直思考着沙漏能量收集的她,觉得有些事不能就这么轻松放过。
  
  这是个让她验证的机会。
  
  “诸伏同学,你报完警了吗?”她主动朝着人群外正挂断电话的同级生打着招呼。
  
  清秀俊雅的青年有些惊讶地望了过来,“雨宫同学,月见同学,你们也在这里啊,怎么了?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月见五月转过身,“诸伏同学晚上好。”
  
  “我没事,月见同学你怎么样?”雨宫千雪望着已经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的月见五月,微微皱了下眉头。
  
  “我……,还好。”
  
  很勉强的话语。
  
  诸伏景光有些疑问,“月见同学,你真的没事吗?”
  
  “嗯嗯,没事的。”她努力扬起笑容,摆了摆手。
  
  “诸伏同学,麻烦你照看下她,我去那边看一看。”
  
  见对方答应后,雨宫千雪说着微微撤开两步,现在她能放心去验证自己的猜想了。
  
  坐在草坪上的第一目击者抱着自己的胳膊,整个人的手臂都在哆嗦着,仿佛帕金森症一样停不下来。
  
  雨宫千雪附身越过栏杆,走到了发现尸体的女人面前,“女士,你还好吗?”
  
  她掏出一块干净的手帕递了过去。
  
  陷入恐惧中的青年女性好一会才缓过来,接过手帕的手也在颤抖,反应了一会才开始擦拭自己脸上因惊恐落下的泪水。
  
  降谷零将半沉在水里的尸体拖到了岸边,脱下的外套也盖在了无名女尸的身上。
  
  短款外套只能勉强遮住女人中间的躯干,脖颈以上与膝盖以下都裸露在外。
  
  目之所及的皮肤,都泛着惨白色,松垮垮的。脸上被浸泡过度的五官痛苦地扭曲着,口唇处惨白里也带着青紫,往下脖颈处还有被抓挠的痕迹。膝盖处是青青紫紫的擦伤,擦伤露出的血肉里还夹着点浮萍的绿色,脚踝处是几道凌乱的红痕。
  
  雨宫千雪也凑了过去,问道:“她是被什么缠在水里了吗?”
  
  “是绳子。”
  
  降谷零将一条黄褐色的麻绳丢了出来。
  
  在他到河边的时候才发现,挂住尸体的不仅是水草还有一条纠缠在她脚踝处的绳索。
  
  两人蹲下身一起研究着尸体上的残存的信息。
  
  “根据角膜判断,死者应该死了有10到12个小时了。”
  
  雨宫千雪扒开死者的紧闭的眼皮,角膜上的白色斑点逐渐扩大,成云片状,但尚可透视瞳孔,为轻度混浊。
  
  降谷零点点头,看了眼手表,现在时间是18点20分,“死者应该是死于早上的6点到8点之间。”
  
  随后他又看了死者的口腔,紧闭着,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掰开,里面几乎没什么水渍,耳膜处也没有血迹。
  
  “看牙齿,死者应该是20岁左右。”
  
  他微微皱着眉头,看起来并不像是溺死者。
  
  反而像是在岸上杀死后,再抛尸至河里。
  
  雨宫千雪则是盯着脖颈上的抓痕,她比对着死者的指甲,基本可以确定是死者自己抓挠的。
  
  如果还有力气抓挠,为什么不抓凶手呢?凶手不在场?还是说是毒杀?痛苦到只能抓挠自己?
  
  可是这又和她死死闭着自己的嘴巴有些说不过去。
  
  毒药是气体?
  
  不不不,那在死后也不会这样紧闭着嘴巴。
  
  思考无果后,她又缓慢地掀开了盖着的衣服,没有任何擦伤。那么表示衣服应该是因为河水冲刷导致的丢失的,至少在落水后的大半时间里,她身上都是有衣服遮蔽的,否则就会出现膝盖那样的伤口。
  
  “降谷同学,你在解开脚踝处绳子的时候,有什么注意到的地方吗?”
  
  “绳子上像是绑过重物,但是我不认为她是脚绑重物跳水自杀的。”
  
  “嗯嗯,我也这么觉得,如果是真心想绑重物,脚踝处的痕迹不会这么凌乱的。”
  
  不是自杀,那只能是凶手将死者伪装成自杀了。
  
  两人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目光里得到了相同的答案。
热门推荐
尘骨 圣墟 尘骨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