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噬天为帝 > 第一千两百六十九章:我也不想输

第一千两百六十九章:我也不想输

第一千两百六十九章:我也不想输
  
  烛龙的眼中带着特殊的光芒,但没有任何的杀意,现在的叶里,完全有作为他们们朋友的资格。
  
  只是站在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中,叶里的眼神逐渐平静下来,掐出了一个特殊的印决。
  
  而在他的面前,一柄横放的长剑逐渐汇聚,而在看到这一柄长剑的时候,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微微一变。
  
  长剑并不长,也是最寻常的长剑样式,甚至叶里依靠着长剑动手的时候,喜欢留下的法则痕迹都没有。
  
  但这长剑上面,似乎有特殊的光芒时不时流转,那光芒似乎有特殊的魔力,就算大帝看到了,也不自觉地沉浸进去。
  
  而在长剑的周围,一道道空间裂痕浮现,就算是幽荧亲自出手加固的空间,也似乎无法承受这样的力量。
  
  而叶里的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轻轻地说:“我知道你很想赢,证明不比红尘仙差,但我也不想输!”
  
  叶里很平静,但在看着这一幕的时候,就算是幽荧也眼皮一跳,在这样的力量面前,他还真的没有压制的把握。
  
  短暂的沉默之后,幽荧一步迈出,出现在两人之间,而他的脸上,明显带着看一下,尤其是看着叶里面前的长剑,眼中有着特殊的光芒闪动。
  
  “烛龙,这一次你还是输了,这一剑出手的话,他或许会被你重伤,但你应该会死!”
  
  幽荧的声音很轻,却带着一种特殊的力量,在听到这一个声音的时候,本来有些陷入执念的烛龙,双眼忽然回归清明。
  
  而叶里什么都没有说,手微微一动,面前的长剑消散,而周围的那一些法则符文,也悄无声息地消失。
  
  最强的力量散去,叶里的身体微微一颤,就算他已经是红尘仙,但这一战,几乎抽空了他身上所有的力量。
  
  但他并没有服输,双眼依旧坚毅,烛龙有执念,他又何尝没有。
  
  成为红尘仙,理论上已经是这一片天地之中最顶尖的存在了,但是他一直都在告诉自己,这样的力量还不够。
  
  他的对手同样是红尘仙,而且极有可能不止一位,这都是现在的他还应付不了的力量。
  
  而在不死天皇都已经在那一片天地了,却还是一次次地插手这边的事情,恐怕那里还有什么力量,让不死天皇不得不这样做。
  
  所以叶里需要在这一条路上走的更远,战胜不死天皇或许能依靠别人的帮忙,但想要解决不死天皇都解决不了的麻烦,那就需要他的力量胜过不死天皇。
  
  之前和不死天皇交手,因为不想直接暴露自己的底牌,一直都没有竭尽全力。
  
  只有跟烛龙的这一战,他才是真正的手段尽出,甚至动用了自己还无法完全掌握的力量。
  
  最后的长剑出现,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让那长剑真正出手的打算,因为那样的话,他极有可能失手杀了烛龙。
  
  不管是因为两人之间并没有真正的恩怨,还是烛龙的背后还有幽荧这样特殊的存在,他都不能下杀手。
  
  那长剑的出现,只是展现他拥有足够的力量,同时逼幽荧出手,结束这一场已经么有任何意义的对抗。
  
  而幽荧看着叶里的目光中,也带着一些特殊的光芒,之前的那一剑,有和他正面对话的资格。
  
  当然了,他也很清楚,叶里现在的力量,还无法完全掌握那长剑的力量,而他也完全有在这种情况下保全自己的把握。
  
  但他已经活了不知多久,而叶里却只是一个活了一万多年的小家伙,双方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
  
  于是,三尊实力绝对是红尘仙层次的顶尖强者,就坐在断幽山之中交流起来,甚至还时不时地切磋一下。
  
  这样的轮到,连幽荧都参与了进去,虽然他境界更高,但叶里的力量十分特殊,也给了他很多惊喜的地方。
  
  而同样在断幽山中,饕餮的脸色却无比难看,三人都没有全力出手,但仅仅是论道的时候形成的威压,就让他站都站不稳。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和断幽山的另外两位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但他到现在才发现,差距比他想象的大。
  
  三人在断幽山中论道三年,叶里才起身,虽然论道的效果很好,但其中的东西,还是需要消化掉。
  
  而在要离开的时候,叶里忽然轻轻地说:“千年之后,那一个小家伙和我的弟子有一战,而且我需要一场黑暗动乱,恐怕要你帮忙一下。”
  
  叶里的声音很随意,但如果不是知道叶里的时候,饕餮恐怕直接一刀劈死这个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家伙了。
  
  这么长的时间,他自然了解了所有的事情,餮君真的和那一个小家伙交手,不出意外,是死定了的。
  
  虽然餮君是弟子没错,但他的对手,可是一位不比他逊色的天骄,而那天骄的背后,更是有一尊红尘仙。
  
  而叶里的一句话,让他的一个孩子去送死,他却连拒绝的勇气都没有,因为叶里完全能主宰他的生死。
  
  至于发动一次黑暗动乱,他也很清楚,那必然是在流星证道之后,来到吾钩大陆的时候才会让他发动的,完全就是用他的力量给流星练手。
  
  他知道,在叶里的面前,他已经成为了一个没有感情的工具人,但他依旧不敢反抗。
  
  而走出了断幽山的时候,叶里的脸上已经浮现了笑容,这一次出手的收获,远比他想象的更大。
  
  而洛云依旧跟在他的身上,只是脸上同样带着淡淡的笑意,三人的交谈,他同样听得云里雾里的,但这一次论道,她同样有不小的收获。
  
  她并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力量,毕竟证道之后,天地间能威胁到她的存在,实际上已经不多了。
  
  更别说她几乎都是和叶里在一起,就算是之前的幽荧,想要杀叶里,甚至杀叶里拼命保护的人,也几乎不可能。
  
  但他想要活的更久一点,能够和叶里一起,在天地间行走,不需要长时间留在荒古禁地,用那里的力量延续生命。
  
  “你的大限,也应该快要到了吧,有活出第二世的把握吗,某一些东西我可以帮你,但这一条路,只能是你自己走出来的。”
  
  叶里的声音并不严厉,但带着无法掩饰的关切,虽然他因为某些原因不愿意接受一些东西,但在他的眼中,洛云绝对是最重要的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