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道门法则 > 第三十章 反正
    就在赵然冥思苦想之际,曲凤和禀告,说是龙山庙祝张泽求见。
  
      张泽求见?赵然很是纳闷,这厮和董致坤搞到一起怕是有五六年了吧,他来干什么?
  
      “他和谁来的?”
  
      “就他自己,神情慌慌张张,甚为焦躁。”
  
      “唔,让他进来吧。”
  
      曲凤和领命而去,不多时,将张泽带了进来。
  
      龙山庙和君山庙都是无极院辖下的道庙,但赵然以道院都管的职司领庙,比张泽地位高了半级。
  
      “见过都管。”张泽上前抱拳稽首,躬身施礼。
  
      赵然坐在自己书案之后,看着张泽,一脸微笑。这笑容今年以来出现在张泽面前多次,每一次出现都会令他难受一次,此刻又见,不由心底一颤,忍不住低下头来。
  
      赵然不为己甚,点了点头:“张庙祝,坐。”
  
      “是。”张泽小心翼翼的坐下。
  
      “张庙祝今日来我君山庙,有何贵干啊?”
  
      张泽脸上一阵纠结,终于鼓起勇气道:“都管,张泽特来求都管搭救。”
  
      赵然想了想,道:“此话怎讲?”
  
      张泽道:“董监院如今……如今已经钻了牛角尖,一条道走到黑了。我劝了他几次,他不仅不听,反而疑我,我实在没办法了。我也知道,我过去鬼迷了心窍,做过很多对不住都管的事情……但这些日子我思来想去,已经认清了自己的恶行。当年都管宽容大量,原宥过我的过失,还在院中替我说好话,我却跟董监院走那么近,合谋起来针对都管,实在是有罪……”
  
      语无伦次啪啦啪啦不停认错,说到最后,张泽语带哭腔,从椅子上起来,干脆跪倒在地。
  
      赵然等时机差不多了,这才起身,将张泽扶起:“张庙祝这话说的,不必如此,我赵致然也不是睚眦必报的人,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呢?”
  
      张泽不停点头:“都管宽宏大量,张泽感佩之至。”
  
      赵然一指书房中自己布置的茶桌和茶椅子,和颜悦色道:“来,张庙祝请坐……”
  
      张泽被他拉着坐了过去,只听赵然问:“你刚才说,董致坤一条道走到黑,这是何意啊?”
  
      张泽忙道:“也不知他是从哪里听说的,说是君山庙收留了当年川东一带凶名卓着的邛崃三丑后人,想要以此拿捏都管。我听说之后,跟他分辨了几句,让他不要再跟都管做对,可他却执意不听,反倒疑心我和都管勾结……跟都管有联系。此人,为人实在不堪,我当年瞎了眼了,竟会跟此人搅在一处……”
  
      赵然心道,你也不算眼瞎啊,跟了董致坤,短短几年工夫就爬到了无极院八大执事一级的龙山庙祝,若非我升了都管,此刻你我二人还平级呢!
  
      看来董致坤是知道封大郎在君山了,不过用意恐怕和张泽的想法不同,当年董致坤买通邛崃三丑,专门跟君山作对,事后又找人灭口,要把封大郎杀掉,他哪里是以此拿捏自己,恐怕是为了自保,想要尽快找到封大郎的下落,也好灭口。
  
      只不过如今说什么都晚了,而且就算找到封大郎,把封大郎灭了口,那也没什么大用——自己屁股下全是屎,一张纸够擦吗?
  
      等张泽说完,赵然舒了口气,董致坤的这点小伎俩当真是不足挂齿,已经到了挣扎求存的地步了,浑没有当日召开叶雪关大议事时,在公文上动手脚的那副咄咄逼人的攻击性,说明已经川驴技穷矣。
  
      赵然心里的不安终于放下,对张泽的回话比较满意,于是亲手煮茶,为张泽斟杯:“张庙祝,请用茶。”
  
      张泽受宠若惊,连忙端起茶杯,也不顾刚刚泡出来的茶水滚烫,往嘴里一送,烫得直咧嘴,还不敢吐出来。
  
      赵然虽说只比张泽的级别高半格,但在张泽心里,已经如神人一般的存在。抛开修士的身份不谈,连续两次公推出手,一次将宋致元扶上马,一次将杜腾会拉上座,尤其是在叶雪关公推时的表现,令当时场上的张泽受到极大的震撼。
  
      当着全省道士们的面,一个小小庙祝硬怼一位府宫监院,在景致摩即将迈入大明道门高道的行列时,生生在最后一步上把他拽了下来,这是何等惊人之举!
  
      这才是人生啊,张泽当时觉得,自己这三十年真是白活了。别看自己也是个庙祝,但和人家这个庙祝比起来,简直不在一个层面上!
  
      赵然呵呵笑着道:“张庙祝慢慢喝,别着急,这茶叶不错,产自君度山中,还不为外人所知,回去时张庙祝带两斤走。”
  
      一句话,令张泽顿时感动莫名,咬了咬牙,再次爆料:“都管,我还有下情回禀。”
  
      “哦,你说。”
  
      “前日夜里,蒋致恒带着几个方堂巡查,到了我龙山庙,但一应事务,都不让我插嘴,也不告诉我要做什么。只是专门要了一个小院,将我庙中的道士们赶了出来,不准进去。不知道这件事对都管有没有用……”
  
      赵然立刻动容,问:“他们几个人?带着什么去的?有没有带了陌生人?”
  
      张泽道:“连蒋致恒在内,共有五个,赶着辆大车来的,车上装了一个大箱子,却不见有旁人。这两天吃食都是他们出来取,不让人送进去。我问了一下,蒋致恒根本不告诉我,反倒差点与我翻脸。”
  
      “他们现在还在龙山庙吗?”
  
      “在的……至少我过来之前还在,我从龙山庙骑了快马,用了四个多时辰。”
  
      赵然拍了拍张泽的肩:“此事很重要,记你一功!”
  
      张泽顿时觉得自己浑身骨头都轻了。
  
      赵然连忙把外头的曲凤和唤来:“速去找关道长和鲁道长,就说有急事要办。”
  
      不多时,关二和鲁进赶了进来:“见过庙祝,不知庙祝有什么吩咐。”一见室内坐着的张泽,关二脸色都变了:“这厮……”
  
      赵然道:“不是多话的时候,以后再解释。你们二人速速点选好手,马上赶到龙山庙去,蒋致恒带了四个咱们无极院的方堂巡查,此刻就在龙山庙,宋雄很有可能在他们手上。不管用什么办法,把他们都给我弄过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