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路过漫威的骑士 > 第973章 飞走的甜甜圈

第973章 飞走的甜甜圈

    斯科特看着被爆炸的气浪给掀倒在地的汉克·皮姆和霍普,回过头来再看一步步逼近的亡刃将军,一咬牙,一瘸一拐的冲向了亡刃将军,试图阻止他,给霍普争取点时间,好带着汉克博士逃走。
  
      半旧的头盔瞬间合拢,双手握拳,大拇指向下,准备按动缩小按钮,故技重施的给亡刃将军的下巴,狠狠的来上一拳。
  
      “哼!”亡刃将军看到蝼蚁竟然敢再来,冷哼一声,右腿骤然发力,用力一蹬地面,地板瞬间破碎,被印上一个深深的脚印,而亡刃将军如出镗的炮弹骤然冲向前去,手中的长刀快如一道闪电,由后向前的一挥。
  
      ‘嗤啦!’一声响,蚁人身体一颤,已经触碰到变大变小按钮的大拇指却怎么也按不下去,浑身的力气如潮水般退去,胸前的‘皮衣’出现一条长长的裂缝,一张变为血红色的纸从中飘落。
  
      亡刃将军眨眼间就出现在十多米外,看都不看身后的蚁人一眼,长刀下垂迈步向前走去,刀尖流淌下几滴血液,伴随着皮姆科技外街道上一声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落在地板上,摔成数瓣。
  
      ‘噗通!’斯科特双腿一软,重重的跪倒在地,而后身体向前趴倒,身下血液肆意流淌着,知觉在迅速的消退,逐渐失去神采的双目望着掉在不远处想送给女儿的签名纸,抬起颤抖的右臂,可才伸过去就已经失去了力气,无力的垂落,两根手指压住了这张纸的边缘,没能将其抓住。
  
      “斯科特!”霍普回头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得大喊出声,让汉克·皮姆也跟着扭过头来,视线跃过拎着刀走来的亡刃将军,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斯科特,嘴唇哆嗦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亡刃将军再一次的扬起手中的长刀,这一次瞄准的是霍普,而搀扶着父亲的霍普根本避无可避,除非丢下汉克·皮姆。
  
      “住手,我跟你们走。”汉克·皮姆仿佛苍老了好几岁,无力的摆了摆手,这两个外星人太强大了,这些人根本不是对手,再这么下去,还会有人死的。
  
      罗曼诺夫已经被暗夜比邻星给打倒,在地上狼狈的翻滚了两圈,险而又险的躲过了暗夜比邻星长枪一刺,而蜘蛛侠被激光追逐着打,根本不敢停下一秒,更不敢进入大楼躲避,因为大楼里都是人,他进去的话,会造成巨大的伤亡的,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次爆炸掀起碎片的撞击,已经隐隐有血迹渗透了战衣。
  
      “不,我可以”霍普话还未说完,亡刃将军骤然冲了过来,一步迈过七八米的距离,速度快的惊人,手中的长刀一挥,用刀身拍在了霍普的身上,直接将其给拍飞出去,摔倒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霍普!”汉克·皮姆话刚出口,亡刃将军的长刀就已经横在了他的脖子上,但没有用刀刃而是用刀背,瓮声瓮气的说道:“她还活着,但你不跟我走的话,就不好说了。”
  
      汉克·皮姆咬牙切齿的说道:“放过他们。”
  
      “没问题!”亡刃将军收起长刀,对着暗夜比邻星用外星语言喊了一句,正要对着罗曼诺夫发射光束的暗夜比邻星恼怒的扭过头来,不忿的哼了一声,转身走向了亡刃将军。
  
      两个人站在一起,同时举起了武器,甜甜圈飞船当即停止了攻击,转而设下一道牵引光束,笼罩住了三人,迅速的收缩回去,而后甜甜圈飞船的动力系统启动,让甜甜圈飞船一飞冲天,骤然冲向了天际,速度比人类的火箭快太多太多了,眨眼间就消失在人类的视野之中。
  
      在激光消失后,蜘蛛侠毫无消息的躺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甚至不顾身份暴露将面罩拽了下来,好呼吸到更多的氧气,身上全是混杂了血液的汗珠,几乎浸透了衣服。
  
      沾在伤口处,钻心的疼,可他却没有一点力气去处理,刚刚持续十多秒的攻击里,每一秒都要集中全部注意力,根本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自出道以来,帕克不说顺风顺水但也没遇到太大的挫折,可今天他真的感觉死神的镰刀如影随形,慢一点就会被收割灵魂。
  
      帕克一直觉得自己的实力已经很强了,刚‘觉醒’就轻松戏耍了学校里最强壮的那个人,还能暴扣篮筐把玻璃震碎,后来打击各种罪犯,参与对抗外星人等等一系列战役,绝对超乎很多很多人。
  
      可今天,帕克真正意识到,以前能轻松应对强敌,不是他多强,而是敌人太渣且他有很强的队友,而刚刚,仅仅是一艘太空船的连射激光炮就把他搞得狼狈不堪。
  
      别说天空船悬浮在他根本够不到的数百米高空,哪怕放在地面上,任他打,他也拿那艘庞大如一栋楼的金属飞船没办法,无往而不利的蛛丝子弹、蛛网缠绕、电光网连对付亡刃将军都没有什么作用,更别提更为庞大的宇宙船了。
  
      他是扭约市民的好邻居,也仅仅只是个好邻居。
  
      “可恶!”彼得无比恼怒的一锤身下的公路,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势,顿时喊出声来,痛的浑身都在颤抖。
  
      从远方传来声声警笛,只是不知道是警车还是消防车亦或者救护车,但这声音也让帕克意识到该戴上面罩了,艰难的仰起身来,慢慢的抬手将面罩戴上,而后起身,走向被炸得满目狼藉的皮姆科技。
  
      不过八层的大楼中间位置,有一个三四米宽的大洞,冒着缕缕黑烟,还有火光从中透出,整栋楼都看不到一块完整的玻璃,全都被震得稀碎。
  
      而楼前广场也有两个同样大的深坑,周围躺着很多皮姆科技的员工,血液、火焰和浓烟成为这里的主音。
  
      帕克看到了一动不动瘫坐在地上的罗曼诺夫,脸上、身上等外露的肌肤上道道细小的伤痕往外渗着血,几乎把她变成了一个血人,而她却无动于衷,目光呆滞的坐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