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297章 生病、热度

297章 生病、热度


  音乐是人类的第二语言。
  不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但某人喜欢这种说法。
  喜欢一个东西总是需要理由的,某人对于音乐的喜欢也不例外,只是对于这个理由却无法拿出具体精确的描述,大概是太复杂了吧,音乐本就是复杂的,否则同样一段音乐,怎么会使人听出各种不同的意向心情呢。
  亦或者,没那么复杂,喜欢的理由,仅仅是因为这种第二语言,并不那么好直观理解——这对于某人来说可太重要了!他可以借此肆无忌惮的拨弄琴弦,或激烈或舒缓,宣泄某些不是很好的情绪,反正也没人听得懂嘛,就算听懂了,一句艺术没有标准答案,也好敷衍过去的,还带点范,简直完美!
  扯偏了,回归主题。在这个月华如水的宁静夜晚,没多少人知道一位顶级杀手沉没江底,就此彻底消声灭迹,某论坛里亦是一片平静,更不用说清辉万丈下的地表世界,安宁平和,不见波澜,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倒也正常,抛开本世纪最后一名忍者这样的偌大头衔不谈,单从杀手本质来说,生死本就不值一名,来时独来独往,去时形单影只,确实没什么好大张旗鼓说的。
  就连下手的当事人,也没多想。演奏音乐旋律仅仅是宣泄自身情绪而已,可不是送人走的。若真有这意思,吉他也不合适,唢呐还差不多。
  总之,无论是哪个世界,离开谁都是照常运转的,亦如这美好月夜,终将会了无痕迹过去一样。
  哦,也有过不去的……
  ……
  次日,清晨,江月公馆草坪。
  “……都拍到了,电视里面报道的还能有假?”
  “那电视里专家不也说了,这是有人在恶作剧,警方也辟谣了。”
  “这种事情不好说的,我老家以前就在南郊港口那边,距离大闸不远,小时候还去玩过几次,后来被家里发现就不让去了。听老一辈的人说那片江域真挺邪性的,经常有人搁那飘着……”
  “你那都什么年代了,还是听我说吧,我有个远房侄儿是打渔的,祖辈都干这个,后来传到他这一代不干了,嫌来钱慢,上岸做了水产生意。这小子水性好啊,打小就在江里扑腾,进了水那就跟鱼回家一样,有次喝醉酒非要跳到江里洗澡,这一跳就不见人影了,十几个小时没任何消息,他家里人都布置灵堂准备给他办丧事了,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不是,老钱你这说了一大圈跟水鬼有啥关系啊?”
  “你继续往下听啊……”
  这时,“杨老、胡老、钱老,啊切——早啊各位大爷,聊什么呢这么热闹?”一身运动服的唐朝从林荫跑道下来,挥手和聚在草坪旁的一众老大爷们打着招呼。
  “是小唐啊,早……你没看早上的晨间新闻?许多台都报道了,收音机里面也在放,估摸着待会送来的报纸上也会有。”
  “额,这么大阵势啊,国外哪里又打仗了嘛,呵呵。”开着玩笑,唐朝眨了眨眼,已经隐约意识到是什么热闹了。果然,
  “不是,昨晚南港大闸那边闹水鬼了,满城风雨啊现在。”
  “别打岔,小唐你先在旁边听着,老钱你继续讲。”
  唐朝点点头,保持着尴尬且不失礼貌的微笑,暗地里则是把九州崛起给吐槽上了。
  明摆的事情,他不信宗清那帮人会一点猜不出来那水鬼有很大可能就是他,但后续却完全没有封锁消息的动作,最主要的果奔视频也没删掉,这不是纯心看他出丑吗?
  实际上,唐朝还真的误会了,宗清那边已经发力了,奈何这种猎奇新闻最是吸引眼球,外加一开始就被电视台给抢先报道出来,九州崛起方面也被动,考虑到强行干预可能会引起反效果,便让专家警方出面澄清,暗中引导舆论……
  这些小动作只要稍微注意下,其实不难看出来的,只是不知怎得,一早起来唐朝有点晕乎乎的,便没在意,如今站在一旁,听着人群里的老钱继续说着,
  “我刚才说到哪了?哦,结果是隔壁市里的派出所来了电话,让我那侄子家里面去领人,活的,一身酒气,还醉着呢,这小子迷瞪瞪的竟然在江里漂了一夜,太阳出来的时候才稍微清醒点,自己游上了岸,你就说说这水性好不好吧!”
  “就这么个浑人,前年带着他家小孩,也就是我侄孙,划船出江钓鱼,一不小心落水,再也没冒过头……你们说说,那江里面能没点脏东西?”
  “是啊,老话说的好,迷信迷信,不可不信,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的。”
  “我还是相信专家的,再说了,视频里不是露腿了嘛。”
  “你怎么知道那就是腿呢?或者说……你怎么知道那就是人腿呢?”
  “咝!你这话说的……”
  故事讲完,一众老大爷照例热火朝天的议论开来,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嘴角疯狂抽搐的唐朝,大爷我这不是人腿,还能是火腿吗……呼了口气,看着走出人群挥手相招的杨老,随之来到草坪上,刚抬手,
  “啊切——”
  什么情况这是,有点郁闷的揉了揉微红鼻头,唐朝无奈收起刚摆好的架势,这状态可打不好五禽戏。别疗伤没疗成,整个走火入魔出来。
  “刚才就看你一直打喷嚏,小唐你感冒了啊?”走过来,杨老语意关切询问。
  “应该不会吧,我体质挺好的。可能昨晚睡觉窗户没关,受凉了估计,小问题,啊切、啊切——”一句话没说完整接连又打了好几个喷嚏,瞧着委实没有多少说服力。唐朝自己都无语了,迟疑抬手摸了摸脑门,也不是很烫啊,不会真感冒了吧?
  刚放下,苍老手掌再次覆盖上来,杨老眉头顿时紧锁,失声惊呼:“这么烫!这还小问题?小唐你可不能讳疾忌医啊,赶紧去医院瞧瞧,现在就走,我陪你去!”
  “额,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去没问题的。”说着唐朝下意识抬手又摸了摸脑门,也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这次好像是有点小烫……
  不是反应迟钝,而是唐朝对这种感觉实在陌生。讲真,他都记不起来上次生病是什么时候。前世就不说了,回忆久远记不太清,只说重生回来锤炼身体的这几年,大小病患他从来没有生过。
  包括现在,还是有些将信将疑,不过随即想到昨晚在江水里泡那么久,又迎风果奔了好一会,生病感冒,貌似也合情合理。嗯,超出这具身体所能承受的临界点了嘛……
  终于意识到问题根源,唐朝不由得无语摇头,锻炼是没法继续了,再三婉拒杨老的一片好意。大概是瞧着他确实挺清醒的,说话走路都没问题,老人家也就没再坚持,只嘱咐他赶紧去医院,不能拖。
  唐朝从善如流的答应下来,回家后却没有立刻换衣服出门,而是盘在沙发上作打坐冥想状,半响,睁眼皱眉。
  前面介绍过的,这一世唐朝走的是体内感知路线,有着类似内视的神奇直觉。每每当身体哪个部位不堪重负出现问题时,他都能提前知晓,早早做出预防应对措施,这也是重生回来他敢拿自己身体做实验的底气所在。
  刚才一番内视下来,体内状况确实糟糕的一塌糊涂,但那是昨晚与山下拓郎交手所受的伤势,并不是生病的缘由,也没有找出来病因所在。仔细琢磨下也能想通,生病是病毒细菌感染所致,辣么微小的生物,内视自然是看不见的。
  想明白了这点,唐朝彻底死了自我调节的念头,其实也不是一定不行,如果选择硬扛几天,等到这具身体自愈功能逐渐恢复,这点小病自然也就消失无踪。不过,没这必要不是?
  等到九点左右光景,换好衣服,拿上钱,出门。
  顺便打电话请假,这个周一班到底还是没上成。钟婉清倒是爽快的很,听声音像是刚起床,这位昨晚也忙得不轻,听明白唐朝的意思后,先是关心几句,随即极其大方的给了两天假,还问够不够,不够可以再请,最后又开心的表示暴熊那单子不用操心,已经解决了。
  华夏好老板啊!
  不是请假的事,唐朝昨晚虽然有瞧见那暴熊,但还真没留意这位的下场,那会他也顾不上。
  钟婉清完全可以借口说暴熊被抓,这单自动取消,然后独享这单所有收益,不用给大伙分提成。这也是她应得的,毕竟这单从接取到完成,包括请前同事帮忙问出暴熊私生子下落,都是她一手操办的。但她还是说单子完成了,算事务所业务,并编了个机缘巧合又漏洞百出的过程。
  也是难为她了。
  挂掉电话,唐朝感慨着走出小区,并没有打车去医院,而是去了附近某间大药店。
  倒不是真讳疾忌医,只是想避免某些不必要的麻烦。比如遇上负责任过头的医生,让拍片可咋整?要知道他现在体内断掉裂开的骨头可不在少数,内脏也有移位,这要是拍出来,偏偏他还活蹦乱跳跟没事人似的……
  还是自己动手吧。
  买了几袋注射液,吊针,以及相关药品,也就是这时候,唐朝才意识到他现在究竟有多火。就连药店墙上挂的电视,也在播报着大闸水鬼事件的新闻,屏幕里的两道身影,采访者与被采访者,还都是熟人。
  一个是郭木兰,另一个看着也眼熟,应该是昨晚岸边被吓到的夜钓者,此时故地重游,神采飞扬的拿着残破帐篷滔滔不绝,
  “就是那个位置,跟座小山一样,我一拎竿,它就被我从水底钓了出来,两眼血红,估计是被钩到了,生气呢……”
  “……我当时的反应?呵呵,还好吧,怕是肯定不会怕的,我们当时可是有三个人呢……”
  “……你再看看这个,这可是我从户外商品店买的正品帐篷,加厚奥斯布,防雨防晒防紫外线,但你现在看看这切口,这利落劲,怎么可能是人干出来的嘛,刀也不可能,只有水鬼的爪子,那个锋利……”
  血红双眼,小山身躯,锋利爪子,不是人腿……合着我特么全身上下,从头到脚,就没一处正常的呗?!
  “一共一百三十二块五,给你抹个零,一百三吧。”算好价格,药店老板顺着唐朝视线,转身望向墙上的电视,“嘿,小兄弟你也在关注水鬼啊。”
  “老板你相信这个?”唐朝勉强笑笑,“不是有专家出来辟谣了嘛。”
  “专家的话能信?那都得反着听!”年富力强的药店老板明显和江月公馆里某些老头老太太不一样,有着自己的观点,“本来吧,这事我也不大信的,但我一看到那视频立刻就信了。那画质,我再熟悉不过了,只要碰到啥神秘生物,永远不清楚。”
  “那不是更容易动手脚作假吗?”
  “小兄弟你还太年轻,这种事情,也得反着看的。”说着故作神秘的往上指了指,“这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避免引起社会恐慌嘛,都懂的。”
  “呵,老板以你的智商开个药店屈才了啊!”这阴谋论玩的,不去九州崛起应聘个暗探都可惜了。
  “那可不,我最近在研究玛雅预言里的世界末日呢,也就明年的事了。”
  “呵呵……”
  唐朝不想说话了,付钱拿药,转身就走。这年头,神经病真特么多,还是开药店的?!
  一路走回,路边报摊,街头巷尾议论,甚至还要某户外商品店临时打出的鬼才广告,宣传被水鬼撕破的同款帐篷……一夜之间,岭江就像被水鬼屠城了似的,各种热度各种蹭,唐朝置身其间,脚步匆匆,像个逃荒的难民……
  好不容易回到家,眼不见心不烦,刚吊上盐水,拿出手机想安心刷会贴,叮咚作响,某网瘾少女上线了,瞬间在群里甩出水鬼视频。
  “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