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同桌凶猛 > 第两百零八章、她欺负我 !

第两百零八章、她欺负我 !

从小父亲就教育陈述:出门在外,尽量不要给人添麻烦。
  
  陈述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小学时他很少交课堂作业,因为他觉得老师要批改全班好几十号同学的作业实在是太辛苦了,自己少交一份,老师就可以少改一份。作为一名堂堂正正的小学生,尽量不要给老师添麻烦。
  
  当然,老师体会不到他的一番苦心,每次不是站墙角就是叫家长,陈述很失落。
  
  就连教给他这番话的父亲也对他大发雷霆棍棒加身,这让陈述更加的难以理解。不是你让我这么做的?
  
  虽然陈述一路走来受到了很多委屈、误解,遭遇了一些难以言说的惩罚,但是他依然保持初心,砥砺前行。父亲教导的话永不敢忘。
  
  当然,陈述觉得这么做还是有一定风险的。
  
  任谁身边躺着自己这样一个气宇轩昂才华横竖都溢的绝世美男子,也都会血脉喷张难以自制。孔溪终究也是有着七情六欲的血肉之躯,就算忍不住对自己动手动脚的,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再说,俩人已经是男女朋友关系,自己是她孩子的爹,她亦是自己孩子的妈,就算俩人有了什么亲密之实,那也是理所应当之事。难道还有人能站出来说三道四不成?
  
  迷迷糊糊的,陈述便进入了梦乡。
  
  陈述做了一个梦,在梦里面,自己和孔溪并排躺在这张大床上。孔溪很害羞,陈述很紧张。
  
  他们能够听到彼此砰砰砰的心跳声音,陈述能够闻到孔溪呼出来气体的馨香。
  
  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孔溪幽幽的声音传来:你听过两个小人打架的故事吗?
  
  陈述是被小梦叫醒的,小梦说今天晚上郭导请他吃小炊,孔溪和王韶已经先过去了。
  
  陈述这才发现自己一觉睡了好几个小时,外面天色已经昏暗,自己在梦中一件事情还没有做完。
  
  所谓小炊,其实就是村民做的家常菜。
  
  村子里几十户人,一些做饭好吃的人家便为这整个剧组提供食物。就算做菜一般的女人,也能够把家里的菜干和腊肉卖过去换一些钱,这个剧组的到来给整个村子的村民创收了不少钱。
  
  大部份时间导演和剧组的工作人员一起吃大锅饭,倘若有客人过来,导演便会让某一户人家做几道特色菜来招待客人。
  
  在小梦的带领下,陈述来到村子里某一户人家的时候,屋子里面已经坐了好几个人。导演郭建湘嘴里叼着一根雪茄,声音爽朗的说着什么。孔溪和王韶坐在一旁,时不时的附和一声。《逆鳞》这部剧的男一号谭建锋也在,低头刷着手机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还有演员副导演和其它几个主演,有些人陈述熟悉,有些人只看过资料。
  
  看到陈述进屋,郭建湘起身迎接,指着陈述说道:“我们的大才子来了。”
  
  他说陈述为「大才子」,自然更加看重的是陈述的编剧身份。倘若他说陈述是总监的话,在座诸人谁会将一个企划部副总监放在眼里?这就显得有些地位不对待了。
  
  “能不能成为才子,还需要郭导支持才成。”陈述笑着说道,走上前和郭建湘握了握手,说道:“郭导愿意拍我写的本子,我才能够成为才子。郭导不愿意拍我写的本子,那就证明我还需要继续努力。”
  
  “你看看,这么说我不拍都不成了?”郭建湘显然是很喜欢陈述的脾气,用力的拍打着陈述的肩膀,说道:“酒量如何?”
  
  “一般。”
  
  “既然到了剧组,那就得好好喝酒。不信你出去打听打听,哪有不喝酒的剧组?你今天晚上陪我好好喝酒,我明天晚上就陪你好好聊剧本。”
  
  陈述有些紧张,赶紧说道:“白天聊,我习惯白天聊剧本。”
  
  “白天我得拍戏。”郭建湘诧异的看了陈述正好,说道:“成,你说白天就白天。不过,今天晚上可得好好喝上一场。对了,你不用担心住宿的问题,王韶那边我就不管了,让她跟孔溪挤一晚吧,你这边我已经安排好了,让人在孔溪住的小院里给你支起了一顶帐篷。”
  
  “不用不用。”陈述急了,连忙拒绝,说道:“我随便在哪里对付一晚就好了。不能给郭导添麻烦。”
  
  “到了我这里就是我的客人,哪里有麻烦不麻烦的?”郭建湘坚持,说道:“老弟,你就别和我客气了。在我的地盘就听我的。”
  
  “……”陈述欲哭无泪。
  
  他很想说自己和王韶换一换,没脸——
  
  陈述的脑袋有些晕,那是喝酒喝的。
  
  陈述的胸口有些痛,那是被郭建湘气的。
  
  「大家无亲无故的,你对人家那么热情做什么?我是那种缺少睡觉地方的人吗?我哪里不能睡?」
  
  「好吧,就算我缺……我自己也能解决,用得着你来安排?老家伙不就是想让我欠你一个人情吗?」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肯定是想让我的剧本便宜卖给他……哼,没门。」——
  
  陈述躺在帐篷里,久久的难以入睡。
  
  孔溪现在在做什么?是和自己一样久久难眠?还是正在和王韶聊得热火朝天?他们在聊什么?是不是所有的话题都和自己有关?
  
  他给孔溪发信息:睡了吗?
  
  孔溪没有回应。
  
  他给孔溪发过去视频聊天,因为信号不好而自动中断……
  
  陈述有些难过。
  
  早知道下午就不要睡那么多了,那样的话现在也好睡一些。
  
  正在这时,陈述听到帐篷外面有轻微的脚步声音。
  
  陈述惊了,汗毛竖起。
  
  自己虽然住在院子的帐篷里,但是这破落的小院墙头还没有一米高,而且没有院门。今天晚上喝酒的时候还听到演员们说起晚上听到狼嚎的声音,该不会是有什么凶猛的动物盯上自己了吧?
  
  哗!
  
  帘子被人掀开,一股香风从外面扑了进来。
  
  “谁?”陈述急声问道。
  
  “我是大灰狼。”孔溪故作凶恶的声音传来。
  
  陈述打开小梦特意为她准备的手电筒,朝着黑影照了过去,孔溪的小脸在亮灯下现出轮廓。
  
  “你不是大灰狼,是个女色狼。”陈述灭掉电筒,笑哈哈的说道。
  
  “那你怕不怕?”孔溪做出张牙舞爪的姿态。
  
  “怕。”陈述重新躺了回去,说道:“怕你不肯把我吃掉。”
  
  “想的美。”孔溪笑场,也在陈述身边躺下,说道:“又酸又臭的,我才不吃你呢?”
  
  陈述的眼睛瞬间明亮,说道:“那我现在去洗澡?”
  
  孔溪一个响指敲在陈述的脑袋上面,呵斥道:“你这脑袋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呢?就不能想些健康的吗?”
  
  “我想洗个澡睡觉,这样不健康吗?那我以后睡前不洗澡了。”
  
  “……你以前没有这么多话的。”
  
  “以前?”陈述想了想,说道:“我以前也很多话,原本坐在教室第一排,那个时候只有学习最好的学生才能够坐第一排。但是我总是和同桌说话,老师不想看到我影响同桌的学习成绩,于是老师就把我调到最后一排。结果我又和最后一排的同桌说话,同桌的成绩就从倒数第二数掉到了倒数第一名,于是老师就送给我一个笔记本,让我把想说的话写到本子上。”
  
  顿了顿,陈述说道:“老师肯定想不到,他无意间的一个举动,创就了一个伟大的编剧。”
  
  孔溪大笑,说道:“你只有一个本子在拍摄,怎么就确定自己以后是一个伟大的编剧了?”
  
  “我先把目标立起来,万一实现了呢?”
  
  孔溪转过身来侧对着陈述,虽然帐篷里漆黑一片,但是她的眼睛却是能够发光一般,仍然让陈述感觉到耀眼。
  
  “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吗?”
  
  “记得啊。”陈述笑着说道:“记住了好多事情,也忘记了好多事情。”
  
  “有什么让你记忆深刻的吗?”
  
  “有啊。”陈述说道。
  
  “是什么事情?”
  
  陈述想了想,说道:“不是什么事情,而是一个人。”
  
  孔溪心思微动,问道:“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陈述警惕的看着孔溪,说道:“你不会是看到我喝多了酒,就想套我的话吧?”
  
  “怎么会呢?我是那样的人吗?”
  
  “你是。”
  
  “……”
  
  “告诉我吧,我很好奇。”
  
  “我不能说。”陈述拼命的摇头,说道:“说了我怕你生气。”
  
  “我向你保证,我不会生气的。”孔溪举起手来,说道:“就算我生气了,也只会咬你一口,绝对不会和你分手。”
  
  “那我还是不说了吧。”陈述说道:“我们还是聊些别的吧?你看天上的星星多漂亮啊。”
  
  “你睡在帐篷里呢,哪能看到星星?”孔溪没好气的说道。这个家伙太滑头了,刚刚进入主题呢,他竟然想要转移话题。
  
  “其实是一个小女孩儿。”陈述说道:“当然,那个时候我也很小。”
  
  “嗯。”孔溪点了点头,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对她记忆如此深刻?”
  
  “她欺负我!”陈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