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三国有君子 > 第四百九十一章 袁绍的心痛

第四百九十一章 袁绍的心痛

    逄纪随着许攸回到了邺城,在中途见过了审配和袁尚。
  
      袁绍一听说许攸只把逄纪一个给领了回来,而没有带回袁谭,心中很是不高兴。
  
      许攸对其回报之时,袁绍的言语中尽是深责许攸之意。
  
      不过许攸很显然并没有把这事当成一回事。
  
      他不慌不忙的听完了袁绍的斥责之后,才开始对袁绍详细陈述了这趟去往徐州的具体情况。
  
      当谈到袁谭之事的时候,许攸为了不彰显自己的无能,也是为了尽量把问题牵扯到自己曾受过糜竺贿赂的这件事上,随即对袁绍打了个马虎眼。
  
      也可以说是善意的谎言。
  
      许攸露出一副悲痛的表情:“大将军,在下在彭城,曾切实的跟陶商讨论过大公子的归属之事,只是无论在下如何逼问,陶商那奸贼就是不正面的回答于我,甚至连他想要用大公子在主公这里交换什么也不跟我说,此事个中着实蹊跷,实是令许攸无解,还请主公恕罪!”
  
      说罢,双膝跪地,磕头如捣蒜的叫屈。
  
      袁绍听到这,也不由得有些疑惑了。
  
      若是许攸说的是真的……那陶商抓住了袁谭,还不拿袁谭来跟自己谈交换条件?此事为何?
  
      就是纯粹的想替袁某养儿子?姓陶的不至于这么贱皮子吧?
  
      审配见许攸如此配合上道,心中更是高兴,他也不管许攸此言是真是假,急忙抓住机会出班谏言道:“明公,此事不难弄明白!逄元图在徐州被陶商羁押了三个月,虽属俘虏,但以陶商的君子之名,未必会对他实施囚禁,他想必对个中之事多少有些耳闻,主公欲知真相,不妨问问他便是了。”
  
      袁绍猛然醒悟,一拍脑门道:“此言有理!速唤逄纪来!”
  
      为了彰显自己的大度、体贴和恩宠,逄纪回到邺城之后,袁绍并没有让他第一时间前来拜见,而是先遣其归家,以全与家人分别之苦,只是单独会见了许攸。
  
      但是这会儿,事关袁谭的生死去留,袁绍却也装不得大度了,必须将逄纪招来问话。
  
      去传令的侍卫走后不久,便见逄纪匆匆忙忙的跑入厅堂,对袁绍参拜行大礼道:“逄纪见过大将军!得蒙大将军天恩,纪方得意脱困贼首,大将军之恩义,纪此生实无以为报,只能尽效犬马之劳!”
  
      袁绍上下打量着他,道:“元图受苦了……你这次失手囫囵,在徐州过的如何?”
  
      逄纪四下看了一圈众人,当他的目光与审配有片刻交集的时候,却见对方几乎是不留任何痕迹的冲他点了点头。
  
      逄纪知晓,眼下是胡说八道的时刻了。
  
      他心下一横,装模作样的感慨:“托大公子的洪福,逄纪此番在徐州并没有受什么苦,反倒是备受陶商的礼遇和敬重,日子过得也算安静……却是亏了大公子啊。”
  
      “托显思的福?”袁绍眉头一皱,疑惑道:“汝此言何意?速速与吾道来?”
  
      逄纪咬紧牙关的编着瞎话,道:“大公子智计无双,到了徐州之后,虚与委蛇,与陶商那贼厮打成了一片,甚至还称兄道弟了,陶商对大公子极为礼遇恩宠,他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且日日与大公子成双入对的读书射猎,谈吞情怀,品评天下,俩人不是兄弟胜似兄弟,感情要好的紧……”
  
      逄纪这话说出来其实也勉强算是实话,就是加了一点润色,但听在袁绍的耳朵里,就是另外一个味了。
  
      真实情况是陶商刻意想办法去交好袁谭但逄纪嘴里说出来,就好像是袁谭软骨头没出息,主动去给陶商献媚提鞋。
  
      所以说,中华语言博大精深,三两句话就能整死你。
  
      袁绍听了逄纪之言,气的藏在袖子中的双手都有些颤抖了,他一张英俊威武的脸庞变的有些扭曲,仔细看来,甚至是有些丑陋。
  
      “这个逆子!”
  
      审配见火候到了,随即谏言道:“主公勿怒!大公子如此行事,想必也是有其苦衷的,深陷敌手而为求自保,虚与委蛇其实也在情理之中,大公子毕竟也是个人啊。”
  
      他这话听着好似劝解,实则就是在火上浇油,间接的说袁谭资质平庸。
  
      “没骨气的东西!”袁绍站起身,在厅中来回度步:“身为我汝南袁家之子,失手被擒之后却连一点硬气劲都拿不出来,还向生擒自己的对手阿谀献媚!袁某当年在雒阳之时,面对董卓也不曾软弱半分!如此没有志向的小人,如何配做我的长子!日后又如何担当的起我河北的大业!”
  
      审配和袁尚闻言,心中不由的大喜过望。
  
      此计成矣!
  
      但在这个时候,沮授却是站了出来。
  
      “明公,有些事情不可妄下定论,还得是派人往徐州切实查明方可。”
  
      沮授之言极是公允,但听在袁尚的耳朵里就不是滋味了。
  
      这混蛋莫不是跟袁谭一路的货色?你瞎搅和什么啊!
  
      袁绍眼下虽然怒袁谭不争气,但毕竟也是他的儿子,他也希望逄纪所说的话是有问题的,于是便按照沮授的建议,派了大批的河北探子去彭城打听。
  
      ……
  
      而眼下时间已至除夕,陶商果然是遵守前言,邀请袁谭入府,与自己的族人一同过年。
  
      陶商先是将袁谭引荐给了从城外道观赶回来的陶谦和王允,又为他介绍了自己的家眷,还哄着嘤嘤学语的小陶寂叫袁谭伯伯。
  
      当然了,陶寂根本就不会叫,只是“阿巴阿巴”的喷了袁谭一脸吐沫。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度过了一个年关岁尾之节,陶氏家族的热情和善意,让袁谭很是感动。
  
      太温馨了。
  
      晚席之际,陶商还特意请袁谭品尝了一种最近新流行的主食。
  
      据说,此物乃是由自己麾下的医署尉张机发明,并由陶商自己加以改良的名叫月牙混沌,也可以叫做饺子。
  
      袁谭略带犹豫的将一个饺子放在嘴里,嚼着嚼着,其双眸的光芒不由光芒大盛。
  
      “好吃吗?兄长?”陶商笑呵呵的道。
  
      “好吃!好吃!东南之地不但是山清水秀,人杰地灵,且居然还有此等人间绝味!贤弟能生在山水锦绣之乡,着实是好福气啊,比我们北方苦寒之人强多了。”袁谭一边吃,一边一个劲的点头称赞。
  
      陶商呵呵一笑,道:“那是自然的,兄长可知道,我们这边有一句俗语,叫做好吃不过饺子,好玩呢不过嫂子。”
  
      袁谭刚开始一听这话,还哈哈的傻乐,但过了一会回过味后,却有点乐不出来了。
  
      只因陶商对他是一口一个“兄长”的叫着,叫的他脑瓜子泛绿光。
  
      家宴正开心的举行时,除夕夜当值的裴光来找陶商禀报。
  
      陶商放下筷子,与他走出了厅堂。
  
      “太傅,最近城中多了许多从外乡来的河北人,想来应该是河北的细作,不过数量极多,未免是有些不寻常。”
  
      陶商的眉目微微一挑,寻思了一会,突然乐了。
  
      “看起来,这些人应该都是为了袁谭而来……呵呵,果然先放逄纪回去是对的,这老小子属于袁尚一系,从他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
  
      裴光恍然道:“原来太傅结交袁谭,是早有谋断!”
  
      陶商道:“如此一来,吾计成矣!吩咐下去,不许任何人对河北的细作动手……让校事府想办法把我今天宴请袁谭在陶府家宴过年的事也传出去,最好再多做一些丰满的修饰。”
  
      裴光不明所以,奇道:“太傅,什么是丰满的修饰?”
  
      “猪啊!”陶商拍了一下裴光的头,怒其不争的道:“谣言懂不懂?撒谎会不会?”
  
      裴光很是实诚的摇了摇头:“某自幼秉承父训,不会撒谎。”
  
      陶商深吸口气,无奈道:“裴光啊,这乱世中,得亏是你跟了我!你这样的厚道人,若是放到了社会上,只怕就不仅仅是叫裴光那么简单了,到时候你怕是得改名。”
  
      “那属下应该改叫什么?”
  
      “改叫裴清光,或是裴光光。”
  
      裴光:“……”
  
      “这么简单的事还不会办?就让人借着今天的袁谭与我一同过年的理由,散播一些谣言出去,比如袁谭拜我爹当干爹,跟王允结为异姓兄弟什么的……诸如此类的谣言,懂么?”
  
      裴光恍然而悟,却道:“太傅,可袁谭若是跟王司徒结为兄弟,那您岂不是就得跟着跌辈了?回头见了袁绍,你岂不是得唤他一声爷爷?”
  
      陶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