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道门法则 > 第九十六章 后山药园
    赵然略微有些遗憾,心道自己大招是不是出得太早了?幻阵其他功效,比如看似生门实则死门的明月阵眼还没有实践检验效果,飞剑空空和幻阵的磨合也没有尝试
  
      不过这却也不能怪他,他也没想到,在新版的月鸣幻境八卦阵中,大禁术的降智光环和忽悠神通效果加成会那么明显。
  
      转念又一想,月鸣幻境八卦阵也好,九天玄龙大禁术也罢,都是对着人的头脑和心智去的,二者相辅相成,组合起来绝非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至少等于三,也许四或者五都有可能。
  
      赵然手一招,将八枚通灵翡翠子阵盘全部收,阵法撤去。
  
      金久等人眼看着场中一片烟云弥漫,转眼就消散开来,露出两个人来,一个负手于身后,仰望天际,默默叹息;一个横躺于地,嘴角留着哈喇子,睡得正是香甜
  
      曲凤和忍不住当先问道:“庙祝呢?”
  
      林双文疑惑道:“奇哉怪也,这个穿着道袍的光头和尚是哪儿来的?”
  
      金久没好气道:“你们两个傻啊,这不就是庙祝吗?只不过头发胡子眉毛被烧没了。”
  
      边说着,众人边围了过来。
  
      林双文端着木盆,盆中盛满了清水,金久亲自动手,将汗巾浸湿,拧干了递给赵然。
  
      赵然接过来轻轻擦了擦脸,立刻被吓了一跳汗巾上全是黑乎乎烧成碳灰的毛发,他再一摸头上,头顶已经空空如也。
  
      低头再看身上,还好还好,自己斗法前换上了华云馆的羽士道袍,华云馆就是以玩火出名,这件道袍最擅长防火的效能,不然当真是内裤都要被烧没了,那可就太也丢人了。
  
      只是如此一来,自己这个庙祝就有些见不得人了,至少破相两三个月吧?
  
      气恼之下,几步赶过去,想踹王梧森两脚出口恶气,却发现这道士躺在地上一副惨相,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于是才舒心了一些,没有痛打落水狗。
  
      金久又从曲凤和手中接过茶盏,递上前:“庙祝和这厮斗了一场,口渴了吧?这厮也是可恶,来了也不说明情由,枉自我等听他是龙虎山来的,便以礼相待,谁知竟是来挑事的。好在庙祝仙术高明,否则我等真是无地自容了”
  
      赵然一边啜着茶,一边道:“无妨,也怨不得你们。只是以后留个心眼,不要再把库中的账册档卷再随意拿出来给人看了,要有一点警醒意识。这次一人罚俸三个月!”
  
      金久等人舒了口气,点头哈腰道:“该当的!该当的!庙祝您老人家看,这厮该如何处置?”
  
      赵然一挥手:“把这王道长抬去,好生将养着。王道长实力还是很强的,逼得本庙祝不得不出手稍稍重了些,也算是个人物你们要善待他,听明白了?”
  
      三人齐声道:“是!”
  
      赵然四下踅摸了一眼,没看见那几个灵妖,估计这边热闹看完,人家见没什么事,都走了。
  
      到庙里之后,金久等人将王梧森安顿在客房中,又照着赵然给的方子去煎熬醒神汤。赵然瞧王梧森这模样,心里也有几分担心,怕他从此智商出现问题,便在醒神汤的方子中加了几味灵药,都是补脑壮神的。
  
      王梧森还在昏睡之中,赵然估摸着没个一两天是醒不过来的,便去后院寻那几位灵妖。
  
      这几位倒是都在后院中呆着呢,白山君猫在破茅屋中,蜷着身子仍旧梳理她毫无瑕疵的翎毛;五色大师和癞毛老驴趴在茅屋前打盹,赵然估计这两位是准备随时听候白山君的差遣了。
  
      只蟾宫仙子和青田居士围了上来,嚷嚷着要赵然改风水。赵然去叶雪关的这小一个月,他们将小君山的后山整个挖成了药园,连灵药都种下去了不少,都是白山君翅膀下面打赏出来后,他们几个吃剩下的果核或者茎叶。
  
      开药园这件事,既是蟾宫仙子的个人喜好,也是赵然交办给他的任务,因此赵然也很感兴趣,跟着兔子和青牛就上了小君山后山。
  
      小君山是座很小的山头,因此,这里虽然名为后山,实则不过山头的后梁,几步路的工夫就到,离五色大师的洞府也不过几十丈的距离。
  
      赵然看完之后还是比较满意的,总算这只兔子稍微有点艺术敏感度,没有将药园开成农家梯田,而是倚着山势,分割成一块一块错落有致的苗圃,每一块苗圃周边都保留了树木,分割得很自然,甚至有些缺口处还专门移栽了灌木过来遮挡。
  
      “小道士,你看这药园建得如何?”
  
      “不错不错,善哉善哉。”
  
      “满意就好!只是这后山没有灵气流注,灵药的长势都不太好。”
  
      “仙子,你这刚种下去没几天吧?谈什么长势好不好的,有点勉强啊?”
  
      “本仙子不管,总之没有灵气,这片山头怎么看怎么碍眼!你看到处都是积雪,这里一片那里一片,不好看!赶紧把灵泉引过来,把风水改了,我这药园才算有了起色。”
  
      这个事情对别人而言难上加难,但对赵然来说,也就是指顾间的事情。他上月离开之前其实就已经想好了方案,当下便开始动手。
  
      有青牛在,顺道再把五色那只锦鸡弄过来,两个干活好手一通忙活,赵然就将灵泉引过来一支,在山岩间缓缓流淌,一层层向下,积出一潭潭清泉。
  
      一天工夫,上佳的“碧落珍珠局”便大功告成,整座后山都纳入灵泉的浸润之中。
  
      以“碧落珍珠局”为根基,赵然又炼制了几十张阵法符箓,埋设于各处天地气机流淌的关节要道上,形成一个简单的迷幻大阵。普通人若是不小心误入山中,绕来绕去又会自行下山,总之是进不来的。道士境以下的修士要是闯入山中,则会被困在里面,至于怎么发落,那要看蟾宫仙子的心情。
  
      至于羽士以上修士,这座迷幻阵就没办法了小君山的灵泉流量不足,这已是极限,支撑不住更高级别的阵法。
  
      不过也不用怕,有几大灵妖坐镇,想来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等赵然忙完后山药园的事,钟三郎过来禀告,说是王道长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