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道门法则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给点压力

第二百二十九章 给点压力

    张腾明目光穿过前几排,看见最前方正和对面锦衣卫答话的几人,努力辨认着背影:“莫不平我知道,当日举旗吹捧赵致然的领头者,他旁边那个,好像当日举旗时也有他……”
  
      蔡致坤道:“那叫赵孤羽,京师西南牛首山赵家的嫡长子。”
  
      “他们在干什么?”
  
      “让上三宫放人。”
  
      张腾明问:“为何不是司马兄和蔡师弟上前主持?”
  
      司马致富微笑道:“此等抛头露面的小事,且让他们几个小辈去闹一闹就好,咱们坐镇后方,谋划大局,如此方才稳妥。两军阵前,主帅怎可轻易以身犯险!”
  
      安妙忽道:“顾遂远上去了,啊,还有杜星衍……”
  
      司马致富凝目望去,道:“杜星衍和顾遂远这是作甚?刚才就和他们打过招呼的,为何不来商议一下便自作主张?”
  
      蔡致坤道:“这几个家伙,自恃在金丹组积分排名较高,平日里就擅作主张惯了的……”
  
      张腾明道:“要不咱们也过去看看?”
  
      司马摇头:“再等等,咱们是底牌,打出去就没后手了,等等看。”
  
      他们在后面观望的时候,杜星衍和顾遂远已经来到莫不平和赵孤羽身边,又加了两项别人的提议。有这两位金丹在,莫不平和赵孤羽胆气更壮。
  
      这边在紧张谈判时,街口的府衙中也同样在紧张的商议,对于愁眉苦脸前来拜见的上元县令梁友诰,汪宗伊同样愁眉紧锁:“季生,这个问题你问我,我又哪里知道?如今朝堂停了,京中大乱,齐王谋……齐王掌了朝堂,他说如何便是如何,京师戒严,我这个应天府尹事先连半分消息都没有,如今一个锦衣卫小旗都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你说我又能有什么办法?”
  
      “委屈府尊了。那府尊以为,齐王对此是怎么考虑的?”
  
      “以他的秉性,赵方丈主张的那一套,怕是不行了,修桥?我恐今年怕是无望。”
  
      梁友诰想了想,道:“府尊,那你有没有听说,赵方丈究竟在哪里?是不是如传闻所言,落入齐王之手?”
  
      汪宗伊道:“这个倒是确然知晓的,齐王追至元福宫,并不曾得手,赵方丈逃走了,还听说是潜入江中逃走的,上三宫派人过去搜索,到现在还没找到赵方丈的尸首。”
  
      梁友诰松了口气,道:“若齐王未能抓到赵方丈,那就是说,赵方丈还有机会?赵方丈交游甚广,必然要诉诸真师堂,似齐王今日之举,与谋反无异,真师堂怎么可能作壁上观?齐王必败无疑。”
  
      汪宗伊叹了口气道:“我也希望如此,就是不知真师堂何时能够果断出手。谋划数月,眼见官窑中堆积如山的青砖条石,还有四处开工的煤窑,这一下若是停了,真不知会有多少人家破人亡。”
  
      梁友诰对汪宗伊的判断深表认同,但并没有切肤之痛,他真正的痛处在于自己盘下的三百五十多亩桥基土地和周边上千亩其他土地,原本指望赚上几万两银子,现在却眼看似乎要黄了,不仅黄了,原先砸进去的上万银子都得套死!
  
      听着不远处太庙前双方对峙的军鼓声、锣号声喝骂声,梁友诰愤怒起身,指着外头道:“府尊,你听听,这是军号啊!上三宫这是要开战了......”
  
      他捶了捶自己的胸口:“我这心,疼啊!”
  
      汪宗伊叹了口气,目光也望出门去,虽然看不见外间的详情,但眼前却浮现出不少惨烈的画面——这下子真是亏大了!
  
      不由喃喃道:“也不知修士们的要求,齐王能不能听见......”
  
      梁友诰恨恨道:“怎么听得见?都被锦衣卫和京营拦下了!尤其是那个卓一,简直是个死硬分子!一心帮着齐王,他是打算改朝换代?简直是个疯子!”
  
      汪宗伊也点头:“最令人难过的是,我府衙中这帮子衙役、弓手,也都被他抽调了去,事后若是追究起来,别人还以为本官也是叛逆。”
  
      梁友诰忽然过去将门掩上,低声道:“下官以为,应当给齐王一些压力了,不知府尊以为如何?”
  
      汪宗伊怔了怔,问:“季生的意思是?”
  
      梁友诰道:“正要教府尊得知,咱们可以试试,或可勾连内应。”
  
      “什么内应?”
  
      “上三宫**师林阿雨派人过来输诚了。”
  
      “果真?”
  
      “府尊是知道的,下官半年来常在玄坛宫奔走,因此和许多修士都有了交道,有个东海散修名杨昊的,曾在文明城市创建中被抓获,编入特别劳动大队,故此相熟。他和林**师乃是好友,因此受托来找下官,想请下官牵线,弃暗投明。”
  
      “这杨昊是因何被抓?”
  
      “额……坏了一户人家女儿的名节。原本是要从重处置的,但对方只求银钱不求惩处,此事为下官出面,判杨昊赔偿对方纹银三百两,双方都很满意。”
  
      “原来如此,那这林**师是真降还是假降?”
  
      “下官原本也是疑惑,但后来按杨昊所说,查了一下……府尊当知,这些修士很多都是昨日闯入京城的......”
  
      “这我知道,江宁县也跟我说了。”
  
      “是。林**师负责巡查的是聚宝门、通济门和正阳门,每次都刚好错过修士潜越入城的时间。其他城门都或大或小有过斗法,偏偏这三座城门没有。”
  
      “他错过很正常,不能算什么......等等,你是说这三座城门处没有斗法?坐镇的上三宫修士呢?”
  
      “当时都跟着他下城了。”
  
      “跟着他下城?去哪儿了?”
  
      “不知道,总之就是潜越入城的时候这三座城门的坐镇修士都没在!如果换句话来说,是不是可以认为,他把坐镇修士带走了以后,城外的修士才找到了潜越入城的机会?”
  
      汪宗伊沉吟道:“有点意思。”
  
      梁友诰小心翼翼道:“看府尊脸色不是很好,是不是通宵达旦忙于公务?如此下去,怕不是长久之计,下官建议府尊歇息片刻,恢复恢复精神,才能更好的为应天百姓当好公仆。”
  
      汪宗伊打了个哈欠:“如此,有什么事就有劳季生了,本官确实太累,先补一补觉。”
  
      梁友诰出去后,冲自家心腹苟捕头使了个眼色,道:“府尊已经同意了,你去找领头的杜仙师,把林阿雨的事告诉他,快去!”
  
      苟铺头心领神会,急急忙忙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