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忧 > 机甲破世 > 第1099章 游刃有余

第1099章 游刃有余

尤其陈凤进入半神状态后各个方面的能力超越面前的两位机皇很多,他可以很好的控制大部分光束改变方向避开攻击,遭到摧毁的光束少得可怜。
  
  至于甘地加拉瓦的贴身攻击,陈凤还把手上武器换成了光束剑与之对抗,可以同时操控多个武器的觉醒能力让陈凤的近战能力不受控制浮游炮的影响,三两下就将其压制。
  
  甘地加拉瓦感到很郁闷,就好像他是自己把自己送上门一般,主动去和进入了半神状态的陈凤展开对攻,这跟送羊入虎口有什么两样?
  
  而空中飞舞的光束还没有形成威胁的迹象,所以甘地加拉瓦对婆罗门考尔产生了怀疑,觉得她是在欺骗自己,故意引诱自己到陈凤面前送死而自己却远远的躲在后面不管不顾。
  
  “婆罗门考尔,你好狠!我不过就是追求过你,至于要这样害我吗?!”甘地加拉瓦对婆罗门考尔怒吼,他把遇到的危险归结成婆罗门考尔的陷害。
  
  婆罗门考尔正忙着摧毁光束,她知道有很多顶尖机师败在陈凤新研究出的这个招式上,如果她不能阻止光束牢笼的施展,那么他们两个人谁都别想逃脱。
  
  婆罗门考尔的努力收效甚微,空中的光束一道比一道滑溜,不注意根本跟不上它们,所以她必须非常认真才行,没时间顾及甘地加拉瓦的遭遇,结果居然被对方这样指责。
  
  要不是腾不出手来,婆罗门考尔一定会指着甘地加拉瓦的鼻子骂:“龌蹉的人想什么都是龌蹉的,你看不到我在做什么么?要是这些光束数量再多一些,我们很快就挡不住了!”
  
  甘地加拉瓦勉强抬头向旁边望去,看到婆罗门考尔的确是在努力的摧毁环绕的光束,但他更在意的是眼下自己的命:“先不要管那些了,快来救我!否则我们现在就输了!”
  
  甘地加拉瓦的话也有道路,婆罗门考尔太过在意之后的变化,却忽略了眼前的危险,在甘地加拉瓦的提醒下她拔刀向陈凤飞了过去:“撑住,我马上来救你!”
  
  妙音刀刮起的美妙音色稍微影响了陈凤的思维,即便他已是半神机师,对于这种直接针对精神的攻击还是会感到不适,手上动作稍微有些迟钝,被婆罗门考尔架住了光束剑。
  
  甘地加拉瓦看到机会赶紧往外跑,他是再也不想跟陈凤近身作战了,之前那次被陈凤击败,甘地加拉瓦还以为陈凤主要是射击技巧比较厉害,这次战斗中陈凤主要也是用浮游炮组建光束牢笼,所以让他的误解越来越深,觉得自己可以在贴身战取得优势。
  
  结果不曾想陈凤的的近战技巧也如此厉害,光束剑上的力量还在战斗过程中越变越强,后面甘地加拉瓦手中的金刚棍都快要脱手而出了,真是越打越心惊。
  
  在婆罗门考尔接住陈凤的攻击之后,甘地加拉瓦就想转身脱离,虽然不明白这些环绕的光束最后会组成什么样的攻击,但是一想就知道肯定不简单。
  
  陈凤怎么可能让甘地加拉瓦逃脱呢,他要组建光束牢笼不代表浮游炮不能针对个人进行攻击,控制其中三枚浮游炮调整角度封锁甘地加拉瓦的逃离路线,继续把他困在面前。
  
  而婆罗门考尔也没能对陈凤造成太大威胁,在适应了妙音刀引起的声音后,他的注意力越来越集中,落英缤纷剑近乎完美的施展着,将婆罗门考尔牢牢锁定。
  
  在被陈凤困住之后,婆罗门考尔再也没机会施展妙音炮,导致没有了最有效的破坏光束的武器,空中的光束数量越来越多,陈凤已经基本完成了光束牢笼的前期准备工作。
  
  不远处的主战场杀声震天,双方机甲不断的倒下又顶上,就像是一台巨大的绞肉机,将双方的机甲大口大口的吞噬进去,只有少数几台实力较强的才能留下来。
  
  借助王牌机师数量更多的优势,西南军区稍微占据着一丁点上风,但是再打下去很可能佛啰耶国又能利用他们大量的机甲把优势抢过去,战场千变万化,无法确定后续的发展。
  
  关宇臻已经调度后方的机甲往前赶了,但是终究不可能把所有兵力全部投入到战斗中,因为临近的几个国家也有非同寻常的动向,他们正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看着,想要从古兰神共和国与佛啰耶国的战争中找到赚取利益的机会。
  
  为了打消他们的觊觎,所以关宇臻没法把所有兵力全部投入到战斗,从全局来讲,得到了国内增援的佛啰耶国机甲部队依然牢牢占据着数量优势,他们才是战争的主导方。
  
  陈凤深知这点,所以他绝对不可以留手,若是不能尽快将婆罗门考尔与甘地加拉瓦击败的话,他就没法对主战场的战事提供有效的帮助了。
  
  当光束数量到达一定程度后,陈凤立马变招,光束牢笼一经施展就把婆罗门考尔与甘地加拉瓦困在中央,而陈凤自己并没有退的太远,而是守在一旁防止他们闯出。
  
  毕竟两人都是机皇,爆发起来还是有很强的战斗力的,光束牢笼未必能够完全困住他们,所以陈凤必须非常小心的在外守护,阻止他们所有脱出的可能。
  
  大量光束从“迦陵频伽”与“大梵天”的四周快速掠过,让他们无法看清究竟哪些光束是攻击自己的,而这些光束的角度又是怎样,防守起来异常头疼。
  
  没一会,两台特机身上已是千疮百孔,在陈凤特意的控制下,光束均匀的对他们造成伤害,想要慢慢侵蚀他们直到可以一举将其击溃。
  
  甘地加拉瓦终于明白为什么婆罗门考尔先前那么紧张了,陈凤所施展的光束牢笼真的是名副其实的死亡囚笼,他们如果无法从中离开,很快就会被漫天光束摧毁的渣都不剩。
  
  “陈凤居然这么危险,当初你为什么要放他离开,要是把他抓住还会有今天这种事吗?”甘地加拉瓦又把气撒在婆罗门考尔身上.