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火与水之哥 > 第六十章 逆子啊!

第六十章 逆子啊!


  临府郡。
  一阵微风吹过,竟已有些凉意。
  苍莘快步地走着,那步履,较之同龄人来说,要矫健了许多。
  木哥、小飞、酷哥、哑巴、戏子紧随其后。如今的他们,对待苍莘犹待神灵一般敬畏,直觉告诉他们,跟着苍莘有肉吃。
  这些时日,城内乌烟瘴气。乌大财主被杀了的消息已是不胫而走,四处可见抄着长矛的士兵,各种猜测传得沸沸扬扬。大街上,三三两两的人聚集着,谈论着此事。
  “我听说啊,乌大财主是被土匪给劫了的,说是那天,那几个狗腿见乌大财主被一根木棍钉死在树干上,稍后又是听到马蹄声、厮杀声四起,那几个狗腿啊,都是些狗仗人势的货色,这个时候也是怕得尿了裤裆,落荒而逃。”
  另一人皱眉道:“不对啊!那些土匪都是些亡命之徒,也没几个钱,不可能有那么多马的啊!依我看啊,此事会不会是官军所为?”
  “嗯!有这个可能。不过……”
  一旁的苍莘等人探头探脑。
  另一人忙是捂住了说话那人的嘴。
  “臭叫花子,看什么看?”
  六个乞丐怒视着他,唯有苍莘微微一笑,手一挥,便转身离开。
  木哥对着那几人手舞足蹈一番,嘴里骂骂咧咧。
  “哟呵,这臭叫花子!”
  木哥又伸出个小拇指,一脸坏笑地带着其他几个人尾随苍莘离开。
  ……
  城东那套大宅子里,一老妪侧躺在乌大财主的灵位前,哭天壤地地叫着。
  “这老东西啊!你就这么翘辫子啦!留下我们孤儿寡母的啊…………”
  乌大财主的三个儿子争吵得不可开交,任凭那老妪如何哭闹都无济于事。
  “胡说,老家伙在世的时候明明说好了家产平分的。”老三嚷道。
  “不是我说你老三,这个家你可有做出甚的贡献?你整日就知道寻花问柳,家里的事你何尝过问过?现在好了,那老东西死了,你知道回来了。”
  “对对对,老大说得对,那老东西也说过,要以贡献分家产,依我看啊,这家产就该我和大哥一人一半,轮不到你小子。”
  “还有你,老二,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平分家产?你也是,整日游手好闲,最多分你一成家产。”
  “我说老大,做人可不能贪得无厌啊!你一个人吃独食,就不怕噎死啊?”
  那老妪愈发哭得厉害,“逆子啊逆子!老娘我……还没死呢!你们就开始分家产了……我可怎么活啊?我这命啊!怎么这么苦啊!”喊着喊着,竟唱了起来:“家门不幸呐!你这老东西前脚一走,后脚这几个畜生就争起财产来了,不如我也去死了算啦!”
  门外,早已聚集了一大堆看热闹的人,本只是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听得这话,便顿时哄堂大笑。
  那老妪听得笑声,随即转悲为怒,掏出一块手绢就往眼角一抹,这一抹才发现眼角处是干的。
  “管家,把这些个看热闹的人都给我抓起来。”
  那满脸笑意的管家嚅嗫着道:“这……这些可都是街坊领居啊!”
  “那就把那几个臭乞丐叫花子给我宰了,宰了……以祭那老东西在天之灵。”
  管家听罢,忙是提了把大刀奔出门去。
  那十来个乞丐一哄而散。
  这个时候,三兄弟也停了下来。
  老三道:“对哦,这里还有个老东西呢!”
  “是啊是啊……娘啊,你说话可得算数啊!”
  “我说什么了?”老妪不解地问。
  “你说你去死的。”
  老妪听罢,再次嚎啕起来:“逆子啊,逆子,这三个逼娘亲去死的畜生啊,既如此……我……我不活了。”
  哭罢,便附身向着一堵墙冲了过去,冲到一半,见三个儿子都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她,忙是又停了下来,继而便趴在了地上,捶胸顿足地哭嚷起来。这一哭,竟有两行热泪淌了下来。
  木哥等人远远地看着这一幕,喜上眉梢。
  “苍莘老大,有戏啊!”
  苍莘颔首,便带着众人回了茅草房。
  次日,打扮得光鲜亮丽的木哥在金玉楼前拦住了乌家老三。
  “乌家三少爷。”木哥满脸堆着笑。
  乌家老三一愣,随即打量了木哥一番。面前这人,虽是瘦弱了点,可穿着却十分体面,绝不像是贫苦人家出来的。
  “这位是?”
  木哥道:“本人乃是外地来的客商,见乌家三少爷一表人才,便想着和你交个朋友。”
  乌家老三面露疑惑却难掩内心的狂喜,“那就里面请吧!”
  “好嘞,这次我请客。”
  金云楼里,几个烟尘女子东倒西歪地坐在木椅上,梳头的、剪指甲的、抠脚的……
  如今这形势,能来这里消费的有钱人家也不多了,而且,他们也不可能天天来,身体承受不住啊。
  这些烟尘女子的日子也不好过,有容貌,有设备,却鲜有人光顾。
  实在是有些浪费资源。
  见得木哥和乌家老三进来,姑娘们随即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
  “乌家三少爷,选我,选我……”
  乌家老三挑选了一个姑娘便向楼上走去。
  木哥拦住了他,道:“乌三少爷这身体,一个怎么够呢?三个,本人请客,哈哈哈……”
  乌家老三坏坏一笑,“你这个朋友,大气。”
  说罢便又拉了两个姑娘。
  木哥呵呵一笑,心想这有什么,杀了你的爹,用他的钱来收买你,再让你把家败给我们。
  想一想,都觉得爽!
  不多时,乌家老三就乐呵呵地下了楼。
  木哥已是准备了一桌上好的菜肴,两人坐下,吃了起来。
  这乌家老三虽是个败家的主,但也不傻,大快朵颐后便疑惑地看着木哥,道:“常言说,无利不起早,说吧,有甚事?”
  木哥呵呵一笑,道:“乌家三少爷是个爽快人啊!我找你其实也没什么事,”停顿片刻,接着道:“只是昨日路过贵府,见得你与你那两个哥哥闹得有些不愉快。”
  乌家老三一听,兴趣就上来了,“可不是嘛,那俩逆子……就想着吞独食。
  怎的?你有什么办法?”
  “办法倒是有……”木哥面露难色。
  “但说无妨,要多少钱?”
  木哥道:“这不是钱的问题,到时候你只要随意打赏我一些便可。
  这办法其实很简单,就看你敢不敢。”
  “我有何不敢?”
  木哥拍一把桌子,笑道:“有你这句话就行。”说罢便凑到乌家老三耳边,耳语道:“他不仁你不义。”
  “这……”乌家老三有些惊讶。
  “昨日我见得,好似只有大少爷才是你争夺家产的绊脚石,只要搞定了他就行,那二少爷嗜赌如命,不足为惧。”
  乌家老三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