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最后的道族 > 第八百一十六章 再见故人

第八百一十六章 再见故人


      “这……这不就是封星吗?另一颗星辰也曾见过,莫非就是它封印了始族?”陈夭心震,眼看着那根断裂的手指渐渐化作山峰,突兀的耸立在草原之上。
  
      虽然与现在横断山有些出入,但大体相仿。
  
      “我不是随随便便就来到这里,操纵我冲入屏壁缺口的存在,显然就是想让我来到这里,他真的是方纪吗?他究竟想要做什么?”陈夭闪过一个念头,却只能摇摇头。
  
      对方既然找上他,就怎么也难以甩开,且如今看来,只是相互利用,对他并无坏处。
  
      他沉思一阵,凭借下方星辰和封星独特的联系,又一次构筑寻龙法阵。
  
      两颗星辰相隔太过遥远,所需布置自然极为宏大。
  
      这原本以寻龙术沟通天精地气就可以做到,但其中消耗太大,很可能影响下方星辰,陈夭只能以自身积累填充。
  
      即便如今的他对外物的依赖大幅缩减,可看着那一颗颗梦幻神石、梦幻神晶以及圣药在寻龙法阵中消融,依旧一阵肉痛。
  
      多年的积累消耗差不多一半后,寻龙法阵终于打开直通封星的门户。
  
      他叹了一声,一步跨入。
  
      这一刻,妖鼎突然出现在门户前,如同智慧生灵一样默默矗立,似有神念通过门户传来。
  
      直到门户崩溃,妖鼎骤然一身,没入星空深处。
  
      只是简单的走过门户,就跨越宇宙间不知多远的距离。
  
      眼前,是永生难忘的熟悉大地,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意味,山林里的草木,每一株都透发熟悉的气息,就连天空飞过的大鸟都似曾相识。
  
      看着这熟悉的一切,他禁不住泪流满面。
  
      那些年,他抱着书册畅想未来,不要说踏入修行,就是自由的行走在外都是奢望,那时候的他,可曾想到后来会有这么多际遇,可曾想到会有一天重回这里。
  
      永远忘不了明月崩碎那一天,命运像是算计好了,为他创造出各种逃离条件,更让他奋勇的从武蒸云手中夺来生命能炉。
  
      这里是冲天庄园旧址,是他最初生活的地方,是他修行的起始。
  
      他抬头看天,刀月依旧在,可曾经这里的主人早在好些年前魂归他乡。
  
      短暂的感慨和回首后,他静下心来。
  
      来到这里的目的是化解始族危局,以他一个人的能力差了太多,因而父母至关重要。
  
      “你们可曾留下痕迹?”他在冲天庄园回溯时光,没有发现父母,只有那个带他来到庄园的老奴。
  
      沿着这条线索,他一步步的寻找,却只能得到一些梗概。
  
      以前不知道父母到了何种境界,如今惊异的发现,关于他们的存在,以他境界竟不能过多深入。
  
      “问题就在横断山,那不是一条容易的路。”他叹了一声,看向东方,过去走过的修行之路至今历历在目。
  
      好不容易来到这里,踏上那条路前,他决定先去见见故人。
  
      多年未见,也不知他们近况如何。
  
      他越过山川,很快就来到晋国皇宫外。
  
      当年,罗炽行的外公横空出世,带领众弟子、手下横扫封星,晋国皇室被他毁灭。
  
      “皇室岂能空缺?”陈夭落下身来,感受到一些与罗炽行一脉相承的血脉气息,或是少年,或是孩童,年岁不一,正在一些侍卫的守护下嬉戏。
  
      陈夭的到来太过突然,侍卫们急忙围成一团,一些宫殿更有强大的气息接连涌出。
  
      大都是妙境,只有一少部分是化境,如今的封星还和当初一样,对修士有着种种限制。
  
      “和高乐的家乡一样,若是分化为三的形成合一,又该是何等气象。”陈夭略微释放气息,这些修士一个个都无法动弹。
  
      一股冷厉的气息在身侧出现,身穿皇袍的罗炽行化身杀手,化境六重的气息让他比周围所有人都要强大。
  
      “罗师兄,好久不见。”陈夭伸出手指,轻松挡下罗炽行全力必杀一击。
  
      “你……陈师弟。”罗炽行惊呼,立即招呼人准备宴席。
  
      两人当年有过命的交情,若非罗炽行,陈夭很可能早已身死横断山,这一见面自然心中喜悦。
  
      千言万语都在一笑中,随着甘冽醇香的酒下肚,罗炽行就招来他的众多子女,并一一介绍。
  
      修行岁月不知年,看到这些小辈时,他突然心中感动,想象多年后,他也会有这么多的子女。
  
      面对亲友,他从来不是吝啬之人,当即拿出不少事物作为见面礼。
  
      他了解封星的情况,一出手也经过思索,可哪怕是他看来寻常的事物,在封星都是上上之列,不要说那些侍卫,就是见多识广的罗炽行都惊住了。
  
      “那方世界,真有如此神奇!”罗炽行道,他在陈夭的出手中感受到一些不寻常。
  
      陈夭点头“与之相比,封星就是枯井,对修士的压迫太大了,只有到了那个世界,天资才能挣脱束缚。”
  
      没有停留太久,他一路来到别天道宫。
  
      就和他当初离开时一个样,似乎再过数十年、数百年,别天道宫还是老样子。
  
      他潜入别天道宫,带着忐忑登上神驴上,在那里,有一个他修行的奠基人,并在很长一段时间中作为他的护道者。
  
      段天章不在,野驴道人在蒲团上盘膝默坐。
  
      他不知道曾经的野驴道人究竟是化境第几重,但现在的野驴道人气息深邃,赫然就是悟境后期,这还不止,对方身上前进的势头不止,似乎随时还能再进一步。
  
      这些年,他在急速进步,野驴道人的进境竟不比他慢,要知道,他是在元星那样的地方,而野驴道人却是在压制修行的封星。
  
      “漫长的积累一朝突破,宛如决堤洪水,一发不可收拾。”陈夭暗道。
  
      “你终于回来了。”野驴道人睁开眼,明净的双目看着陈夭所在的虚空。
  
      “师父,我回来了。”陈夭并没有感觉奇怪,他身上的布置可以瞒过很多天境甚至圣境,与野驴道人相比,那些人境界的确高了很多,可在玄异的心境上,野驴道人却超过他们太多。
  
      就如守望尤、成药坤、梦城主三人,他们的境界没有站在绝巅,心惊却难有人及,也正因如此,成药坤才能轻而易举的掌控远超境界的力量。
  
      “师父也是那一类人。”陈夭暗想。
  
      “当年就感觉你该去往那个世界,如今开来的确是对的。”野驴道人看着他,像是可以将他看透,“我的道,终究不适合你,只能为你打开一扇门。”
  
      “师父,不久我就要离开了。”陈夭道。
  
      “去做你的事吧。”野驴道人微笑,似有所指道,“有人已在帮助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