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重生之农门悍女 > 第1468章
    “你现在是已经做好了决定了,不把我当做你的娘亲的,是不是!”
  
      珍珠见到二夫人的这一个样子之后呢,点了点头对着夫人说道,“娘亲,不是我的事,知不知道,如果不是你逼的我的话,那我0努力更新中----请稍后刷新访问
  
      此章节正在努力更新ing,请稍后刷新访问
  
      手机访问的帅哥美女,先注册个会员好吗!!!
  
      注册本站会员,使用书架书签功能,更方便阅读
  
      如果此章是作者求票之类废话的,请跳过继续看下一章新网首发  mxz
  
      请先收藏此页,方便等下阅读,不然等下找不到此章节咯
  
      推荐大神作者:林羽江颜---------都市小说:最佳女婿林羽江颜
  
      2fbook2f182f182892f
  
      内容简介:
  
      师父临别之际,给文天留了一句本门压箱底的保命真言,说是勤加修炼,必有奇效ps:本书中所有术法、道诀、功法秘技等,均来自本门密藏,不得真传者且勿妄自修炼。切记切记!谨之慎之!
  
      e38080e69c80e4bdb3e5a5b3e5a9bfe69e97e7bebde6b19fe9a29ce8bdace980e997a8e59cb0e59d80efbc9a2fbook2f182f182892f0a0ae38080e38080e58685e5aeb9e8af95e8afbbefbc9a
  
      第1章目睹自己被火化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准备后事吧。”
  
      病房外医生的声音很轻,但病床上的林羽却听得一清二楚。
  
      可能人死之前连听觉都会变得格外灵敏吧,尤其是母亲的哭声,分外尖锐。
  
      因为见义勇为付出生命,林羽并不是第一个,对此他并不后悔,只是觉得对不起母亲。
  
      父亲死的早,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到,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如今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海市人民医院,与母亲的生活正要明亮起来,没想到却出了这种意外。
  
      “该死的老天。”
  
      好人果真没有好报,林羽低声咒骂了一声,眼皮再也撑不住,缓缓合上。
  
      “我的儿啊!”
  
      一声凄厉的哭声猛地将林羽惊醒,他睁眼一看,发现自己此时竟然站在床尾,而母亲正扑在床上嚎啕大哭。
  
      “妈,你哭什么,我这不好端端的在这吗?”
  
      林羽大喜,以为自己神奇痊愈了,伸手一拍母亲,发现自己的手竟然从母亲的身体中穿了过去。
  
      母亲没有丝毫的反应,依旧扑在床上痛哭。
  
      林羽神色一变,抬头看到床上竟然还躺着一个自己,面色干瘪发青,显然已经没了生气。
  
      我死了?
  
      林羽低头看了眼站在床尾的自己,发现身子有些虚白,而且微微有些透明。
  
      林羽大惊,原来人死之后真的有魂魄!新网首发mxz
  
      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母亲都感受不到。
  
      在护士的帮助下,母亲忍痛给林羽穿上了寿衣,随后护工把他的尸体运上了殡葬车。
  
      母亲跟着上了车,坐在他的尸体旁,紧紧的攥着他的手,红肿的眼窝中泪水不停地往外涌,“羽儿,你放心走,妈把这边的事情办完了,立马就下去陪你。”
  
      对于她来说,儿子就是她的全部,儿子死了,她活在世上,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一听母亲想要寻短见,林羽顿时急了,学着电影里还魂的场景躺到尸体上,但是没有任何作用,每次坐起的,都只有自己的魂魄。
  
      车子很快到了火葬场,缴费之后,工作人员简单给林羽化了个妆,递给林羽母亲一个号码牌,接着焚化人员推着林羽的尸体去了焚化大厅。
  
      “不要!”
  
      当焚化人员将他的尸体推进焚化炉的刹那,林羽瞬间崩溃。
  
      随着肉身的燃烧,林羽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变弱,身上有无数淡淡的光点向四周流散而去,魂魄也正在慢慢的变淡。
  
      与此同时,他的眼前开始闪现出另一个世界,入眼所及都是无尽的黑暗,夹杂着红通通的火焰以及凄厉的惨叫声。
  
      地狱!
  
      这是林羽意识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强大的恐惧感瞬间将他吞没。
  
      他的魂魄下意识的在空中乱冲乱撞,光点仍旧不停的从他魂体中飘出,而且速率越来越快。
  
      他眼中的地狱世界也越来越清晰,能听到下面一个神秘沙哑的声音正在呼唤他。
  
      此时焚化炉内林羽的身体近乎燃尽了,灰烬中一块碧玉色的吊坠突然在烈火中焕发出耀眼的光芒。
  
      这是林羽外公去世时留给他的,自小戴到现在,穿寿衣的时候,母亲特意没有摘下来。
  
      吊坠光芒越来越盛,随后砰的一声破裂,一缕碧绿色的光影猛地从吊坠中窜出,一下附着到了林羽的魂魄上。
  
      紧接着他脑海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我乃你祖上圣人,从今日起,你便是我传人,得我医道术法,悬壶济世,渡人渡己”
  
      随后声音消散,庞大的信息量陡然间充斥进林羽的脑海,医道玄术、修行法诀及祖上的一些游历经验一股脑的涌入了林羽的脑海中。
  
      着脑海中的信息,林羽感觉十分兴奋,仿佛打开了一新世界的大门。
  
      但这股兴奋劲转瞬即逝,得到秘术传承又有何用,自己已经是个马上要下地狱的死人了。
  
      这个念头闪过,林羽脑海中突然跳出一条有关还魂术的记忆。
  
      记忆显示,通过还魂术,死去后魂魄未散的人可以附体重生。
  
      但是林羽的肉身已经在大火中化为灰烬了,不过好在关于肉身损坏的还魂方法也有记录,“肉身陨灭,化鬼,觅**,后附之。”
  
      林羽倒吸了一口冷气,意思是说自己肉身损坏,要想复活的话,只能通过还魂术化为鬼,找别人的肉身附体。
  
      要知道在人类的意识里,鬼可是邪恶的化身啊,况且自己要是上了别人的身,不相当于变相剥夺了别人的生命吗?
  
      犹豫的功夫,林羽的魂魄已经越来越淡,只剩下了一道幻影,耳边的声音也愈发的清晰。
  
      林羽咬咬牙,看着接连被推进焚化大厅的尸体,突然来了主意,死人不行,那活死人应该可以吧?
  
      数分钟后,林羽来到了清海市最大的植物人托养中心。
  
      很多植物人是没有意识的,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他们活着的只有身体,林羽认为,选这种人附身,就不算杀人。
  
      起先林羽还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找过去,寻找合适的身体。
  
      但发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淡薄,很快将要消弭殆尽,那个来自地狱的呼唤声也越来越急促。
  
      林羽来不及多做思考,瞅准一个二十来岁的男性植物人,念起还魂术,陡然间化为一缕白烟,奋不顾身的钻了进去。
  
      “你逃不掉的!”
  
      与此同时,耳边的呼唤声陡然变成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林羽便失去了全部的意识。
  
      等林羽再醒过来的时候,只感觉强光刺眼,过了片刻才适应过来,低头一看,自己正躺在病房里。
  
      成功了!
  
      林羽兴奋的差点叫出来,猛地坐起,看了眼自己的新身体,迫不及待的撕掉手上的针管,接着跳下了床,但脚一落地,身子一个踉跄摔到了地上。
  
      可能因为长时间躺着的原因,这个年轻人的肌肉有些轻微的萎缩。
  
      林羽踉跄着爬起来,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日历,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了,触摸着床和墙壁,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冰冷温度,感觉就跟做梦一样,自己昨天才死,没想到今天又复活了。
  
      稍微活动下,适应了这具新身体,接着他便迫不及待的冲出了医院,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件事,就是去见自己的母亲。
  
      此时包子店里挤满了人,十几个小混混叫嚣着让林羽母亲还钱。
  
      为了给林羽做手术,林羽母亲被迫借了十几万的高利贷,得知林羽死了,小混混们便急不可耐的来讨债了。
  
      “你们放心,我这几天就把店卖了,拿到钱就还给你们,求你们先离开吧。”
  
      林羽母亲红肿着双眼恳求道,希望赶快把他们打发走,儿子刚走,她不希望他走的不安宁。
  
      “草,你这个破店才值几个钱,你儿子都死了,我们一走,你要是跑了我们管谁要钱去?”领头的黄毛混混骂骂咧咧道。
  
      “你们放心,我肯定不会跑的,我凑够钱,马上就还给你们。”
  
      “不行,今天说什么我们也要拿到钱!”黄毛不依不饶。
  
      “可是我现在真的没钱,你们也知道,为了给我儿子治病,钱都花光了”
  
      林羽母亲心如刀割,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哀求。
  
      “没钱也行,这样吧,你把你家那栋破房子过户给我们吧,就当还债了。”黄毛眼睛滴溜一转,说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
  
      林羽母亲微微一怔,房子是林羽外公留下的,虽然有些老旧,但是地段很好,按照清海现在的房价,起码能卖个两三百万,他们这简直是在明抢啊。/book/18/18289/
  
      长裙美女拨了下乌黑的长发,摘下墨镜,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容颜简直惊为天人,黄毛和他一帮手下都看呆了。
  
      林羽不禁也被吸引了,这个美女相貌和气质确实都属于极品。
  
      长裙美女抬头看了眼包子铺,微微皱了皱眉头,接着快步走了进来。
  
      /book/18/18289/
  
      “美女,买包子吗,要什么馅儿的?”
  
      林羽不由的脱口而出,以前老帮母亲卖包子,见人就这么一腔,已经成为一种条件反射了。
  
      “你叫我什么?”长裙美女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语气不悦。
  
      “美女啊。”
  
      林羽觉得自己的称呼没问题,不禁有些疑惑,头一次见喊美女还有不愿意听的。
  
      长裙美女打量他一眼,冷声道:“行啊,何家荣,昏迷两个月,连自己老婆都不认识了。”
  
      /book/18/18289/
  
      内容试读:<ahref="target="_blank">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之农门悍女》,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