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大国公传 > 第三百七十一章 真假新族长

第三百七十一章 真假新族长

    老婆婆引着三人在院子里坐下,院子里只有一个凳子,让桑影笙坐去了,宋岩和桑影烛只能坐在地上,这时候也不顾什么形象了。
  
      老婆婆先给他们端来一壶水,三人一人一碗先喝着。
  
      老婆婆“我去做饭,你们稍微等一会。”
  
      宋岩“多谢婆婆了。”
  
      桑影笙“尽量快点。”
  
      宋岩对桑影笙很生气,借人家东西吃还那么催促人家,显得多不礼貌。
  
      宋岩她一句她就顶嘴,“要你管!”
  
      宋岩不再理她,端碗又喝了几口水。
  
      三人累的都没有了话的力气,只能暂时的停止吵架。一会之后,老婆婆端来了一盘鸡蛋,还有几个馒头,三人也不客气,每人拿起馒头就开始吃开了,一盘鸡蛋很快就被消灭。
  
      但是虽然吃了馒头和鸡蛋,宋岩感觉自己的体力丝毫没有恢复,甚至更加虚弱了,他手中的筷子叮当一声掉在霖上,同时桑影笙和桑影烛的筷子也掉到霖上,模糊中,宋岩看到她们两个晕倒在了桌子上。
  
      在昏迷前的几分钟,宋岩意识到,他们被人下药了。
  
      等宋岩清醒之后,他发现自己的身上被绳子捆着。旁边的桑影笙桑影烛也被绳子捆着,只是她们现在还没清醒。
  
      宋岩试图叫醒她们,轻声的喊她们,老半才将她们叫醒。桑影笙醒来就扯着嗓子喊“来人!快放我们出去!来人……”
  
      宋岩真是无语了,还不如不喊她们,这样一大叫,别人肯定知道他们醒了。
  
      老婆婆从门外推门进来。本来看起来还有点慈眉善目的婆婆,此刻阴沉着脸,就像个妖怪。
  
      桑影笙大声质问“你这个老太婆,为什么要把我们绑起来?”
  
      老婆婆“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桑影笙“为什么不能来,难道这地是你家的吗?”
  
      老婆婆“不,我是问你们为什么会从东南方过来?”
  
      桑影笙“要你管!快放开我们,否则砍了你的头!”
  
      宋岩好像明白了什么,他心想,老婆婆既然这样问,肯定是因为这条道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走的。
  
      宋岩“我们是桑氏部族的人。”
  
      老婆婆“不!你是中原人,我见过中原人,你骗不了我,不过…”
  
      老婆婆老向桑影笙和桑影烛“你们两个是桑氏部族的人。”
  
      “既然知道,快将我们放了!”
  
      桑影笙用命令的语气道。
  
      老婆婆“为什么会有一个中原人和你们在一起,你们是怎么出来的,族长呢?”
  
      老婆婆一连三问。
  
      桑影笙“你要是看这个中原人不顺眼,你就捆着他,先把我们放了。”
  
      宋岩顿时火冒三丈,在心里狠狠的骂了桑影笙,不过这时候还不是找他理论的时候。
  
      桑影烛“是族长让我们出来的?”
  
      老婆婆“不可能,出山的路只有族长一个人知道,每年都是她带着族人出来一次,每次都是我这个老婆婆接待,你休想瞒我,快,族长为什么没来,族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桑影烛“族长她…她生病了,所以没有来。”
  
      桑影笙补充“对,生病了,病的起不来了。”
  
      老婆婆大惊,“啊,族长病了?她身体没事吧?”
  
      桑影烛一听老婆婆上当了,立刻“有点严重,我们这次出来就是给族长买些药的。”
  
      老婆婆“族长她得的什么病?”
  
      桑影烛一愣,接着叹息一声,“族长是百病缠身,年龄也大了,近来身体一直不好,我们都很伤心。”
  
      老婆婆突然咧嘴哭了,“族长啊族长,你可一定要保住身体啊,我还想见你最后一面。”
  
      桑影烛问“老婆婆,你是?”
  
      老婆婆对桑影烛放松了警惕,“我是桑氏部族的守门人,在这里守了三十多年了。”
  
      老婆婆微微抬起头,泪眼婆娑,好像在追忆往事。
  
      宋岩轻轻碰了桑影烛一下,然后递给他一个眼神,桑影烛秒懂,“婆婆,你先放了我们吧,我们还要给族长买药。”
  
      老婆婆嘴上好,蹲下身子准备给桑影烛松绑,手刚触碰到绳子,突然停住了,问“族长的孙子还好吧,想来现在应该有十五六岁了。”
  
      桑影烛也没多想,只广头。老婆婆的手又缩了回来,换了个脸色,她真为自己刚才的鲁莽而后怕,一听到族长的事,她的脑袋就空了,把什么都忘了,要不然关键时候才回过神,刚才自己就犯了打错了。
  
      宋岩知道,桑影烛中计了,他补充“你也不听婆婆什么就瞎点头,族长哪有什么孙子,只有一个孙女,叫桑蚕,今年九岁,我们经常跟她玩,你咋不和婆婆呢。”
  
      老婆婆看向宋岩,宋岩的丝毫不差,她又有点糊涂了,她看了看宋岩,又看了看桑影笙和桑影烛,“你们怎么会在一起,你这个中原人怎么会在部族里?”
  
      宋岩“有些话我真不想跟你,怕你伤心。”
  
      老婆婆一怔,“什么话?”
  
      宋岩“其实你面前的人就是新的族长,老族长退休了。”
  
      桑影笙和桑影烛都是一愣,心想这个人什么牛皮都敢吹,厉害了!
  
      老婆婆一时没反应过来,问“你什么?”
  
      宋岩“你面前的是新族长,老族长退休了,你还不赶快给新族长行礼?!”
  
      宋岩用威严的语气,要在心里上彻底压倒她。
  
      老婆婆有些不相信,“不,这不可能。”
  
      宋岩喝道“你竟然无视新族长,你该当何罪!”
  
      老婆婆支支吾吾,好像真被镇住了,“我……”
  
      宋岩又喝道“族规你还记得吧,第四条怎么的?你背一下。”
  
      老婆婆有些激动又有些害怕,她声音颤抖,“第四条,族长如,如地,如父母,必须敬之,尊之,守护之。”
  
      宋岩喝问“那你是怎么做的?你这样叫敬之尊之嘛?”
  
      老婆婆“我…”
  
      宋岩“还不跪下行礼!”
  
      老婆婆终于坚持不住,扑通一下跪在霖上,直到现在她还没弄明白,桑影烛到底是不是族长,不过如果她不是,那他怎么知道族规的呢?
  
      桑影笙和桑影烛也傻眼了,她们也在怀疑,宋岩是如何知道族规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