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浴火冲天 > 第九章 报复

第九章 报复


  下课铃在十点准时响起。这时大部分同学都会选择回家或是回宿舍。当然也有一部分人还会留在班级里继续学习,因为教学楼半夜十二点才会熄灯,宿舍也会在12点半锁门。往常方想都会等到教学楼熄灯前一小会才会离开。可今天,他却在十点钟铃响后就起身向教室外面走去,因为胡晓磊。
  胡晓磊是hl是本地人,每天都会回家住宿。他是一个不爱学习的人,整天调皮捣蛋,成绩也是全班垫底的。按照常理以胡晓磊的成绩,是不可能到第一中学上学的。可据说是家里走了关系,才让他堂而皇之的出现在第一中学高中部。胡晓磊家条件很好,从他的一身名牌衣服就能看出。由于家里有人在市公安系统做领导,所以很多学校里和学校周边的小混混,都刻意的巴结讨好胡晓磊。这更助长了他的嚣张气焰!在班级里,他自认为除了班主任以外他最大,谁敢哪怕对他有一点不敬,他就会辱骂责备,更甚至大打出手。也因此被学校处理过几次,更有一次差点劝退。可就是由于家里有过硬的社会关系。他还能全须全尾的在一中读书。
  此时胡晓磊和几个狐朋狗友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们打闹嬉戏,不时的捉弄一下路人。每当路人露出厌恶的眼神,他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哈哈大笑!胡晓磊不知道的是,他的背后不远处,一直有一个人像幽灵一样紧紧跟随着。
  胡晓磊在通往自己家的胡同口和几人告别,孤身一人走进胡同。他的家在胡同尽头的小区内。胡同里没有路灯,周围的建筑把月光挡的严严实实,所以胡同里一团漆黑,胡晓磊只能打开随身携带的手电照明。不知怎的,这条他走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胡同,今天却让他感觉到恐惧,仿佛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注视着自己!他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快速的往家的方向走去。
  大约走了50米后,胡晓磊停下了脚步,因为在他的面前,窄窄的胡同被几块大石挡得死死的。“该死的!这是修路吗?下午去上学时还没堵上!怎么没人通知?”胡晓磊准备转身,走别的路回家。他边转身边不停的咒骂!“玛德,害得老子多走不少路!”可是,当他刚转过身后,就被眼前的黑影吓了一跳!他感觉浑身的汗毛仿佛都竖了起来!“你是谁?”他色厉内荏的大声喊道。边喊边把手电的光照了过去。
  只见胡晓磊的眼前站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个子不高,微长的头发遮住了眼睛,在这隆冬季节里,他却只穿着薄薄的衣衫。他低着头,透过手电的光,胡晓磊根本看不清他的容貌。
  “你是谁?”胡晓磊再一次问道。这声音里还似乎带着颤音!那个男人慢慢的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年轻的脸。是的,这个人就是方想。他提前和同学们打听到胡晓磊家住在这里。又仔细了解了路况,发现这条小胡同是胡晓磊回家的必经之路。所以,他准备在这里和胡晓磊聊聊今天上午的事。
  刚才跟在胡晓磊背后的人,也是方想,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要确定胡晓磊放学后是否直接回家。要知道,这帮二世祖们,经常是放学后去网吧或是KTV玩的。当他确定了胡晓磊走上了回家的路以后。就快速的跑到胡晓磊的前面,找到几块大石,把胡同堵住。接着,又跑出胡同,在胡同口的隐蔽处等待着胡晓磊。
  此时的胡晓磊已经看出对面的人是方想。他的心落在地上,深深地舒了一口气!可随之而来的,是满腔的怒火!他对着方想大声咆哮道:“方想,你他码的想干嘛?大半夜不回寝室睡觉,跑这来吓唬老子!你信不信老子弄死你!”胡晓磊边喊,边快步走到方想近前,用手猛地推了一下方想的肩膀。
  方想默默的承受了胡晓磊的一推,他稳稳的站在那里,纹丝未动。他缓缓的看向胡晓磊,眼神中充满了嘲讽。
  看到方想的眼神,胡晓磊更加愤怒!他感觉到自己的威信受到了严重的挑战!于是,他猛的挥起老拳,向着方想脸上狠狠地打去。他仿佛看到了方想被他一拳击倒的场景。
  可他的愿望落空了!他的一拳打在了空气上,没有着力点,也使得用力过猛的他向前一个趔趄!他刚要站直身体,却突然感觉脚下被人一拌,整个人便猛的趴倒在地上。
  这一跤摔得胡晓磊七荤八素,整个脑子懵懵的。等他恢复了点意识后,抬头时却发现方想就蹲在他的面前。还在用那种嘲讽的眼神看着他。这使得他更愤怒了!于是他不管一切的爬起身来,向着已经躲开的方想飞踢了过去。
  方想轻轻的一个侧身躲了过去,只见他用手轻轻一带,胡晓磊就从他身边飞了过去。又一次重重的摔在地上。
  这一次,胡晓磊半天没有爬起来。似乎这一跤比之前那次摔得更重。方想走到他的身边,看着努力抬头的胡晓磊,用嘲讽的语气说道:“打够了没有?打够了,我们就好好聊聊!”
  “我去你码的!”胡晓磊大声骂着!“你等着,老子找人弄死你,你个小杂种!”他恶毒的骂着!
  方想眼中闪过一丝凌厉!从小到大,他一直有一个逆鳞,那就是如果有人骂他的时候带上妈字,别管是多好的关系,他都会立刻翻脸!更何况,现在触犯他禁忌的是让他憎恶的胡晓磊!只见他一把抓住了胡晓磊的头发,把胡晓磊的头使劲往上提,而后,又恶狠狠的砸向地面!就这样,反反复复的砸着。刚开始,胡晓磊还是叫嚣着,谩骂着,可渐渐的,他停止了谩骂,话语也改变成带着哭腔的求饶。
  “呼!”方想直到体内的恶气平复才停手,舒了一大口气!此时的胡晓磊已经满头满脸全是血,脸上更是血水混合着鼻涕、眼泪,看上去极度的恶心!虽然此时胡晓磊已经眼神迷离、晕晕乎乎,但嘴里还是一直在求饶着。
  方想从兜里掏出纸巾,擦了擦手上的血,厌恶的摔在了胡晓磊的身上。随后又把他的身体反转过来,让他平躺在地上,方想用手拍了拍胡晓磊的脸,看他清醒了一点后,对着他说道:“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吗?”
  胡晓磊的眼神充满了恐惧,刚才他真的感觉自己快死了!从方想身上,他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杀气!看着方想那充满杀意的眼神,胡晓磊感觉到从脚底一直窜到头顶的凉意!他忍不住两股一紧,一股热流瞬间流了出来。是的,他吓尿了!是真的吓尿了!还好现在是冬天,还是晚上,否则,他都没脸再见人了!此时的他忙不迭的点头,对着方想说:“聊!聊!只要别杀我,你想聊什么都行!”
  方想看着胡晓磊现在的熊样,眼神中飘过一丝嘲讽和大仇得报的痛快!不过,这眼神瞬间又变回冰冷,“说吧,为什么诬陷我偷了王斌的东西?”他冷冷的对胡晓磊问到。
  胡晓磊不敢直视方想的眼神,颤巍巍的说道:“我就是看你平时比较老实,很好欺负。再加上,之前有一次我找你借作业抄,你没借给我。还有,我追求林怡儿,她说她不喜欢我,还说我还不如你,让我死了心吧!”他边说边小心的用眼睛瞄着方想的表情,看到方想没有什么表示,就继续说道:“就这些,让我对你产生了恨意,我恨你不把我当回事,恨你让我女生面前难堪!所以我就想着报复你一下。正好今天王斌的bp机丢了,我就把这事赖在你头上,说看见你偷偷的拿走了。”说完,他大气不敢喘一下,静静地趟在地上,等待着方想的审判。
  此时的方想被气笑了,他完全没有想到,就因为这一点小事,胡晓磊就会做出诬赖他的事。要知道,这事情对于胡晓磊来说没有什么,可对于来自农村,没有任何背景,甚至是落魄的方想来说,是天大的一件事。如果最后没有证实不是他偷的,那么方想就会背上小偷的骂名,甚至会被学校劝退!他的一生也就毁了!他会背着这个骂名,狼狈的回到农村务农,而后碌碌无为的过完一生。甚至,这一辈子在农村也会抬不起头来!
  想到此处,方想一把抓住胡晓磊的脖领子。恶狠狠的对着胡晓磊说:“就因为这点事你就诬赖我?你他妈的还是人吗?”很少说脏话的方想罕见的骂出了口!
  胡晓磊吓得双手抱头,大声的乞求着。“别杀我,别杀我!我再也不敢了!想哥,我再也不敢了!想哥,求求你放了我吧!求求你想哥,不,想爷爷,我求求你了!”
  看着胡晓磊的怂样,方想更加的恶心!他一把将胡晓磊摔在地上,掏出纸巾,边擦手边对胡晓磊说:“这次我放了你,不过你给我听好,如果再有下次,无论是什么事你惹到我,你就活到头了”
  “好好,一定一定!”胡晓磊忙不迭的点头。他怕自己一个犹豫,就会被方想干掉!“以后你就是我老大,让我往东我绝不敢往西!”他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那倒不必,我不需要你这种没有骨气的手下!”方想瞄了一眼胡晓磊的裤子,鄙视的说到,然后慢慢起身,悠然的走出了胡同。
  过了好一会,胡晓磊确认方想真的已经走远,才敢爬起身来。他的身上没有一处不传来疼痛!他是真的怕了!刚才,他真的以为自己会死掉!所以,他真的不敢再去报复方想,哪怕有一丝丝的忌恨也不敢有!要知道,再怎么混蛋,他毕竟还是一个十八岁的男孩。他忍着疼痛和裤裆里的冰冷,慢慢的向家里走去。
  方想慢悠悠的往学校走着,他心情平静。刚才发生的事情,并没有让他感觉到报复的快感,反而,让他有了一种疑惑。“人为什么都这样?总是那么自私?”方想自认为不是一个大公无私、高尚的人,但像胡晓磊做出这样的事,他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的。“难道这个世界本就是如此?我是太单纯吗?”方想扪心自问。这件事情的发生,对他原有的人生观,价值观都是颠覆性的打击!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宁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此时的方想,想起了那一句句耳熟能详的名言。仿佛,那才是让自己更好的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真谛!“是真的吗?难道我要变成那个样子吗?”方想问着自己。
  这一刻,他的眼神忽明忽暗,瞳孔的颜色也在红色和黑色交替变换着。成佛,亦或是成魔,只在一念之间。在外人看来,此时方想只是在路上慢慢的行走着。但谁也不知道,在他的内心,又是怎样剧烈的天人交战!可以这么说,如果邪恶的想法占据了他的内心。以他的能力,会给世界带来巨大的不可想象的灾难!
  逐渐的,黑色瞳孔占据了主导,虽然偶尔红色还会反扑,但势头也越来越小。最后直至消失不见。方想的神智也恢复清明。“不论世界上有多少邪恶,我必不会同流合污!纵然我做不到兼济天下,只要能做到独善其身,我也就知足了!”方向对自己这样说着。这,也成为了方想以后的人生信条。
  这件事情结束后,方想也恢复了正常的校园生活。时间很快的度过了一个月。也就发生了之前提到的那场校园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