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准备开打

第一百九十六章 准备开打

    往西北走的时候有一条重磅消息就是和卓反了,天山脚下的和卓部反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白浪装作浑然无知,嘴里只是随便说了一句,“蛮夷果然作死!西北五卫也是无能。”然后他偷看了翠羽黄衫一眼,可以看得出她努力地控制住了面部表情,装作也是很惊讶的感觉。
  
      白浪只是暗笑,“这等分裂国家......虽然我大明好像没控制到天山南北,不过大唐可是有安西四镇的!于是这就是我大明国土!”,白浪摸了摸车上的枪,“这等分裂国家的货色,还是杀了算了。”他没兴趣帮鞑子平乱,然而谁让大小和卓其实是在干分裂国家的勾当呢。
  
      所以说不得白浪难得地要稍微偏向鞑子一下了,“弄不好要换女奴了呀。”这人看着眼前的霍青桐,还是觉得有点可惜的。若是这女人认真遵守教义以及草原上的规矩,应该是不至于要被换掉的......白浪也是无所谓,他杀的人多了,虽然其中女人极少但是在他看来也不过就是活着的蛋白质而已。
  
      “其实这个女奴还挺好用的而且足够骚气,估计过段时间什么就都可以尝试开发,然而这就要看她过不过得了这个关,有没有这个命了。”白浪暗自嘀咕,双修对他而言无用,而他若是真的要乱来的话此刻应该去扬州而不是在西北。此时白浪身上的战袍倒是有眉目了,西域传来的花纹锦绣的毛料加上丝绸,白浪硬是设法找到了裁缝做好了一套战袍——并无多少防御力可言。
  
      这女奴其实不合格,除了能对外交流沟通,进行下情报的汇集分析以及暖床之外,但凡一个女人该会的比如缝纫烹饪之类基本都不太会。白浪披上了这袍子临水自照,“我觉得像是戏班子里的风格......要不我就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啊对了是各路无双。”不过帽子或者说冠倒是也做好了。
  
      既然身上的不是大明官袍,那头顶上的帽子也没必要是大明官帽了——而且白浪还是短发,所以干脆就上了有系带的冠。这是鹖冠,此世已经非常少见了——怕是有好几百年近千年不曾见过了。两根鹖翎长长地插在左右两侧向天竖起然后往后面垂落。“我汉家武人便是如此打扮的。”白浪说道。
  
      不得不说这女奴虽然聪明然而不学,还真的不知道这就是汉家武人用的冠。白浪还弄了两块熊皮在腰两侧做了靠,多多少少让自己看上去像是真的打仗的古人了。至于战马,这个怕是只能多多收集一些马,随时轮换了。以白浪之体格,骑在这西北的马上倒也还算合适——虽然他其实更想要来自欧洲的那些大型骑兵用马。
  
      西北方向,兆惠已经带着驻军出动平乱了。而白浪则是带着马车跟女奴还有他陆陆续续“买”到的马,同样在女奴有意无意地带路下往那边走去。
  
      这故事里面虽然一早霍青桐就被白浪带走,但是居然惯性依旧在演化——好比现在总舵主就再度见到了公主,并且还从清兵手里脱身,更是为她摘下了山崖上的所谓天山雪莲,最后还在这和卓军之中与红花会赶往大漠的诸位当家汇合了。而白浪他们也一日日地逼近战场附近。
  
      “差不多了,你这女奴可以起来帮某家更衣了。”白浪这一日望着天空,白虎之气晓得前方就是军阵,所以让翠羽黄衫替他穿上战袍。“衣服还成,不过可惜多半只能穿一次了......”白浪嘀咕了一句,随手抓起车上两把铁矛,翻身上马开始逐渐逼近他望气之中的战场。
  
      翠羽黄衫赶紧也跟上,很快他们就看见了两方军阵。“爹爹!”这女奴果然不贴心,看见了一方的军阵直接就要驾马冲过去——估计太激动了她忘记了白浪的可怖武功。其实白浪武功多高,霍青桐只是有一个粗略的了解,晓得白浪内力极其高深,然后武功上也堪称绝顶,但是到底有多强?她没有完整的概念。
  
      白浪轻笑一声也不去阻止她——何必呢?若是这女奴想要如此,便让她如此好了,至于生死?那就看天数吧。白浪驻马在两三里之外,看着两方阵线逐渐逼近,而和卓部里也有快马迎出,迅速地靠近他们的公主——翠羽黄衫。其中还有些人根本不是这些和卓部的打扮,还是鞑子长袍马褂的打扮呢。
  
      白浪只是在马上大笑,“这红花会......反清复明?这就是反清复明?”想到他们在书里如何恢复汉人天下的办法,白浪几乎要笑死。翠羽黄衫被接入战阵之后没多久,双方已经开始交换远程打击了,不过都还只是试探。数以百计的轻骑左右驰骋,双方都试探着冲击,但是都不实际投入战斗。
  
      这就是在试探并观察对方阵线的弱点,尝试调动对方的阵型,然而白浪这个时候开始催马小步前进。双铁矛一手持一把,矛头向着斜前方垂落,白浪也不控缰只用双腿控制马速向着战场行去——这已经算得上是合格的骑将了。
  
      作战的双方都看见了靠过来的白浪,不过不会停止互相之间的试探——毕竟白浪的打扮怎么说呢?就好像是戏台上的打扮。而且就一个人虽然拿着看上去似乎像是那么回事的双铁矛。很快,双方都停止了试探,战斗一触即发,也就在这个时候,从另一侧突然闯出一匹白马,白马上有两人。
  
      这两人一男一女,女子被男子抱在怀中,从白浪这里的角度同样能看见这两人的容貌。“还挺英俊的.....不过这个人不是展护卫吗?他什么时候变成......等等这段情节是总舵主?这个女子应该是香香公主了吧?哎?这个倒是没见过的脸,然而确实是少见的白种美女啊。”
  
      而且奇怪的情节也发生了,阳光洒在这两个人的身上跟脸上,这看清他们容貌的清兵居然有人直接掉了手里的兵器,似乎有点失魂落魄啊——接下来是哗啦啦地一整排的人掉了手里的长枪。“有那么漂亮?这真的不是狐媚的法术勾魂夺魄?”白浪也是惊讶到了,他可没感觉到什么异常。
  
      就在清兵大帅兆惠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声音虽然不高亢,但是沉稳无比地回荡在战场上,“尔等欲将天山南北的安西四镇据为己有么?”所有人凭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都看向了另一边,而那对男女同样也是抬起了头望向那骑着马缓缓逼近的男子。阳光从他背后射来,这男子镀上了一层金光仿佛天人一般。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