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气御神魔 > 第十三章 相互扯皮

第十三章 相互扯皮

在荒域,巫王都屈指可数,没有听说那个部落的大巫师是巫神境界。苍剑离十三岁就成了巫神,可比苍熊部开山鼻祖苍熊氏。
  
  “你真是奇才。”熊烈说道。
  
  与此同时,苍剑蒙和苍剑鹊已经帮有熊部受伤的人员包扎好。这些人岁数都不大,最大的二十几岁,最小的也就七八岁,比苍剑离岁数还小。人数在一百左右。
  
  这次大熊突袭,有熊国英才死了七八个人,要不是苍剑离他们碰巧遇见,所有的人可能都魂归虚无了,包括熊烈。
  
  其实这次历练,熊烈策划了很久,这一百多个孩子都是部落年轻一代的精英,熊烈非常重视,为培养他们熊烈可谓下足了血本。
  
  到熊山历练,是大巫师熊行衣建议的,他说作为有熊国的子民,必须熟练驭熊术。而练习驭熊术最好的地点就是熊山。
  
  熊烈也认为有理。可是到了临行,本来定的是熊行衣带队,熊行衣突然得病了,熊烈才临时带队到熊山的。
  
  熊烈越想越认为苍剑离分析的有道理。很多偶然聚到一起,就成了必然。他不相信有熊国会出现这样的败类,但是越想心里越没有底。
  
  “熊大、熊二。”
  
  两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出列施礼:“国主。”
  
  这两个人一看就是亲兄弟,一个行大,一个行二。天资非常好,都在初始境三四重的样子。
  
  “你们两个带队,将我部的人带回去,还有好好照顾我这些小兄弟,请他们到部里去。”
  
  “诺!”
  
  一个请字,足见熊烈的真挚。
  
  “各位小兄弟,先失陪了。”熊烈御风直奔部落里去。
  
  看着一行人疑惑的眼神,苍剑离解释道:“这次事故不是偶然的,是针对性的屠杀,他是关心部落的安危。我们也加快步伐,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度哥,要不然咱俩也赶过去。”一听打仗,苍剑龙就兴奋起来,恨不得马上过去。
  
  苍剑离摇摇头,看着这些有熊国的少年,对苍剑龙说道:“不行,我们的职责不是打仗,有熊国有的是能征善战的战士,熊烈大首领说的比较婉转,真是粗中有细,其实他是让我们保护熊大、熊二他们这百十号人安全到达有熊部。”
  
  苍剑离指着有熊国的这些少年说道:“这些人天赋都不错,是有熊部未来的希望。”
  
  听苍剑离这么一分析,熊大、熊二跪下给苍剑离他们行礼,其他人也呼啦跪倒一片:“谢小师叔们的帮助。”
  
  苍剑离立马拉起熊大、熊二:“你们这是干什么,都起来。”
  
  “诺!”
  
  “我们也快点走!”
  
  “诺!”
  
  有熊部就在熊山脚下,濒临着一条小河。是一个藏风聚气的地方。随风选择这个地方为有熊国总部,眼光独到,很有见地。
  
  在去有熊部的路上,从熊大那里,苍剑离了解到,这个部落有五六千人,在荒域,已经是不小的部落了,如果再加上四周依附的小部落,已经超过了万人。
  
  有熊部称为国,就证明已经起了定居生活,以前国是城的意思,也就是说,有熊部已经建立了固定的防御。
  
  一路上没有什么意外,苍剑离他们走的并不快,刚到部落门口,熊烈已经领着有熊部的长老、巫师们迎了出来。
  
  苍剑离连忙向前:“大首领如此隆重,太客气了。”熊烈这么隆重的迎接自己,他是没有想到的。
  
  “哪里话,撇开咱们弟兄不说,你挽救了我们部落,这样也是应该的。再说你也是华庭国一国之主呀。”熊烈拍拍苍剑离的肩膀,拉着他,两人并肩向里面走去。
  
  熊烈说的国主,是苍剑离建立的华庭国,那称不上什么国,现在不过是苍熊盟少年修炼的场所。
  
  “那是我们闹着玩儿的,那算是什么过呀,两三千人的居住地,和老哥哥的有熊国简直没法比。”苍剑离率领的神龙战队步伐整齐,英气逼人,清一色的十三四岁的御气士,已经让出来迎接的长老、巫师、各部首领吃惊了。
  
  听苍剑离一说他那华庭国有两三千人,如果都是这样的修为,都能横扫荒域了,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
  
  “少首领总不假吧。”熊烈拉着苍剑离,向本部的各首领介绍,当得知苍剑离是苍熊盟的少首领的时候,都心中一惊
  
  苍熊盟的飞鹤队和飞鸿队在荒域非常活跃。尤其是凌顾的飞鸿队,摊子越铺越大,苍熊盟的龙魂,是各部落的抢手货,在荒原,只要龙魂在手,可以买到任何需要的东西。
  
  苍剑离年龄虽然小,但是在苍熊盟职位很高,各部首领开始还埋怨熊烈采取的规格太高,现在一听都满脸微笑,非常客气的和苍剑离打招呼。
  
  “别客气,里面请。”熊烈介绍完以后,搭着苍剑离的肩膀,一边往前走,一边为苍剑离介绍有熊国。
  
  往部落里一边走一边聊:“大哥,如何?”
  
  “让那小子逃了,果然是他。在他住的那里发现了控制大熊的丹药。”
  
  熊烈一边走一边愤愤的说道:“别让我抓住他,巫师是为部落里的人们服务设立的,他却毒害大家,真是巫师里的败类。”
  
  “如果真是他,他跑不远。”
  
  “哦。”
  
  “当时施展巫术的有五个人,我只是射伤了他。他不知用什么方法逃跑了,但是绝对逃不远,我的箭能烧毁清气,他受伤轻不了。”
  
  熊烈领着苍剑离向会客厅走去:“这些不急,走走,宴席都准备好了,咱们边吃边聊,总不能在这站着说话,还让人认为我堂堂的有熊国不懂待客之道。”
  
  熊烈做主席,把苍剑离他们请到客席,部落里其他首领作陪。
  
  苍剑离他们从小在凌芮的教导下,对各种场合的礼节都特别娴熟。所以就是有熊部这样的大部落,应对都很得体。
  
  只此一点,就让有熊部的高层大为佩服。席间说起熊行衣,人人都大骂。但是除了骂之外,没有人早有任何建议。
  
  “各位首领。”
  
  苍剑离默默听了一会儿,大致了解了一些情况,一群人只不过是咒骂熊行衣,没有一个人能拿定主意,这些高层,没有一个能拿出有效的建议,怎么处理好这件事。
  
  大巫师暗杀大首领,无论在哪个部落,都会引起轩然大波。现在只有高层知道,怎样追捕、怎样和部落的人们解释这件事?怎样平复部落人众的恐慌?部落里还有没有熊行衣的眼线?如何消除熊行衣在部落里面的影响?谁担任大巫师?如此多的问题,没有一个人提起。
  
  这些事情本来与苍剑离无关,看到熊烈苦笑着向他求助,苍剑离不得不说话了,苍剑离一说话场面安静下来。
  
  苍剑离心中盘算,现在最重要的是抓住熊行衣,只要抓住熊行衣,其他的事情都会迎刃而解,现在苍剑离看明白了,熊烈看似大大咧咧,其实心细如发。
  
  见大家都安静下来,这才说道:“本来你们有熊国的事情,与我没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正巧遇到了而已,熊烈大首领看得起我,认我苍剑离为兄弟,
  
  这样一来,咱们算是有了关系,这样吧,我说说我的想法,对不对大家参考一下。通过你们刚才的讨论,我对熊行衣有了初步了解。所以我断定熊行衣不会走远。”
  
  “兄弟,刚一来的时候,你就说熊行衣不会逃远,你分析分析,他会藏在哪儿?”熊烈心中对苍剑离更加佩服,心话苍熊部的少族长,果然厉害,他们这些分支,就是再强盛,也比不上衰落的苍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