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不死武皇 > 第2018章、独孤雪现

第2018章、独孤雪现

御兽阁,万兽林!
  
  眼下!
  
  四面狼籍,横七竖八的倒下数十具血尸。
  
  “尸神教真是越来越猖狂了,竟敢潜入我们御兽阁领地作祟!”
  
  “可惜了,都只是些武尸而已。”
  
  “依我看,怕是尸神教中人在暗中操控武尸,想要查探我们御兽阁的动静,些许近期会有更大的行动。”
  
  ……
  
  几位御兽阁弟子交谈着,对于武尸的出现感到极其可疑。
  
  “邪教势力,一向阴险狡诈,诡计多端,各位切不可轻敌大意!竟然武尸是受人掌控,这位幕后黑手必然是隐藏在万兽林中。”开口的正是司马天琪。
  
  十年来,司马天琪一直都留在了御兽阁,也成为了御兽阁中青英辈第一人。
  
  虽然司马天琪没有在更高的宗门平台进修,但作为仙墓传承者,这十年来司马天琪的修为也是突飞猛进,达到九转龙境修为。
  
  “天琪师姐说得没错,林中必定蛰伏着邪教魔贼!”一位弟子附和道。
  
  “你们三人为一组,在林中四周严加勘察,但凡有任何风吹草动,立马及时传唤!”司马天琪果断下令,作为御兽阁最强弟子,又是阁主司马云的爱女,在御兽阁占据着极大的权重。
  
  即刻!
  
  三人为一组,有序散开,四处勘察。
  
  司马天琪则是单独行动,释放灵识,闪掠林中,凛凛双眸,如同扫描仪似的,四处严密搜索。
  
  搜索已久,司马天琪突然隐隐感知,前方密林,隐有一丝魔气存在。
  
  “果然如此!”司马天琪面色一凛,锁定其气息,如鬼魅般闪掠而去。
  
  然而!
  
  当司马天琪追踪到魔气所在之时,却是愕然所见,一席白色长裙,却是沾满腥血的身影,正奄奄一息然瘫倒在地。
  
  起初,司马天琪感觉有些蹊跷,颇为警惕。
  
  可看着这道身影,是越看越觉得熟悉。
  
  司马天琪感觉不对劲,闪身而至,将那身影挪动过来。当看到眼前惨白而熟悉的容颜之时,司马天琪截然色变,失声惊呼:“小雪妹妹!?怎么会是小雪妹妹!?”
  
  不错!
  
  这位受伤的白裙女子,正是销声匿迹已久的独孤雪。
  
  见是独孤雪,司马天琪又是惊喜,又是心疼,竟是控制不住的大哭起来:“小雪妹妹!姐姐不会是出现了幻觉了吧?十年!可是整整十年了!你可算是回来了!”
  
  可惜!
  
  独孤雪面色惨白无血,生机薄弱,显然是受了重创。
  
  司马天琪惊喜激动过后,才察觉到独孤雪伤势极重,满脸心疼的哭道:“我的傻妹妹,这十年来到底身在何处?又受了有多大的苦?都是林辰那个不负责任的王八蛋,要不是因为那家伙,你也不会遭人算计,遭受非人折磨之苦。”
  
  本来司马天琪想要出手施救的,但感觉到独孤雪体内气息异常,不敢擅作主张,随便下手,便立马抱起了独孤雪:“不行!得立刻去找云长老!小雪妹妹,不管你是如何回来的,竟然你都已经熬回了御兽阁,就请你再坚持一会儿,姐姐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
  
  即刻!
  
  司马天琪御空疾驰,马不停蹄,抱着独孤雪火速赶回御兽阁,至于其它的细节与疑虑,早已被司马天琪抛之脑后。
  
  却不知!
  
  躺在司马天琪怀中沉睡的独孤雪,宛若柳月般的细腻唇角,却是微微抹起一道诡异的笑容。
  
  是的!
  
  以司马天琪现在在御兽阁中的地位,谁敢阻拦?
  
  司马天琪抱着独孤雪,一路疾驰赶回御兽阁,过程中虽让人惊惑,但却无人敢阻挡司马天琪,而是一路放行,直接奔到云阁。
  
  云阁!
  
  也正是独孤云静修所在。
  
  只是,自从独孤雪失踪之后,独孤云便云游四海,四处寻找独孤雪的下落,期间也覆灭了不少邪教魔族势力,可始终一无所获。
  
  足足!
  
  独孤云找了八年,始终无果,但又担心找得远了,万一独孤雪突然回来了,所以独孤云后两年都守在了御兽阁。
  
  两年了,独孤云几乎都是在沉寂闭关,也没有再打理阁中的事务,整个云阁也是显得一片孤寂,谁也不敢去惊扰独孤云。
  
  说是闭关,可独孤云的修为却没有任何的进涨,每日都是沉侵在痛苦思忆之中。
  
  一般来说,到了独孤云这境界都是清心寡欲,几乎把一切都看淡了。
  
  可独孤雪可是他唯一的宝贝孙女,也是他最为亏欠的孙女,自小都是捧在手心里的宝,深得独孤云的宠溺,所以才会养出独孤雪那副刁蛮任性的小公主脾气。
  
  也正是如此,在自己的宝贝孙女失踪了之后,生死不明之时,独孤云便感觉自己的心似乎破碎了,心态也是快要崩溃了。
  
  玉台之!
  
  独孤云披头散发,一副极其颓废落寞的样子,如同石雕般纹丝不动的盘坐在玉台上,感觉整个身体都要长出树根出来了,整个人显得苍老了许多。
  
  突然!
  
  云阁之中,来了司马天琪这位不速之客。
  
  “云长老,天琪求见!”司马天琪呼唤着。
  
  可惜,阁中毫无动静。
  
  司马天琪感觉犯浑了,又唤道:“云长老!是小雪妹妹回来了!”
  
  小雪!?
  
  沉寂中的独孤云,如遭雷击,脑海惊怔。
  
  嗖!~
  
  独孤云闪身惊现,一个趔趄差点晃倒,声音沙哑的喃喃道:“小雪?小雪?老夫的宝贝孙女呢?”
  
  司马天琪见到独孤云这般失态的模样,亦是惊吓了一跳,也足以表现出独孤云是有多爱独孤雪,便弱弱的说道:“云长老别激动,小雪在这呢,我是在……”
  
  话还没说完,独孤云便直接从司马天琪手中抢过沉睡中的独孤雪。
  
  当真正看到独孤雪的面容之时,独孤云浑身抽动,激动得老泪纵横:“小雪,老夫的宝贝孙女啊,你可算是舍得回来了,爷爷找你找得好苦啊…”
  
  “云长老,先别伤心,小雪妹妹伤得不轻,而且弟子感觉小雪妹妹体内似乎是中了魔毒。弟子能力有限,对这魔毒也是一概不知,不敢妄自解毒…”司马天琪肃然道。
  
  独孤云根本没把话听清楚,而是语气深沉的说道:“小雪这事,除了你我,暂时谁也不可透露,否则唯你是问!”
  
  话毕!
  
  独孤云转身而去,整得司马天琪错愕不已。
  
  不过司马天琪也是能理解独孤云此刻的心情,摇头轻叹:“有云长老在,小雪妹妹一定不会有事的。”
  
  但司马天琪平静下来之后,总感觉独孤雪与武尸的出现有些蹊跷,竟然独孤雪有了独孤云的照顾,司马天琪也是足以踏实放心。
  
  “不成,邪教行迹异常,大有蹊跷,此事须得跟父亲禀报才行。”司马天琪心里总有种不祥的预感,便匆匆离去。
  
  这时!
  
  独孤云直接将独孤云带入云阁秘阵,放置在玉石灵台中。
  
  独孤云之所以没有向司马天琪解释清楚,一来是独孤雪伤势极重,时间紧迫;二来独孤雪身怀魔脉,不宜泄露。
  
  “雪儿…爷爷盼你多年,可算是等到你了…你在外到底受了有多大的苦啊…”独孤云泪流满面,心疼万分,一手颤抖得轻抚着如同陷入深度沉睡般的独孤雪。
  
  心痛归心痛,但见独孤雪伤势异常,独孤云渐渐克制了心中的情绪。
  
  旋即!
  
  独孤云转运仙元,来回细细的审查着独孤雪的伤势。
  
  是的!
  
  独孤云拥有一品仙武境修为,只是进阶仙武境只有三十余年,对外还称不上是真正的上仙。
  
  渐渐的!
  
  随着仙元的渗透,独孤云突然惊愕发现,独孤雪的魔脉潜能已经彻底被打通了,至少达到了四品半仙的强度。
  
  只不过,在魔脉打通的同时,独孤雪体内也是深中魔毒,正侵蚀着独孤雪的精元气血。若是不加以遏制的话,必得精元气血耗竭消亡。
  
  但独孤雪的魔脉已经全打通了,魔脉之力极强,独孤云想要再压制已经极其困难了。而且独孤雪的魔脉是天生的,若是直接摧毁魔脉的话,也是必伤命脉。
  
  “唉~天赋魔脉,同生同脉,无法根除,爷爷早就料到有这一日了,只是没想到会来得那么快,那么突然…”独孤云心疼苦叹,咬牙道:“即便是天命如此,爷爷也绝不会让你受苦,纵然不惜一切代价,爷爷也绝不会放弃你的…”
  
  当下!
  
  独孤云转运仙元之气,一丝丝注入独孤雪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