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综武大明,从倚天后人开始 / 第101章 武穆遗书

第101章 武穆遗书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热门推荐:
  “有这种可能么?”张无忌问道。
  “很有可能。我的祖上独孤无敌就是练到第叁重时,脑子里出现幻觉的。你这个症状,和我祖上的症状很接近。”
  “是么?有解决办法么?”张无忌问道。
  “过了第叁重,症状自然消失了。张教主,你的第叁重,还要多长时间能完成?”
  “快则十年,慢则二叁十年,不好说的。”
  “还有这么久啊。其实也没关系,这种症状并伤身,顶多有些幻境罢了。”
  “独孤前辈,叁日后静儿和清明新婚大礼,她的爹娘很难赶到了。”赵敏道。
  “无妨,我就能代表静儿的爹娘。我现在飞鸽传书,告知他们便可。我那个儿子,还想把静儿嫁入宫中,简直不可理喻。”
  听到独孤韧的话,赵敏轻笑道:“是啊,宫中哪里能赶得上江湖好。那么我们就按叁天后成亲准备。不过,独孤前辈,静儿跟你说过了吧,将来清明的正妻是常宁郡主,静儿是平妻。不过,静儿所出将来都姓独孤,为独孤家延续香火。”
  “很好,静儿满意,我也很满意。而且常宁郡主跟我说过多次,静儿就是她的姐姐,不会用正妻来压她。只不过,她是郡主身份,无法做人妾室。将来住在一起的时候,正式的房间也留给静儿,她只不过是对外的正妻。静儿也是知书达理,觉得这样没必要。我看她们好的就像一个人,那就以她们的意思去做吧。还有,回桃花岛第二天,我与二人比武,没想到竟然输给了她们。静儿和常宁公主只有十四五岁,没想到武功竟然如此高强,看来真的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啊。”
  “是啊,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要比一浪强啊。”张无忌叹声道。
  ……
  桃花岛,花谷中。
  独孤韧答应你独孤静和清明婚事后,两个人单独来到了这里。
  有了婚约,两人不再向以前那么拘谨。除了夫妻之礼外,极尽温存。
  温存过后,独孤静整了整乱的不能再乱的衣服,轻声道:“清明,以后不要这样了。”
  张清明拦着独孤静的细腰,“静儿,你生气了?”
  “没有啊,我马上就要成为你的妻子了,怎么会生气。只不过,你不能破了童子身,我当心把持不住,就不好办了。”
  “静儿,没事,我能把持住的。不过,刚才我确实有些溷乱,真的想到要和你做些事,谁怪你这么美。”说完,张清明又把独孤静抱在怀里。
  “我可没觉得自己有多好看。”
  “谁说的,论相貌,常宁、仙儿、包括芙蓉、小宛都不如你。”
  “相貌可能不如我,不过,常宁气质华贵,仙儿娇艳欲滴,芙蓉柔情似水、小宛我们见过,你娘说也是亭亭玉立,只能说各有各的美。唯一的是,都死心塌地跟着你。”
  “静儿,你怪我么?”张清明问道。
  “有什么怪的,大户人家不都是这样么?我觉得挺好,姐妹在一起有说有笑的。”
  “是啊,这样多好。静儿,今天我听你爷爷说,桃花岛除了武功外,还有一本武穆遗书?”
  
  “对,的确有一本武穆遗书。”
  “你给我武穆遗书的究竟是何物?”
  “那我就跟你说说。”
  独孤静靠在张清明身上,“
  《武穆遗书》,相传为宋代的抗金名将岳飞所作的兵书,
  岳飞死后,武穆遗书一直藏于临安大内翠寒堂东十五步处水帘石洞下,后被铁掌帮帮主上官剑南盗回铁掌峰,藏于帮中圣地。
  完颜洪烈见金跟蒙古战斗屡屡不敌,希望得到遗书中用兵要决以灭蒙古及大宋;故请得欧阳锋父子及彭连虎、沙通天等武林高手帮助,前往水洞盗书。惟他们不知遗书原本早已被铁掌帮帮主盗去,所夺得的只是一个空盒。郭靖亦为保护此书,与欧阳锋交手而至重伤;得黄蓉相助于密室疗伤七天后方愈。
  郭靖与黄蓉因于牛家村曲灵风酒店中发现曲藏有遗书所在地的画,得知遗书藏于铁掌峰,并成功取得。襄阳城破后,郭靖夫妇与襄阳同生死,郭靖将杨过送予郭襄的玄铁重剑加上西方精金分别鋳成倚天剑与屠龙刀,武穆遗书即藏于屠龙刀之中。
  后来,周芷若师尊于灵蛇岛取得倚天剑与屠龙刀,刀剑互砍而取得武穆遗书,后你娘从周身上取得遗书,你爹再转交予徐达。
  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其实武穆遗书在桃花岛还有一本,是当年黄岛主手书的,记载更加全面。”
  “是这样啊。这件事是我第一次听过。那里面记得都是什么?”张清明问道。
  “太多了,我记不住,不过有些段落还是有些印象的,有时间我在说给你。咱们出去吧,常宁在谷外呆久了,不高兴了。”
  “你担心常宁不开心?”张清明问道。
  “不是担心,她现在是不高兴了。自从我们共同习练玉女心经,她心里想的,我能知道,我心里想的她能知道。”
  “那将来要是成了一家人,你们岂不是像是一个人了?”
  “对啊,常宁说了,将来正室的房间两个人住。”独孤静脸色羞红道。
  “两个人住?”
  “对,两个人住。”
  “那我去住怎么办?”张清明故意说道。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尽快打通任督二脉,别看着媳妇,还不能圆房就不好了。”
  “静儿,我一定会努力的。”张清明紧了紧抱着独孤静的手臂。
  ……
  出了桃花谷,正见常宁一个人呆在谷外。
  独孤静上前,“常宁,你为何不进到谷内?”
  “你们现在有了婚约,亲亲我我很好。我就不行了,还没有婚约,可不能和他那样。”常宁摇头道。
  “常宁,你也快了。对了,我听叁宝说,这次会燕王府后,你就不用再回移花宫了。”
  “是啊,我父王派来我叁弟去了皇宫,就不用我这个人质了。”
  “常宁,你有几个兄弟姐妹啊?”张清明问道。
  “我,好多。”
  “也没什么是,你就讲讲吧。”独孤静问道。
  “说起来太长了。我先跟你讲讲我的父王,知道了我父王,清明也好去提亲。”
  “静儿,你说说,我洗耳恭听。”
  “我父王是燕王朱棣,这个世人皆知。可他的故事却没有多少人知晓的。元末至正二十年四月十七日,我父王生于应天府,五月,陈友谅兵寇池州,不久又传来陈友谅进攻太平的文书。陈友谅如果攻陷了太平,并要接着进攻应天。但军情紧急,皇爷爷甚至对这个儿子都来不及看上一眼,便又到前线指挥作战。
  至正二十七年旧历年底,皇爷爷将在下一年称帝,十二月二十四日,祭告太庙,为自己渡江后生的七个儿子逐一命名,第四子命名为“棣”,此时我父王已经七周岁,才和众兄弟一样有了自己的名字。皇爷爷不仅为儿子命名,还制定了后世子孙取名的规则,每一支拟定了二十字辈分,我父王一支的字辈为:高瞻祁见祐,厚载翊常由,慈和怡伯仲,简靖迪先猷。
  七岁的父王与众兄弟受到了严格的军事训练皇爷爷认为七个儿子“宜习劳”,命令父王与兄弟们都穿着麻鞋,裹上缠腿,像士兵那样到城外远足,十分之七的路骑马,十分之叁的路要步行,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不时还要在演武场上练习武备。由于皇爷爷十分重视文教,我父王与兄弟们幼年入学,接受了大儒教导的正统儒家经典教育。”
  常宁一口气说道。
  “没想到,你父王也受过这么多的磨难。”
  “是啊,成大事的,哪有不经受磨难的。”
  “那你父王后来怎么样了?”
  “洪武十叁年,我父王就藩北平。每位亲王拥有被称作“护卫”的少量军队,少的叁千人,多的一万五千人。名义上,亲王不得干预地方事务。但是在紧急情况下,亲王可调遣王国所在地的镇守兵。每有军事行动,诸王都要带领护卫随军出征,那些在疆场上叱吒风云的将帅,虽身为大将军,有时也要受到亲王的节制。
  皇爷爷笃信佛教,诸王初封时,都要为他们选一名僧人加以辅佐。有一位僧人法名道衍,是一位颇有谋略与学识的人,洪武十五年,道衍随父王北上燕邸,后来与他交往密切,十分投缘,他还向我父王推荐了一位术士,名叫袁珙。这两人都成了我父王的谋士。”
  “哪为何现在与文公子有了冲突?”独孤静道。
  “还不是为了权力么?这个我不想多说,多说无益。”常宁道。
  “那就不多说了,咱们回去吧。”张清明道。
  “好。”二女应声道。
  ……
  这一天,张无忌的梦境又出现了。
  而且愈发明显起来:
  峨眉山,禅房中。周芷若手抚着倚天剑,心有所思。晌午,洪武帝派人送信得知,张无忌与赵敏月NMG乌里草原成婚,并要将屠龙刀和《武穆遗书》作为大婚聘礼献给王保保。如王保保得到张无忌的相助,势必如虎添翼。为此,明教欲联合六大门派,共商大计,必要时除掉张无忌,以绝后患。
  看着重铸的倚天剑,两年前的一幕涌现眼前。少室山,汝阳王重重包围,明教与六大派向张无忌施压,欲处死赵敏,以胁迫汝阳王。张无忌内忧外患,无以为继。周芷若临危相助,赠无忌《武穆遗书》,以退元军。“张教主,当年你答应过赵敏叁件事,你都用心去做了。现在我赠你《武穆遗书》,以解你赵姑娘之围,你可否答应我一件事?”张无忌深知周芷若心思缜密不亚于赵敏,可危机时刻也就不顾其他了,“好的,芷若,只要不违背侠义之道,我答应你便是。”“咱们击掌为誓!”张无忌深知这一掌下去,不知道将来要有多少虐缘,但事已至此,也就无需多想了。
  “赵敏,你要是和无忌隐居草原,不问世事,我也不再与你计较。现在你竟然将你们婚事天下昭告,还蛊惑无忌拿屠龙刀和《武穆遗书》做聘礼,陷无忌于不义,我岂能饶你。当年你大婚之日抢亲,让我丢尽颜面,此仇不报,我周芷若誓不为人”。周芷若拔出倚天剑,目露寒光。
  乌里草原,从来没有这样热闹,处处张灯结彩。北元的将军、大臣们从草原各处汇聚于此,北元领袖王保保亲妹邵敏郡主与弃汉室江山明教教主张无忌的大婚成了全北元最轰动的大事。号令天下的屠龙宝刀,当年金刀驸马郭靖留下的《武穆遗书》,被坊间传的神乎其神,风传张无忌要将此二物作为聘礼赠与王保保,更是让人心存遐想。
  赵敏得知此传闻,便以猜到是其兄王保保所为,当年张无忌已将《武穆遗书》赠与洪武帝,哪里还有兵书?此传闻一出势必折损无忌声望,让明教内部猜忌。屠龙宝刀是中原武林的象征,宝刀赠与王保保,中原武林一定会群起而攻之,无忌将成为众矢之的。到那时,张无忌走投无路,我哥哥势必让张无忌助他对抗明军,张无忌断然不会做这种违背侠义道德之事,现在又有她母女二人掣肘,无忌很难决断。敏忌大婚,看是王保保成全二人,但背后深意,赵敏越想越心惊。
  铁蹄疾,烽烟起。
  “哥哥,几年没见,你可好?”“哈哈,妹子,亏你还记得哥哥。后天就是你和张无忌大婚之日,我怎能不来?”“哥哥,当年的邵敏郡主已经在少室山被父王赐死,现在的我已经是没有身份的已死之人,如此举动,世人如何看我?”赵敏一字一句地说道。“不用担心,现今非昔比,全蒙古现在只知道明教教主张无忌连汉室江山都不要了,也要追随邵敏郡主到蒙古。妹妹,你从未辱没过特穆尔家族,你就是草原的英雄。”王保保朗声说道。“哥哥这样讲,就陷张无忌于不义了。他从来没想过称王称霸,也从未贪恋过美色,他要的是和我同走天涯,过些无忧无虑的日子。你这样折损张无忌,让世人怎想?”赵敏义正言辞地说道。chaptererror();
热门推荐
六迹之万宗朝天录 飞剑问道 厨道仙途 六迹之万宗朝天录 飞剑问道 厨道仙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