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猎兽战魂记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知其黑,守其白

第一百七十四章 知其黑,守其白

冷剑老练的搭上老刘的肩膀,墨镜微微下坠,一双狡黠的眼睛眨动几下,老刘无奈的点了点头。
  
  “我可先说好,王元的饭局,局里都是县城里的大腕。”
  
  “老刘啊!你家好歹是四九年北平逃难来河曲的,跟某讯刘禹明都能搭上线,怎么就没这点志气呢?”冷剑没好气道
  
  “志气?我老爹从小告诉我,河曲地方小,人稀,吃饱饭和能让家里所有人吃饱饭就是志气!”刘远山毛了
  
  “所以你干的也不比我少,本事也不比我小,业绩全公司第二,如果不是我用粟雪对付我那招对付你,估计你现在就是董事长。”冷剑揶揄道
  
  “哎呀,行了行了!”老刘挥开冷剑的手臂故意在迎宾小姐面前踌躇
  
  “老刘,知其雄,守其雌此为天道,知其黑,守其白此为人道,知其水,守其火,升降火候,运转河车,此为地道。”冷剑转过身挥挥手,双手抱着头,缓缓离去。
  
  “道德经!”老刘瞳孔骤然一缩
  
  “冷剑啊冷剑,你这是在敲山震虎哇!”
  
  饭局上,县里的几个领导班子一应俱全,桌上是美食佳酿,身边是互相联系的亲戚女眷,可见王诩的特殊嗜好有情可原,老刘如是想道。
  
  冷剑万古不变的平静面容浮现眼前,老刘的假面笑脸渐渐变得憨厚,众人各怀鬼胎的看着老刘,可老刘浑然不觉:
  
  “知其黑,守其白~”
  
  “知其雄,守其雌~”
  
  一声凝重的声音响起,接上老刘的话语,将其惊醒:
  
  “水火升降,铅汞抽炼,此为地元。”
  
  “刘远山,这道德经里暗含的三元法,你倒是领悟的深厚,来,讲一讲!”一位头发花白,容颜同样苍白的老者出言,暗含威胁之意,直指刘远山。
  
  “老刘,说说,这三句话什么意思?我们今天来是为了那只贪狼,那可是比兽王还厉害的玩意儿,本来还有兴趣见识见识,可听了你这几句,我怎么他喵的就没了欲望!”一个脸上有个红色瘢痕的中年拍了拍桌子。
  
  “铅汞抽炼,道家无为法,最低级的,在座各位修的都是。”老刘似乎明悟了什么,戴上一枚戒指,儒生方士般自信一笑,仿佛面前是行将就义的万葬坑,坑里是一个个噬人饿鬼。
  
  “知其雄,守其雌,是我那看起来傻乎乎,硬是挨着王大县长的背后冷箭,釜底抽薪,仍旧完成马云腾,陈老,徐国华和hk李老爷子的几件大事儿,这,是迂回婉转,活灵活现,变化无穷,却始终坚守道德要领的大奥义,是为——天道。”
  
  刘远山按动天眼石戒指的眼睛部位,一个个漆黑的灵浮现在眼前,养阴的,走阴的,哭坟的,招魂的,还有炼鬼和养尸的。
  
  仔细略过一个青色面容的犬牙青年,一只只粉色烟雾的狐人环绕的少女眼带桃花的看着这面目全非的家伙,老刘心下惊惧,默念最后一句:
  
  “知其黑,守其白,是为人处世之道,也是芸芸大众学习道德经的根本目的,世人皆醉我独醒,世人贪利我独清,世人啖血肉而我行止杀令,这,就是我老刘的处事之风,献丑了。”刘远山悄悄关闭御灵环,眼前的菜肴在他眼里顿时觉得油腻不实,粗略吃了几口,提起公文包,一只布偶掉落,眼中不断颤动,强忍泪水,想要拾起。
  
  一只青色鳞皮的脚踩在上面,老刘低下头,越抓越紧,最后一把扯出——一枚银色兽符掉落,不动声色的收起。
  
  “抱歉,今天没事干,看了看道德经,有几句不明白,多说了几句,得罪了。”
  
  一声巨大的吼声响起,王诩的眼睛冒出金色光芒,老刘面色沉着,丝毫不受影响的离开。
  
  “这是个人才啊!”白面老者轻声道
  
  “哼!不过是地元道,比我们高一级又如何?”红斑老者说
  
  “厉害,我们的路子一眼就看破了~”
  
  众人沉默了,王元看形势不佳,叫回准备追击的王诩,拱了拱手:
  
  “各位,冷国锋在河曲附近发现一处古墓,上报华夏,准备立一大功,他素来与我不和,今天叫各位来是为了大事!这些封建迷信,牛鬼蛇神,就不要理会了!”王元软硬兼施道
  
  可是下一秒,众人面色青白不定,终于是有人按耐不住,开始不辞而别,一场饭局,就这么散了。
  
  “刘远山,你居然也比我强!哼!”王元眼中闪过一丝阴鹜。
  
  刘远山回到家里,小杰的读书写字的声音传来,刘远山滴酒未沾,此时感受着家里的冰冷,心中压抑。
  
  “小杰啊!给我倒杯水!”
  
  一声笔倒在桌子上的声音响起,刘成杰缓缓走出:
  
  “热水吧!泡茶吗?”
  
  “要!”
  
  “太行毛峰。”刘成杰娴熟的泡好一壶茶,静静坐在一旁。
  
  “你不喝?”
  
  “呵呵,我太行毛尖喝习惯了,冷哥哥不在,小浩就偷偷送,这几天经常喝。”刘成杰打了个哈哈
  
  “小杰啊!”
  
  “恩?”
  
  “想你母亲吗?”
  
  “想,但是我们来河曲,目的就是为了刘家和冷家的约定。”
  
  “这件事母亲是支持的。”l刘成杰成熟的点了点头。
  
  “我和她闹了别扭,某讯和华夏,我都对不起啊!”刘远山一脸怅然
  
  “为了远见,您出去陪吃陪喝不都正常吗?河曲是浑水,可是万兽林不是啊!”
  
  “万兽林的目标,是打造猎鬼者的疗伤,休养,培养和历练的天堂,这,是谁也不敢去想的,爸,您真厉害!”
  
  “我去练题了!今年考研,师傅要我考国外大学,最好是剑桥,哎呀!我的神学通行证!想想就兴奋!爸,你知道吗?国外是允许科学和神学共存的,他们是相信我们做的事业,也是支持的...”
  
  老刘目光空洞,看着前方的一处灯火,一个美满的家庭灯火温馨,嘴里喃喃道:
  
  “知其黑,守其白,阴阳之道。。。”
  
  刘成杰看着毛发粗糙的蓝麟,丢进水池里清洗,蓝麟眼中一个身影浮现,看着老刘一阵呜咽。
  
  “小杰啊!一起来,这是爸爸的猎兽,我们要用它,改变河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