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在柯学世界点满厄运后 / 第12章 河边的尸体 二

第12章 河边的尸体 二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可是,死者真正的死因又是什么呢?
  
  两个人心里同时冒出了这种疑问,无外伤,非溺死,看起来也并非是毒杀,她是怎么死的?突发疾病猝死?那犯人也没有必要抛尸到河里。
  
  思考无果的雨宫千雪准备去刚才捞起来尸体的河边去看一眼。
  
  由于前两天的降雨,河水自上而下显得并不那么清澈,带着几分浑浊,离河边越近,草地也越湿软,除去刚才降谷零的脚印外,也没发现其他的痕迹。
  
  就在她想要更靠近一点时,被降谷零喊住了,“雨宫同学,那边不好走,很滑。还是我去吧,你生病了还是不要去河边风大的地方。”
  
  说着,金发黑皮的同级生已经走到了身后。
  
  雨宫千雪有些诧异,“降谷同学是看到我去医务室拿药了吗?”
  
  “不是,你上午跑步的时候看出来的。”
  
  “真不愧是第一呢。”
  
  雨宫千雪感叹着,准备去和已经恢复镇定的目击者交谈下。
  
  等她过去的时候,诸伏景光与月见五月也凑了过来。
  
  年轻女人还是有些畏惧,颤抖着嗓音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嘛,附近的警校生,您现在好一点了吗?”
  
  回答的是月见五月,富有亲和力的长相,甜软温柔的嗓音,让女人顿时觉得放心了不少。
  
  她开始讲述着自己发现尸体的经过。
  
  吃过晚饭准备夜跑的她,在经过这座桥的时候,头上戴的帽子被风吹跑了,于是她就越过栏杆来到河边捡帽子,没想到拨开水草,看到了一只惨白的胳膊,让她顾不得自己的帽子整个人尖叫着躲到了草坪上。
  
  而当时的桥上,行人也只有寥寥几个。她也因为恐惧没有更多的线索能提供。
  
  并没有什么信息量的答复,让雨宫千雪皱了皱眉头,她偏过头眺望着这条河流。
  
  诸伏景光对着她说道:“这条河自上而下都有栏杆防护,唯一一处没有栏杆的还是上方五公里处的坡道的最高处,那个地方之前出了车祸,栏杆被撞坏了。”
  
  这时候降谷零也回来了,“那边的河滩没什么特殊的地方,我们还是要找到案发的第一现场才可以,去那个坡道看一看?”
  
  雨宫千雪半垂着眼眸,还是回到了尸体身边,她总觉得这个尸体有些怪怪的。
  
  一般来说,死者是被抛尸入水,不应该会有这种尸体痉挛才对。她看着死者的右手,陷入了思考。
  
  在死亡后的1到3小时会出现尸僵,随后在12到15小时后到达巅峰。
  
  这具尸体的尸僵在不应该存在的时间里到达了巅峰,要么是她的死亡时间判断有误,要么就是这个在死前经历过挣扎,能量大量流失。
  
  而且,为什么她的右手为什么会扭曲成这种样子?这不像是在岸上被人杀害的姿势啊。
  
  她低着头,右手习惯性地撩着自己的头发,陷入了思考中。
  
  也就在这时候,警察赶过来了。
  
  跟着警察一起过来的,还有伊达航和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拎着买来的生活用品,问着:“班长,你中午不是买了水果吗?怎么又买了一堆?”
  
  “你说那个啊,那是给雨宫的。她感冒了,所以给她送了点苹果过去。”
  
  “哈??所以说她最后那个要死不活的样子是在带病跑步吗?”松田阵平有点傻眼。
  
  伊达航也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正准备附和,却又因为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是啊……,松田你看那边,好像是降谷还有雨宫他们。”
  
  松田阵平看着围着的人群与警车,眉梢一挑,他第一次和雨宫千雪见面就是在杀人现场,难道说她又碰到案发现场了吗?
  
  事实如他所料,的确是这样的。
  
  两人听着周围人的交谈,将警察来之前的事了解了个大概。
  
  由于围了警戒线,他和班长也不好再参与其中。
  
  “雨宫好像和那个戴帽子的警官挺熟悉的,降谷和她是在参与破案吗?”
  
  伊达航看着草坪上正侃侃而谈的雨宫千雪,有些惊讶。
  
  松田阵平撇撇嘴,“雨宫那家伙推理能力很强的哦,班长,她肯定会比那个金毛混蛋先找到凶手!!”
  
  “哦?你对她这么有信心?还是单纯因为你看不惯降谷?”
  
  “都有吧。”
  
  草坪上刚赶到的目暮十三正指挥着现场的勘察工作。
  
  雨宫千雪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警部先生,晚上好。”
  
  “雨宫小姐这是已经入学了吧,警校生活还习惯吗?”
  
  “多谢关心,挺好的。那几位也是我的同学,我先介绍下我们整理得到的线索?”
  
  目暮警部点着头,开始听起雨宫千雪的讲述,在讲完她的推理后,降谷零也跟着补充着。
  
  但是在听到雨宫千雪对于尸体的疑惑时,几人都有些沉默了。
  
  这的确是个疑点,矛盾重重。
  
  很快,负责检验的警官开始汇报情况,“死者年龄应该是20岁到25岁之间,死亡时间是在早上的6点到8点,身上无致命伤,膝盖上的外伤是在水中摩擦碰撞所致,也无其他证明其身份的物件。根据检测口腔与呼吸道内部也无溺液,血液样品已采集,正在化验中。初步判断,死者应为死后抛尸。”
  
  听到最后一句话,雨宫千雪的眉头蹙了起来。
  
  由于警车与围观人众的聚集,很快与死者相熟的人员也来到了现场,是一位青年女性平山唯。
  
  她一见到死者,整个人都神色慌乱起来,捂着嘴退了好几步,在呕吐过一番后,才恢复了镇定。
  
  死者名为山崎樱子,22岁。有一个未婚夫田中亮,两人在同一家公司里当普通职员。平日里性格和善,没什么交恶的朋友。昨晚她们还在一起喝酒到通宵,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山崎樱子酒醒送她出门。
  
  没想到早上还在相互道别的两人此刻便天人两隔。
  
  负责询问的警官提问着:“那平山小姐,早上的6点到8点您有不在场证明吗?”
  
  平山唯回答着:“有,我是在便利店买过东西才回到家里的。那个时间应该是6点半,随后我就回自己家里睡觉了。从我家到这里要很远,况且我也不会杀樱子的!!肯定是田中亮那家伙杀了她!!”
  
  语气到最后,显得更加激动起来。
  
  “胡说!!你算哪门子樱子的朋友!!明明你才是最有动机杀害她的!”
  
  吼出来的,是被警察通知过来的田中亮,他面色扭曲着,整个人愤怒不已。
  
  “田中先生,你冷静点,有话慢慢说。”
  
  大喘气好一会的田中亮终于冷静了下来,“我昨天一直在公司加班,一起加班的还有同组的后辈,因为错过了零点的电车,我就在公司的休息室里睡觉了,今早8点,才和同事一起回家。然后就怎么也找不到樱子,打电话给平山也没人接。”
  
  雨宫千雪打量着这两个人,很明显,这两个人都没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打扰一下,我们问一下你们都说对方有杀人动机,是怎么一回事吗?”降谷零见警察做完了基本的调查后,开始了自己的询问。
  
  平山唯狠狠地瞪了田中亮一眼,“因为这个家伙想要樱子把公司晋升的机会让给他!!樱子昨晚还和我诉苦,说搞不懂他到底怎么了。还说你总是和她吵架,逼着她让出晋升机会。”
  
  田中亮也不甘示弱,“那你呢?你身为她的幼驯染,却一直嫉妒她。还连续抢了她两个前男友,谁知道你是不是趁着天没亮杀人抛尸了!!”
  
  “我才不会伤害樱子,是那些男人出轨了,我去调查而已!!你从哪里听到的胡言乱语?”平山唯怒目而斥着。
  
  田中亮表情扭曲着,“呵呵,要说起来,你昨晚一直和她在一起吧。”
  
  “那又怎么了?”
  
  “警察先生,那不就更能证明我的清白了吗?按照她说的,她今早五点多才和樱子分开,从公司到樱子家里要坐一个小时的电车,我难道要长了翅膀从公司飞到她家里,杀人再抛尸,最后再飞回到公司吗?况且你说你6点半在便利店出现过,后面又没有不在场证明!”
  
  平山唯一时间百口莫辩,的确她昨晚一直和樱子通宵喝酒,到早上五点多才和樱子分开。后面也一直回家睡觉,没人能给她证明。
  
  降谷零微微偏过头,询问着一言不发的雨宫千雪。
  
  “你怎么看?”
  
  雨宫千雪呼出一口气来,“我觉得他们俩都没有说谎,至少现在的不在场证明里,没什么不对劲的。现在首要还是要找到第一案发现场。”
  
  “是的,这个案发现场会在哪里呢?”
  
  警方很快派人到了山崎樱子的家里,家中一副宿醉通宵的混乱样子,根据平山唯的供述,这个场景和她早上离开时并没什么区别。
  
  也就是说,山崎樱子是在早上出门以后,就没回到家里。
  
  这下,平山唯的嫌疑更大了。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她执拗地辩解着,望着尸体的眼神是那么痛苦,“我不会杀樱子的,我绝对不可能伤害樱子的。”
  
  打捞的人员一路沿着河流往上,推测着可能的抛尸地点,在沿途中发现了尸体被水流冲散的衣服与随身物品,在上面除去本人的指纹以外,没有任何犯人的信息。
  
  雨宫千雪半弯着腰,和降谷零一起查看起打捞上的物品。
  
  小包被水浸泡的发涨,发白,里面是化妆镜,钱包,驾驶证,破碎的纸片,还有一瓶标签大部分损坏的喷雾。
  
  “这是?”雨宫千雪指着没了标签的喷雾器,发出来疑问。
  
  正一起凑过来的月见五月拿着喷雾器,看了看,又试着喷了下,回答着:“是氧气啦。”
  
  降谷零:“氧气??随身携带这个很危险的吧,会一不小心炸掉的吧?”
  
  氧气喷雾??冰冷的水面?疑似落水又像是抛尸的死亡?脖颈喉咙处的抓伤?
  
  所有的拼图在她脑海里汇聚着,拼凑着,真相呼之欲出。
热门推荐
尘骨 圣墟 尘骨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